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初见笑颜

神偷门分内堂和外堂。

外堂,大隐隐于市,位于大上海繁华的市中心,就像一个规范管理的公司一样,但是这公司的盈利却是依靠偷窃。

内堂是神偷门的核心所在,所有在外堂表现优异的弟子,都会被送进内堂深造,而悟性极高的可以被推举上位。

不过,因为神偷门是个女子为尊的门派,男子在神偷门就算再有成就,宗主也只会是女子传承,男子在神偷门顶天了会是个长老。

而徐小杰因为他有望气的天赋,所以他就很有希望能够成为神偷门的长老。

不过因为徐小杰跟同门的师姐日久生情,被宗笑颜发现,处理了宗笑颜的师姐,并责罚了徐小杰。

自从那次,徐小杰感觉自己如果在留在山中,将永远不会再见到自己的恋人。

于是,徐小杰叛逃出了神偷门。

神偷门自然不是个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这里门规森严,进门容易出门难。

徐小杰叛逃时已经身在内门了,这里跟外门的大都市不同,这里就像一个世外桃源,等闲见不到人,而且路途复杂,还有迷惑类的阵法。

徐小杰没学过阵法,当然出不来,他在这阵里转了一天一夜,饿的头晕眼花,就这样,徐小杰又偷偷的返了回去,躲回了门中。

神偷门中人也找了徐小杰一天一夜,却没找到,大家里理所当然的认为徐小杰可能逃了出去,就开始往外面寻找,而忽视了对门内的寻找。

就这样,徐小杰根据这些出山山路中的灰尘多少,还有脚印深浅,才从阵法中转了出去。

......。

徐小杰边跟唐丁说着他的神偷门经历,边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呀?宗主?”

徐小杰惊讶的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唐丁闻言,也从窗户上观看,一个身材不高,但是极有气势的年轻女子,身着紧身皮裤,上身大毛领短款貂皮大衣,正在静静的站在路边,看着过往的车子和行人。

虽然没有徐小杰的指点,但是唐丁就已经确定这个女子就是神偷门的宗主,宗笑颜。

其实见到这个宗笑颜,唐丁还是很惊讶的,唐丁惊讶宗笑颜的年轻,在唐丁第一次听徐小杰说宗笑颜的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以为宗笑颜应该是个四五十岁乃至更大的中老年妇女,因为在唐丁的认识中,能继承宗主的应该不会是个年轻女人。

在唐丁的想法中,宗笑颜是个偷儿的头,相貌必定猥琐不堪,或者是行事必然龌龊至极,但是这一见,宗笑颜的容貌出乎唐丁预料的漂亮,几乎可以跟行慕柳媲美。

宗笑颜,名跟人完全不一样,听名字,还以为这女人会有多爱笑,但是看到真人,唐丁才知道宗笑颜的一张脸能冷出水来。

不过就是她这幅冷冷的面孔,却更吸引行人的注意,行人就不用说了,走过还会回头,就连很多开车的男人,只要看到宗笑颜,都会减速看美女。

由此可见,宗笑颜的美丽。

当然,唐丁只看到了个侧脸,但是只看那些路人们的表情,就能猜到宗笑颜的美貌。

唐丁正在观看宗笑颜的时候,突然宗笑颜抬头往唐丁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

虽然两人之间的距离较远,但是唐丁却确信宗笑颜一定是看到了自己。

唐丁的视力很好,凝神观看之下,能看清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而宗笑颜似乎也是这样,她距离老远就看到了唐丁。

唐丁朝宗笑颜笑了笑,然后就见宗笑颜冷冷的转过头去。

徐小杰想说话,但是却被唐丁抬手阻止,虽然两人距离足够远,但是唐丁却有种感觉如果徐小杰开口,宗笑颜就一定会知道。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考试时候,监考老师虽然低着头,但是你作弊一定会被抓一样。

通过徐小杰的述说,宗笑颜的望气之法跟他差不多,那由此唐丁就可以推断,宗笑颜的精神力也跟徐小杰差不多,那就是相比唐丁来说,精神力还差得远。

但是徐小杰也说了,神偷门女子为尊,女子练的功法才是不外传的绝顶功法,那宗笑颜身为门主,自然是功力超绝了。

如果宗笑颜的精神力弱于唐丁,那她必定功力高于唐丁。

唐丁行走江湖这近两年,精神力固然强大到没人能比,而且他的功夫也未遇敌手,中途有那么一两个人,比如韩秋生,比如孙开山,唐丁开始打不过,但是现在唐丁有必胜的信心。

但是宗笑颜的功夫还要高过唐丁,这得有多厉害?

