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强抢民女

“我在门口遇到了这位美女,想跟她喝个酒,但是美女说她还有朋友在,没空跟我喝酒,现在我想替她跟大家请个假,这位美女到我们那桌去喝杯,大家没有意见吧?”

这个男人不光语气异常的霸道,人长的也很霸道。

这人满脸横肉,头上短短的发茬,近乎光头,一道刀疤从左眼角直到脸腮,足有三四公分长。

大冬天,穿了件白背心,露出后背刺龙画虎的纹身。

这男人霸道的相貌,还有霸道的语气,给在场的刚出校门的同学都给震住了,好一会没人说话。

“怎么回事?”王波强自镇定的问道。

“我在外面打个电话,就遇到了他,他非说要请我到对面喝酒,我说不去,就被他带过来了。”韩湘简单的解释了几句。

那霸道男人就由着韩湘解释,只是紧紧抓住韩湘的手腕不放。

“这是我们的同学,你要干什么,放开手。”王波首先站出来说道。

王波虽然心中害怕,却也必须站出来,谁让他刚刚把目标转移到了韩湘身上,此刻不站出来,他再也没机会追韩湘了。

再说,王波还是有所凭借的。

万化集团跟这家锦绣江南是合作酒店,关系很好,王波是经常来吃饭,跟这家锦绣江南的老板关系很好。

锦绣江南的老板是烟城最大的黑势力之一,老板吴得利,在烟城有好几家酒店,练歌房,洗浴中心,产业很大,小弟也多。

王波见过吴得利,当然那次是跟老爹还有万化的一些高层一起过来,吴得利来敬过三杯酒。

“哈哈,小子,你想英雄救美也得掂量下自己的斤两,我今天不收拾你,赶紧滚。”

“不行,先把人放了!”王波此刻必须坚持到底。

那霸道男见了这群学生模样的人一脸鄙夷,“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我叫王信通,王信普是我大哥,现在我大哥就在对面的听涛轩,要不叫过来跟你聊聊?”

王波听这男人自报名号后,吓坏了。

王信普是烟城老牌的黑涩会,甚至比吴得利玩的更早,成名也早。不过王信普这几年低调多了,而吴得利却声名鹊起,不过吴得利凭借的更多是他做生意的手段。

现在混不比以前了,以前拿把片刀就到处收保护费,现在收保护费的都是傻逼,是不入流的小混混,是村一级的地痞流氓。

现在混拼的是财力,毕竟小弟跟着你混,不能让人家喝西北风,大家都是要吃饭的。

而吴得利这几年凭借旗下的酒店,歌厅,尤其是洗浴,赚的盆满钵满,在道上字号响亮的很。

但是烟城道上,却是一直有着王信普的字号的。

看到王波有些萎了,王信通很满意,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大哥经常教育他,“止哥为武”,“不战而屈人之兵”。

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哥和武有什么关系,但是却很信大哥的话。

“行了,小朋友们,谢谢你们送来的美女,下次有事时候喊我,我帮你们摆平。”王信通丢下这个空头支票就要走。

“放了我!”韩湘一脸无助的看着同学们,但是她也知道这个人同学们惹不起。

苏兰见韩湘的一脸无助,她手不自觉的抓住唐丁的衣袖,唐丁刚要上前,就听到一声喝斥。

“等等,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敢强抢民女?”

正当唐丁准备站出来的时候,李明先一步站了出来。

王信通见又有人站了出来,此时他已经不是笑呵呵了,而是一脸愤怒,这群不开眼的东西,真当老子不欺负学生吗?

“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王信通恶狠狠的盯着李明。

“李明给你爸打电话啊!”赵智先喊了一句,却被王信通听到,王信通嘿嘿一笑,“把你爸叫来吧,我让你爸看着他儿子挨揍。”

“他爸是莱山分局政委。”赵智不敢大声,小声嘟囔了一句。

王信通哈哈大笑,“莱山分局政委,能管咱们芝麻区的事?再说我只是请这位小姐过去喝杯酒,又不干什么,你警察管的再宽,还能管到我吃饭喝酒,拉屎放屁?”

