第25章 降龙法剑

唐丁朝这伙计吹嘘的口沫横飞的金钱剑一看,这五帝钱倒像是古品,法力倒是有一点,不过要说经过加持,有无上法力,能斩妖除魔,那是纯粹的忽悠。

这把金钱剑上的五帝钱,是小五帝钱,应该是清朝五帝时代的产物,但是这也仅仅是清朝五帝产物而已,至于加持和法力,唐丁只能呵呵一笑。

五帝钱,通常分大五帝钱和小五帝钱,大五帝钱指的是秦始皇半两、汉五铢、开元通宝、宋元通宝和永乐通宝。小五帝钱指的是指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和嘉庆通宝。

五帝钱串起来的法剑,就叫金钱剑。

五帝钱拥有挡灾祛煞的作用,是因为这些朝代,盛世太平,经济繁华,经过流转的次数多,钱过的人手就多,沾染上的人气就多。

所以,五帝钱的挡灾祛煞的原理就是过万人手,沾染阳气重。

而用五帝钱串起来的金钱剑,更是象征锋利,无坚不摧,斩妖除魔,所以民间对于金钱剑很是崇拜。

“还有别的吗?”

“有的,有的,我们这里还有文昌塔,这文昌塔是海南南山寺主持加持过,是风水法器。”

“呵呵,”唐丁耐心的听这小伙计说完,然后呵呵一笑。

“怎么?老板,这些都不满意?那您可以说出你想要的法器,我们可以专门为你去求来。”

“对了,你这里有木剑吗?桃木剑。”

小伙计听唐丁说要桃木剑,他急忙从墙上挂着的一把足有一米半长的桃木剑取了下来,“这把,就是我们这里的镇宅宝剑,东海花果山的桃树,对,就是齐天大圣呆过的地方,好桃树,好木剑,不过这是我们老板的私藏品,经过开光的法器,不轻易转让的。”

唐丁看着这硕大的木剑,心里发笑。

桃木剑,并不是越大越长越好,而是要看生长的地方是否有灵气,还要看给木剑加持的人的法力道行。

法器大,需要的加持力就要越大,而且由于法器太大,需要使用之人的念力就要越强,所以综合起来,法器并不是越大越好,而是越精巧越好。

不过这是指加持开光的法器,至于这硕大的桃木剑,根本就是一把普通的桃木剑,更别说什么加持开光了。

“我想要一些普通的剑,嗯嗯,怎么说呢,拍电影做道具用。”

小伙计看看唐丁,然后又看看后面的行慕柳。心说这对男女果然有些明星气质,尤其是后面那女的,比很多电影明星都漂亮的多。

小伙计本来一听唐丁的话,有些垂头丧气,“嗯,嗯,桃木剑,我们这里有,你想要多少?”

“价格?”

“零卖一百一支,十把以上是批发价,六十。”

“好,那就要十支。”

小伙计又带唐丁下楼,从楼梯里拿出一捆落了灰尘的桃木剑。

“我可以挑吗?”

“当然可以,随便挑。”小伙计今天给唐丁和行慕柳推销,累的口干舌燥,此时也懒得多说,只求买卖快点成交。

唐丁很快的挑好十支木剑,然后又装作不经意的拿起一支短剑,“这支短剑就当做赠品吧,我拿回去给我那刚过周岁生日的大侄子玩。”

小伙计只是随便看了一眼这夹杂在一捆桃木剑中的短剑,就是一摆手,“好吧,送给你了。”

行慕柳要付账,唐丁拦住她,自己点钱付账。

“这些无良商家也太会骗人了,连这种东西都良莠不齐,大的夹着小的,以次充好。”小伙计送走了唐丁和行慕柳,打烊时候自己嘀咕道。

直到唐丁和行慕柳出了这佛具一条街,两人又去采购了一些黄纸,朱砂,这时已经八点多了,行慕柳提议两人先去找个地方吃点饭。

在等上菜的工夫,行慕柳才开口问道,“怎么,这件短剑有什么说法?”

