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嗜血蛊虫

上了车,司机又问去哪?

唐丁直接让秦露报上地址,秦露说了自己宿舍地址。

劳斯莱斯幻影的空气悬挂,让里面的乘客异常的舒适,过个沟沟坎坎,车内的乘客几乎感觉不出来车的颠簸。

秦露和同事在租住房楼下下车,秦露有些欲言又止,“里面,里面,我有点害怕,那蛊虫真的没有了吗?”

“啊,这个事我给忘了,走吧,我跟你上去看看。”

昨天等救护车的时候,唐丁简单的打扫了下卫生,他还真忘了帮秦露再看看屋里有没有蛊虫了。

秦露在她同事的搀扶下,跟唐丁一起上了楼,吴文媛不知为何,也跟在了后面。

打开门,虽然昨天经过唐丁的简单打扫,但是血腥气仍然很浓,地面上地板的缝隙里也有些许血迹存在。

唐丁第一个走了进去,后面跟的吴文媛也走了进去,秦露和同事走的小心翼翼。

客厅的地板上一个孔,是那天唐丁剑插蛊虫留下的,蛊虫已经被唐丁打扫干净,只留下一个孔。

蛊虫最爱干净整洁的环境,这里很干净,即使是有血腥气存在的情况下。

唐丁四处查看,重点部位是沙发和卧室。

按照秦露中了蛊虫的情况来看,她和那个已经去世的同事中的蛊虫部位都在后背,这说明蛊虫是在她们的后背上最先爬了上来,而这个位置一般是床和沙发,姿势是躺着的时候。

“你中了蛊?”吴文媛看着秦露问道。

秦露被吴文媛身上冷冷的富贵的气质所震慑,不敢不答,“嗯,唐先生说是嗜血蛊虫,不过他已经帮我医好了。”

本来秦露以为吴文媛只是唐丁的助理,因为唐丁一开始跟吴文媛说话的语气很不善。后来秦露看吴文媛一直冷着脸,知道自己判断有误。

衣着名贵,能坐近千万豪车的人,怎么也不会是个简单的人。

“嗜血蛊?你真中了嗜血蛊?在哪我看?”吴文媛问道。

秦露在同事的帮忙下掀开衣服,露出后背的小小伤口,其实在蛊虫被移出,并且补充了血液后,秦露的伤势好多了,只剩下虚弱了,后背的血红是因为蛊虫扩张血管的原因,现在已经恢复原样。

“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吴文媛有些高兴,高兴中还带着惊讶,往刚进卧室里忙活的唐丁一指,“你这真是他给你治好的?”

“对,就是昨天,他治好了我,并帮我送到了医院。”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吴文媛随口问道。

“我是飞港岛航班的,负责是商务舱,”

秦露还没说完,唐丁就出来了,手中拿了个化妆品的小瓶子,“蛊虫我抓住了,你们在说什么?”

听说唐丁抓住了蛊虫,吴文媛反应速度很快,她第一个冲了过来,仔细的盯着唐丁手中的小瓶子看。

这是一个装指甲油的小瓶子,不过指甲油都被唐丁刚刚倒了出去,并用卫生纸简单的擦拭了下。

不过此时瓶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秦露和同事远远的不敢靠近。

“什么都没有?”吴文媛没看到蛊虫,问道。

虽然吴文媛冷着脸,不过刚刚她问的倒还和善,唐丁又用了人家的车,回答道,“蛊虫很小,你仔细看这里。”

唐丁指着瓶底,吴文媛瞪大眼睛,仔细看去,果然在瓶子底部有一个小黑点般的虫子,这难道就是那只嗜血蛊虫?

“这,这就是那只嗜血蛊虫?”吴文媛不敢相信,这么小的一只虫子,怎么会有如此的威力?

吴文媛对嗜血蛊虫感兴趣是有原因的。

前段时间,大概是三个月前,吴文媛的好友,也就是她的闺蜜霍建美的哥哥霍家霍建德的后背也有了个红手印。

开始时候没当回事,因为不痛不痒,但是这红手印却越来越红,而且渐渐有往外突出之势。

去医院检查,却什么都没检查出来。有个血手印其实也没当什么事,反正不疼不痒。

半个多月前,霍建德接到他检查的那家医院的电话,说是有个跟他一样病症的女孩,都是后背有血手印的因为流血过多死了,说是血流止不住。

霍家是港岛上的望族,给霍家做专职医生的也在医院有公职,所以得到消息,马上就传给了霍家。

霍建德这才开始重视起来,到处去检查,一连检查了好几个医院,说是血管畸形,需要动手术。

为了慎重起见,霍建德又去了美国的大医院,联络了医院最好的医生,给做了手术。

手术中,霍建德血流不止,就像秦露的情况差不多。不过给他手术的医生准备的非常充分,止血加输血,双管齐下,好不容易控制住了流血。

医生这才开始重视起来,他们分析了霍建德的血管和血液,都做了病理试验,结果发现霍建德的血管中有种抗凝血的因子,也就是说有这种东西存在,一旦血流,就不会自行停止。

同时还给霍建德做了全身检查,发现竟然他的血管中生活着一直可以四处游走的虫子。

这虫子在血管中四处游走,医生用尽了各种办法,竟然无法把这虫子逼出体外。

就这样,霍建德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之后,那边的医生也无可奈何,一个周前霍建德刚刚返回港岛。

