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偶知内情

电话接通,李伟民恼火的声音第一时间传来,“我说唐丁这是什么意思?我从中午就来了,还不到十一点就给你打电话,这都打了三个多小时了,你是不打算招待我们还是怎的,要是不招待,我们直接坐车回去。”

李伟民是个直脾气,火车还没到站,他就开始给唐丁打电话,一直打了三个多小时,唐丁终于把电话回了过来。

“哦,对不起,对不起,有事耽误了,我这就去接你们。”

有道是要饭的不嫌饭冷,唐丁好态度,李伟民也不再怪罪,见了面还狠狠的给了唐丁一个拥抱。

“这是我女朋友,董雪。”

“还没吃饭吧?等一会我叫上我对象,咱们一起吃饭。”

走到车前,李伟民惊讶的大喊,“我日,这是你的车?你开这么好的车?”

不过李伟民这话并没有让唐丁回答他的意思,而是转着车看了好几圈,啧啧称赞。“快点上车,别丢人了。”

董雪跟李伟民两人上了车,“还是三排座呢!”

听到李伟民的再次惊呼,董雪掐了他一下。

唐丁把车开到富海大厦,给行慕柳打电话,不一会,行慕柳就下来了,跟李伟民和董雪打招呼。

李伟民又被唐丁的女朋友的惊世容颜给惊呆了,等唐丁到了饭店,停车的工夫,偷偷在唐丁耳边问道,“你小子现在究竟做什么?我都有点认不清你了。”

“跟朋友合伙开了个物业公司,就是个皮包公司。”

“原来是开公司了,怪不得,怪不得。”

停好车,两人会合了行慕柳和董雪,一起进了饭店。

唐丁选的这家饭店是烟城的一家不小的饭店,名叫新雅酒楼。这还是昨天唐丁接李伟民电话时候,行慕柳给推荐的,档次不低,口味也好,适合宴请朋友。

唐丁让李伟民和董雪点菜,他俩点了四个,唐丁和行慕柳也点了四个。

因此此时时间还早,不过四点,还不到饭店上客的点,所以菜上的很快。这种让人胃口大开的菜式和口味,光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你陪着喝点吧,我开车。”

唐丁要了几瓶啤酒,跟李伟民手把瓶。董雪吃相还文雅一点,李伟民和唐丁真是有些饿了好几天似的。

李伟民坐了一晚上火车,中午还没吃饭,当然饿。唐丁跟小金的决斗需要唐丁精神力万分集中,而且这种决斗就算只进行三两分钟,人也会累的虚脱。

有了唐丁和李伟民的胃口大开,行慕柳和董雪也似乎受到了感染。

“吃饱了,没喝足,走,去找个酒吧再接着喝。”

哈雷酒吧。

“大卡低消两千,小卡低消一千。”

“来个大卡吧!”

两千块钱的最低消费,要了个大卡座。

唐丁付了钱,点了几样小点心,点了一瓶芝华士,又叫了一打科罗娜。

“我先去下卫生间,慕柳你带李伟民和董雪先过去。”

唐丁当然不是尿急,他是看到了一个熟人,京都的叶家大少,叶城,从唐丁坐的大卡座不远处的走过,唐丁的这个卡座位置不太好,是靠角落的,当然酒保安排卡座的时候除非是有熟客,要不然他们都是从最不好的座位开始安排。

当然,唐丁不会那么无聊,闲着没事去跟踪个大男人,刚刚唐丁听到了跟叶城在一起那人说了“降头”两个字。

唐丁现在对“降头”非常敏感,因为上次的降头事件并不是只针对自己,而且还针对了行慕柳。

如果只是针对唐丁,唐丁倒是可以小心提防,但是行慕柳却是唐丁的逆鳞。

谁要碰触唐丁这个逆鳞,唐丁决然不会放过他。

上次的降头事件,唐丁一点头绪没有,突然听到有人说起,唐丁立马精神一震,就跟着叶城来了。

叶城倒是的确有这个嫌疑,因为他跟自己结仇,而且他也认识行慕柳,并追求无果,还死缠烂打追到了烟城,叶城连续一段时间对行慕柳紧追不舍,最后见实在无法打动行慕柳,才不得不放弃。

叶城对自己,对行慕柳,有报复的想法并不奇怪。

“让你找的人,你找的什么人?滥竽充数。我让你找个真正的降头师,不是混吃混喝的骗子。”

“叶少,息怒,我听朋友说这个阿卡拉的确是泰国的大降头师,我也没想到他这么没用,耽误了叶少的事。”姜伟满脸赔笑。

“哼,浪费我一顿好饭。”