唐丁惊讶的看着行慕柳,“我已经很注意掩饰了,还是被你看了出来。”

行慕柳掩嘴一笑,“你看到短剑时候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那小伙计去楼梯下搬那捆木剑的时候,你激动的手脚微微颤抖了一下,还有你的眼神,虽然那小伙计拿出那捆木剑后,你眼神淡然,但是之前,你是一眼不眨的盯着小伙计的动作看。你是个喜怒不行于色的人,这种表情对别人来说或许正常,但是你不应该出现。”

唐丁苦笑,“我掩饰的有那么差吗?我一直以为自己装的很好。”

行慕柳看唐丁苦笑,她又继续打击他道,“其实还不止呢,你出了店门后,虽然把短剑和那捆木剑绑在一起提着,但是你却会时不时的看一眼那捆木剑,这不正是应了那句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唐丁被行慕柳打击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自己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表演,在行慕柳看来却处处是漏洞。

“好了,现在说说那木剑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没看错,那剑是件法器。”

“法器?真的?就这木剑?”行慕柳指指被唐丁放在桌上的这柄短木剑。

两人进了餐馆之后,唐丁就把那十把桃木剑放在脚底,把那支短剑放在手边。

“法器,而且还是稀世罕有的法器,并且这件法器的材质非常特殊,恐怕现在地球上这种树木早就绝种了。”

“哦?说说看。”行慕柳知识广博,很少有她没听说的事,所以她对唐丁所说的很好奇。

“这木剑叫降龙法剑,是用降龙木雕刻的。传说中降龙木是洪荒时期的产物,稀有罕见,坚逾金石,锋利如刃。历史最后一次有关降龙木的记载是《穆桂英挂帅》中杨五郎大破天门阵,用降龙木棍驱散阵中毒气,并且一棍打死萧天佐。这是历史上最后一次关于降龙木的记载,并且这降龙木只是棍,却是因为太过坚硬无人能雕刻成剑。”

把降龙木雕刻成剑,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如果再能在这降龙木剑上施以秘法,是为法剑。

降龙法剑,唐丁听师父说起过,虽然名气不比诸葛孔明的七星法剑,但是威力却要远远大过。

降龙剑起,紫气东来。紫气,正是这降龙木气息。

龙,能行云布雨,而这降龙剑,却连龙都能降服。

“这木剑能比钢铁还坚硬?”行慕柳似乎不相信。

唐丁微笑不语。

事实上,他也并不清楚降龙剑的硬度,但是降龙木的坚硬他是知道的,想必这降龙木雕刻的法剑,也定然不会差了。

唐丁其实最看重的并不是降龙法剑的硬度,而是降龙法剑里的秘法气息。

这把剑,唐丁不知道是怎么出现在一个杂货小店,但是唐丁既然发现了,那就是他的缘分。

宝珠蒙尘,不论什么原因,能发现宝珠才是好眼力。

本来,唐丁准备明天在正午阳气最盛、阴气最弱的时候,施展步罡踏斗,把行母身体里的阴煞之气,都尽数逼进玉石中,然后用阵法隔离玉石中的蛊虫,最后无根水彻底隔绝蛊虫跟人体的关联。

其实这种方法,唐丁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玉石中的蛊虫跟人体接触时间长了,两者之间的阴气和生气的交换也不知到了何种的程度,如果两者已经水乳交融,恐怕光用步罡踏斗也很难让两者彻底分离。

一旦阴气和生气的分离不彻底,行母体内有阴气的残留,那这蛊虫就能影响到人体,一旦蛊虫死亡,残留在人体内的阴气就会变成尸气,吞噬人的性命。

不过,现在唐丁偶然得到了降龙剑,他就有了十足的把握。

降龙剑,是天下至刚至阳的法剑。

不说降龙剑,单说一株降龙木,人常生活在其周围,就能驱除阴邪,远离疾病,让人健康长寿。

降龙剑可不单单是降龙木这么简单,降龙木性至刚至阳,雕刻成剑,这只能叫做降龙木剑,不过唐丁手中的这把可是法剑,凝聚了念力的降龙法剑。

至刚至阳的降龙法剑,是阴煞的蛊虫的天然克星。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阴煞自然要避开降龙剑。

在阴煞避开降龙法剑的时候,唐丁就可以趁势将阴煞完全逼进玉石吊坠中,强行斩断蛊虫与行母人体的联系。

“哟,这不是行大小姐吗?偶遇,真的是偶遇。”唐丁和行慕柳正吃着饭,一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走到唐丁和行慕柳桌前,手指在桌上很没有礼貌的敲着。

行慕柳向这人微一示意,“叶城,你好。”

“你回了京都就不要怕麻烦我这个未婚夫,应该早点告诉我的,别怕麻烦我,咱们早晚是一对。”叶城笑的很开心,他见行慕柳不跟自己说话,又转头居高临下的俯视唐丁,扫了眼唐丁手边的木剑,“你是哪个戏班子的?”

“吃个饭怎么飞来只苍蝇?老板,赶紧过来轰走。”唐丁一点没给这个自称行慕柳未婚夫的男人面子。

叶城听了唐丁的话,愣了一下,随即勃然大怒,“你丫挺的不想活了是吧?跟爷说,爷给你个痛快!”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