如果宗笑颜精神力不如自己,那定然是功夫高于自己,而且这功夫包括高手的直觉,听力,还有打斗经验。

刚刚唐丁冥冥中感觉宗笑颜在观察自己,应该是功聚双耳,在倾听自己,毕竟能在这里遇到自己这么一个高手也不容易,宗笑颜对自己多留意也正常。

当然,功聚双耳,也并不能成为顺风耳,只是能把声音比一般人听的更清楚而已。

如果那时候徐小杰一说话,势必会暴露两人行藏。

当然,这纯是唐丁的感觉,没法验证的,而且唐丁也不想去验证。

又过了好久,唐丁才感觉到宗笑颜凝聚的功力从自己身上散了,宗笑颜也踱步到了一辆丰田埃尔夫,上了车,随即,车开动,宗笑颜走了。

这时候唐丁才感觉自己刚刚也被宗笑颜的气势镇住了。

宗笑颜的气场强大,即使不用别人指出来,唐丁也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宗笑颜很危险,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别出去,我去给你买点食物储备。”

唐丁也顾不上跟徐小杰开玩笑,直接说了危险。

当然危险是一方面,还有一件事,唐丁不知为何却感觉宗笑颜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唐丁基本确定宗笑颜自己应该从未见过,既然是人没见过,那就是身上某样东西跟某人有相似的地方,可是什么地方相似呢?

美貌相似,可是跟谁相似?行慕柳?不,她们绝对是两个类型,但是气质上的确都有高冷范。

但是行慕柳的高冷范又跟宗笑颜不一样,宗笑颜是让人冷到了骨子里,而行慕柳的高冷纯是一种感觉,她美到极致的气质,可能会给人难以亲近的感觉,但是实际上行慕柳跟什么人都能说上话。

宗笑颜的高冷,让唐丁感觉熟悉,却又感到陌生。

徐小杰当然知道宗笑颜很危险,不过他现在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有师父唐丁在帮自己,徐小杰稍稍放松了下。

唐丁去采购了一大通方便面,火腿肠等熟食,给徐小杰做实物储备,再次叮嘱他暂时不要外出。

徐小杰神偷门出身,对于危险的感应比一般人要敏锐的多。

唐丁买完食物,返回学校的时候,又遇上了那辆丰田埃尔法。

埃尔法在错过唐丁的时候有个明显的减速,但是并没有停车,又加速走了。

唐丁能感觉到,这是宗笑颜见到了自己,才让司机减速,不过不知为何,车没停,继续开走了。

唐丁回图书馆的时候,姚依兰还没走,唐丁继续在这看了一会书,然后才跟姚依兰一起去餐厅吃饭。

在路上,姚依兰突然问起唐丁,“前些天那个傅萱萱跟你联系了吗?”

“没有啊。”

刚回答完姚依兰的唐丁,突然意识到了宗笑颜的这种高冷跟谁最像?傅萱萱。

傅萱萱的冷跟宗笑颜的冷,是一种冷,是种让人难以亲近的冷。

之前唐丁一直把宗笑颜的冷跟行慕柳联系,其实乍看去似乎有些相像,但是实际上却很不像。

但是宗笑颜跟傅萱萱却像是一个性格模子里刻出来的。

“怎么不说话?”姚依兰看唐丁站住,回头一看,唐丁正在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我突然想起这个傅萱萱,我在想我有没有必要跟她联系一下?”

唐丁之所以想跟傅萱萱聊,是因为唐丁想起傅健民交代给自己的事,只提及了自己的女儿,却没半句提及自己的妻子。

而傅萱萱也没有半句提起自己的妈妈,如果傅萱萱的这种性格传自她的妈妈,那唐丁非常怀疑这个傅萱萱的妈妈,究竟是不是神偷门一员?

因为她们的气质太像了。

再细想一下,似乎两人容貌也并非是截然不同,嘴和下巴似乎两人有点像。

上次,唐丁并没有仔细看傅萱萱的面相,一来两人是初见,跟傅萱萱的爸爸也勉强算上旧识。二来唐丁也不愿意随便窥探别人的隐私。

面相上能反应太多的东西,对于一个相术大师来说,给人相面也就相当于窥探别人隐私了。

唐丁没有这种习惯,就算要看相,他也只会在需要看的时候再看,绝对不会随便看。

这么想着,唐丁就掏出了电话,找出傅萱萱的号码,拨了过去。

唐丁实际上并没有保存傅萱萱的号码,但是幸好唐丁业务太少,所以这电话号码还没顶出去。

电话一接通,傅萱萱一口就喊出了唐丁的姓名,听到唐丁要约自己,傅萱萱想了最多只有两秒钟,就答应了。

山寨机声音都很大,以致于旁边的姚依兰也很轻易的听到了唐丁的电话内容,在姚依兰看来,傅萱萱根本就没想就答应了。

“你有没有时间,咱们去看看傅萱萱?”

唐丁的一句话,让姚依兰心情瞬间由阴转晴。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