叶城气冲冲的说道。

姜伟心里这个冤屈没法提了,他本想巴结下这个叶大少,听到叶大少想报复一个人,他就毛遂自荐的推荐了一个他朋友以前在泰国认识的一个降头师。

为了请泰国的这个降头师,姜伟花了人民币三十万,外加飞机票,住宿费等等一些花销。

而叶大少只是在这降头师来了之后,请他吃了顿饭。

现在降头师死了,叶城还怪罪自己,姜伟顿时感觉冤屈。自己钱花了,人死了,自己还落了一身埋怨。

“是是,是我不对,我耽误叶少的事了,我特意给叶少安排了个女孩,是我在师院专门找个大学生,还是个雏。”

叶城才转怒为喜,拍拍姜伟的肩膀,“有心了你。”

唐丁看到叶城和他的跟班进了一个包房。

酒吧的这几个包房,是姜伟特意为酒吧一些特殊的客人准备的。姜伟能开这个烟城最大的酒吧,当然不是泛泛之辈。

唐丁转身回到卡座,“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唐丁嘴里应着李伟民的话,心里却在寻思着怎么对付这个叶城叶大少。

这个叶城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底线,以前争女朋友的时候,唐丁可以不跟他计较,毕竟这是男人之间魅力的竞争,输赢都怨不得别人。

但是争女朋友是争女朋友,可以光明正大,你弄来个降头师,先是害自己,然后再害行慕柳,这就让唐丁没法继续容忍了。

不过这个叶城身份特殊,是京都叶家最有名的纨绔子弟,这种人怎么玩都无所谓,家里也会狠狠批评,但是一旦死了,触怒的就是一个家族,一个豪门贵族。

如何解决这个叶城,又不惹得一身骚,这个事情唐丁必须从长计议。

“来,喝酒,喝酒。”

唐丁跟李伟民一口气吹了一瓶科罗娜。

在酒吧玩到十一点多,李伟民和董雪都打呵欠了,昨晚两人坐的硬座,都没怎么睡好,虽然唐丁的安排两人很喜欢,但是却敌不过瞌睡虫。

“我给你们定了一个月的宾馆,费用我都交过了,好好玩。”

昨天,唐丁和行慕柳就商量了,虽然家里地方不小,住几个人完全没问题,但是这个别院与众不同,里面有太多的秘密,唐丁还不想让李伟民跟着分享。

其实住宾馆也挺方便的,而且也不会让人感觉不尊重他。毕竟住宾馆可比住家里贵多了,钱花够数了,这从另一个层面上也代表了情谊到了。

“唐丁,让你破费了,我”

唐丁一摆手,“都是好朋友,就别客气了。”

其实唐丁还是感觉对不起李伟民的,因为他拿了李伟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偷出来的价值上亿的珠宝。

把房卡给了李伟民和董雪两人,唐丁和行慕柳也开车返回别院。

这一路,唐丁总感觉让人盯住了一般。

现在唐丁的精神感应格外敏感,这与他的功力提升有关系。

把车倒进车库,开门,小金嗖的一下,就钻到了唐丁怀里,远处两只藏獒远远的不敢靠近,显然是惧怕小金。

唐丁摸摸小金的头,然后把旁边的行慕柳介绍给它,“这是我女朋友,记住,见到她跟见到我一样。”

“吱吱,嘶嘶”小金应声点头,嘴里发出怪叫。

行慕柳也从刚刚见到唐丁手中小蛇的恐怖中,慢慢适应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一会回去再说,现在小金是咱们家的一员了。”

有了唐丁的介绍,行慕柳虽然还有些害怕,但是却在唐丁的指引下,慢慢伸手摸了摸小金的头,以示友好。

小金还特意用它的头轻轻顶了行慕柳手心两下,行慕柳有些痒,咯咯笑了抽回手。

唐丁一招手,让远处的两只藏獒过来,把小金跟两只藏獒也做了介绍,以后大家都是一个院子里生活,总不能总躲着走吧!

介绍完后,唐丁从车后拿出打包的饭菜,让两只藏獒自行进餐。

唐丁摸摸小金的头,“你也去自己找地方睡觉吧!”

小金嗖的一下射向那颗降龙树,原来它最喜欢呆的地方是这里,它倒是真会选地方。

唐丁这个别院有两样宝:一个是他设置的三个独立又统一的阵法。另一个就是这株千年降龙树。

回到房间后,唐丁就把今天跟小金和黄金蟒认主的离奇故事跟行慕柳一说,行慕柳想了想,“我感觉你是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叔叔或者什么的,才是真正养小金的人?”

行慕柳说完也感觉不对,“这好像不可能,就算是你叔叔也不可能跟你长的一模一样,他应该跟叔叔长得像才是真的。对了,你还记得咱们在广川白云山遇到那个算命先生吗?”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