王信通真的不是特别害怕,他不在莱山地界上走,大本营是在福山区,而现在吃饭在芝麻区,跟莱山八竿子打不着。

不过听到赵智说李明家里有个当警察的老爹,王信通倒不提打人的事了,只是这人还是要带走的。

“小屁孩,都滚一边去,爷爷要去喝酒了。”

“我认识吴得利,赶紧把人给放了,要不然我给他打电话。”王波见王信通气焰弱了些,抛出他自认为的重磅武器。

“吴得利?哈哈,我们在这吃饭是给他面子,你问问他敢不敢来。”

王信通不想跟这群小屁孩玩了,他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跟这群小孩子说话没意思,之所以过来一趟,就是要告诉这韩湘他的实力,你最好给我顺从点。

王信通打开门,拉着韩湘走向斜对面听涛轩的包间,后面的同学在李明和王波的带领下,都跟着挤在门口。

没人拨打电话,因为李明的爸爸就是警察,既然他爸都镇不住,打报警电话也没用。

王信通一把打开听涛轩的包间门,回头问这群人,“你们追过来干什么?人满了,坐不开了。”

李明带着众位同学本想再用人海战术给王信通施加下压力,但是看到了王信通打开的包厢门后,众人都不说话了,因为这听涛轩跟浣纱厅一样,都是两张能坐二十个人的大桌,两张大桌上满满当当的坐满了三四十名小弟,个个光头,赤着膀子,身上刺龙画虎。

这一屋子小弟的气势惊人,看王信通打开门,有十几个人扭头往这边看,把李明等走在前面的一些人给惊的连连后退,生怕被这些人给看到,以后遭到报复。

这群人只是刚毕业两年的学生,在社会上刚认识社会的险恶,跟这群穷凶极恶的黑涩会从没有什么瓜葛,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不害怕。

“你们谁要进来一起喝杯?”王信通看着被吓的连连后退的小朋友们,哈哈大笑。

王波偷偷一把抓过一个看热闹的服务员,“我认识你们的吴总,快叫吴总过来。”

吴得利此时在不远处的瞰海亭包厢,正在作陪几个重要客人,听到有人闹事,他对在座的人说声抱歉,起身出来处理。

吴得利看到一群人中的王波,呵呵笑道,“王少,难得来一趟我们锦绣江南,你爸爸没来吗?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了吗?”

王波听到吴得利认识自己,他也很高兴,因为他跟吴得利总共也没见过几面,他也只是跟自己老爹熟悉而已。

“吴总,是这么回事,我们有个同学,被人强拉走了,这事你可要替我们做主。”

“光大化日之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地盘闹事,你尽管说,你吴叔给你做主。”吴得利一拍胸脯,大包大揽。

王波一指对面的听涛阁,“他们人在那,不过人挺多。”

吴得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酒店是他的,他当然知道今天对面听涛阁是王信普招待手下小弟的日子。说实话,吴得利不愿意跟王信普这种老牌的黑涩会发生冲突,大家都是在烟城地界上混的场面人,都是大哥级的,手下都有不少的兄弟,一旦冲突起来,就不是小事,谁也不愿意看到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喝个酒就喝个酒,没什么大事,要是他们喝完了再不放人,你找我,我保证把你给人要出来。”吴得利打着哈哈。

吴得利打的算盘很精:喝完酒,该完事的也都完事了,自然不可能不放人。人家是黑涩会,不是人贩子。

“吴总,可是那是我们同学,等她受到了什么伤害,恐怕就晚了。”王波似乎还是没看清形势。

“不会的,就是吃吃饭,喝喝酒而已。”吴得利继续和稀泥。

苏兰听到这吴得利的话,就知道他不敢管这事,只是在推脱而已,她转头问唐丁,“咱们还是报警吧?”

唐丁摇摇头,“报警也没用。”

吴得利看到排众上前的唐丁,眼睛一下子瞪圆了,他当然不可能不认识唐丁,就是他破了自己的皇冠洗浴的风水,眼下皇冠洗浴仍旧在不死不活的经营着,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人所赐。

而自己也因为这个年轻人差点身败名裂,深陷牢狱之灾,幸好吴得利找的关系够硬,钱摔的不计后果,才能得脱这次牢狱之灾。

当然这些事都是上层的博弈,而吴得利只是花钱免灾而已。

事后,吴得利也想过报复这个年轻人,但是辗转打听到他跟新任的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赵建军关系很好,吴得利刚刚得脱牢狱之灾,当然不敢轻举妄动,甚至他以后都不想动了,除非是赵建军下台。

虽然吴得利暂时不想动唐丁,但是不代表他对唐丁心中没有恨意。

唐丁似乎不认识吴得利一样,越众而出,走到听涛阁包间的门口,“哐当”一脚踹开了包间的大门。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