到了港岛之后,霍家把提前联络好的各种专家叫到一起,给霍建德做了会诊。不过连美国医学专家都无法解决的问题,这边当然没有更好的办法。

后来,霍家找到了吴本源,吴本源判断这应该是巫术。

不过巫术并非吴本源所擅长,他也无能为力,不过他倒是提供了一个蛊术师,这蛊术师一眼就认出霍建德中的是嗜血蛊。

所谓的嗜血蛊,极难拔除,除非是放蛊人自己亲自拔除自己种下的蛊。

现在霍家正在四处联络蛊术师,看看谁能够解除霍建德身上的蛊虫。

吴文媛跟霍建德的妹妹是闺蜜,所以才知道的这么清楚,霍建美跟这个大哥关系最好,她也知道吴文媛是吴老的孙女,也精通玄学之术。

刚刚在车上,吴文媛本不准备下车,但是听到秦露说的蛊虫,才决定上去看看。此刻又听到这是嗜血蛊,吴文媛这才动了心思。

“好了,现在蛊虫被我抓住了,你随便住吧!”

唐丁虽说抓住了蛊虫,但是还是把全屋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包括细小的缝隙。

这种蛊虫在吸足了血之后,会有黄豆大小,而且也有嗜血之气,但是在吸血之前却极难寻找,虽有阴气,但是却气息极弱,稍不注意,就会错过。

要寻找这种东西,光凭眼睛是万万不行的,唐丁靠的就是望气。

这种蛊虫吸血之前的气息虽然极弱,但是却非是无迹可寻。

帮秦露抓完蛊虫,上了车,唐丁才发现吴文媛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不再是板着脸的模样了,而且语气也轻柔了许多,“咱们现在要去哪?”

“半岛酒店。”

唐丁报了个名,没过多一会,就到了。

唐丁装模作样的上去了一趟,又双手空空的下来了。吴文媛奇道,“你的行李呢?”

“都穿在身上了。”唐丁笑着说道。

吴文媛仔细的看了下唐丁,还是上去前的那身衣服,不过她这次却没有动怒,“那好吧,咱们回去吧!”

上了车,唐丁却让吴文媛找个卖衣服的商场,自己需要买几件换洗衣服。

吴文媛这次是有点生气,因为刚出来的半岛酒店本身就有国际名品服饰专柜,只要不是太过吹毛求疵的人,基本上都能满足需要。

不过为了好友,吴文媛决定忍一忍,暂时不发作,她跟司机报了“铜锣湾”后,就闭眼假寐,她在想是自己跟他说请他帮忙还是让闺蜜来亲自跟他说?

想了想,吴文媛还是决定让闺蜜自己来说,吴文媛倒不是怕自己欠个人情,主要是自己有些话说不明白,而且就算自己说了,恐怕也得让霍家人再跟他说一遍。

吴文媛给闺蜜发了微信:在铜锣湾会合。

停好车,唐丁刚下车,就见吴文媛也跟着下了车,“我去买几件衣服,耽误吴小姐时间了,不好意思。”

“没事,我陪你吧!反正我在车上等的也无聊。”

唐丁看看吴文媛笑了笑,“那麻烦吴小姐了。”

吴文媛跟着唐丁刚到男装部,闺蜜霍建美就到了,唐丁正好看好两件衣服,刷卡付了款,就看到吴文媛跟一个女孩一起走了进来。

“这是我闺蜜,阿美,这位是唐先生。”

吴文媛给两人做了介绍后,就主动邀请两人一起去喝下午茶。

唐丁笑笑,知道这是吴文媛准备制造说话机会。其实从吴文媛的态度转变中,唐丁早就看出了她是有事相求。

按照《本经阴符七术》中的相术篇,吴文媛这个闺蜜阿美眉毛部位的兄弟宫最靠近根部的地方有一个似乎有中断的迹象。

这个中断预示着阿美的兄弟很有可能命不久矣。位于根部,则可以说阿美的这个兄弟是应该是她的哥哥,也许就是她大哥。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