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绰号利斧

伊万诺夫并没有发话,这些拳手就仿佛得到了某种鼓励,纷纷摆出动作,叫嚣着要把唐丁撕碎。

杜拉克虽然是黑拳手出身,但是自从做了经纪人后,他还没见过这种场面,六七个黑拳拳手,要对一个人动武。

宗笑颜虽然没有摆出作战架势,但是对于宗笑颜这样的暗劲巅峰高手来说,松沉垂手,就是最好的防守架势。

即使如宗笑颜这样的高手,也能感觉到这些黑拳高手们的威胁。

即使宗笑颜修炼的是内家拳,早就修炼出了暗劲,但是对于这些拳头,膝脚力量巨大的黑拳拳手来说,也许一拳之下就能把自己打晕,所以宗笑颜也必须凝神应对。

身在局中的唐丁,当然更能切身感受到这种一触即发的血脉喷张。

唐丁的精气神提到了极致,不过唐丁心中凛然无惧,虽然他刚刚一拳击倒了谢尔盖,但是唐丁并没有因此自得,他心态放的很平。而且他知道自己如此轻易击倒谢尔盖是因为谢尔盖根本就放弃了防守,如果谢尔盖真的防守,唐丁也不能这么轻松的击倒他。

这些围住自己的黑拳拳手,实力都很强,每一个都有不弱于谢尔盖的实力,如果把这群人的实力加起来,应该能够轻松击败唐丁。

但是比武绝对不仅仅是单纯的加减法,人多也不能单纯的把人的实力简单相加,比武的确最看重个人实力,但是临场表现,临敌反应,人的心理,甚至天时地利人和这些因素都会对比武结果产生翻天覆地的影响。

这些黑拳拳手加起来实力都很强,但是这恰恰也是他们的弱点。

他们的弱点在于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自己的思维,都有自己的进攻方式,这绝对不可能完全统一。

所以,唐丁对上他们,可以各个击破。

唐丁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实力。

不过这场战斗并没有打起来,因为伊万诺夫出言阻止了,“哈哈哈,哈哈,好,好,我第一次见到如此精彩的中国功夫,老实说,中国小子,你颠覆了我对中国功夫的误解。”

“呵呵,伊万诺夫先生过奖了,不光外国人很难见识到真正的中国功夫,就连很多中国人都没见过真正的中国功夫。”

唐丁说这话并非是没有根据。如果以唐丁接触古武门派之前的经历来说,他本人也没见识过真正的古武高手,如果这么空口说白话,他也不相信内家拳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唐丁不过是个暗劲,还有唐丁见过的众多化劲高手,这些都是顶尖高手,就以天门九子为例,这九人人人都是罕见的化劲高手,唐丁对上任一一人,单凭武力,唐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更别说那如神仙一般存在的天门之主,天王了。

这才是真正的中国功夫。

虽然唐丁跟天门有仇,但是出了国门,唐丁该维护的民族荣誉是一定要维护的,而且唐丁也相信,如果以天王的实力来说,他或许会是横扫整个搏击界的超级之王了。

“好,好,你刚刚的表现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建议:那就是西伯利亚训练营里是否可以引进中国功夫的教官?呵呵,这个想法有点意思,”伊万诺夫一拍脑袋,“哦,瞧我的记性,走,进屋坐,喝杯伏特加,边喝边聊。”

杜拉克知道伊万诺夫哪里是忘了请他们进屋,他原本根本就没打算让众人进屋,因为不配。

连杜拉克都能看出来的事,唐丁这个阅尽古今神奇相书《本经阴符七术》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即使他对于相术的理解不如阵法深刻,可是在相术上,他也称得上高手了。

但是唐丁传承的相术,也算是传承有序。唐丁的父亲是一代相术大师,唐丁在相术的成就或许不如父亲,但是在风水阵法上,唐丁的理解力绝对是超越父亲的。

总体来说,唐丁也能算得上是相术高手了。

不过自己这个相术高手,似乎有些不务正业了。

想到此处,唐丁自己都不禁摇头笑了笑。

“呵呵,唐先生,你笑什么?”倒了三杯伏特加,转身回来的伊万诺夫,看到唐丁脸上的笑意,开口问道。

“谢谢,伊万诺夫先生。”杜拉克见到伊万诺夫亲自递过来的酒,他想站起来,但是他本是坐在轮椅上,想站都站不起来,所以杜拉克只能把激动写在脸上,激动万分的接过伊万诺夫手中的伏特加。

杜拉克知道,伊万诺夫为人其实无比自傲。能喝到他亲手倒的酒,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

不过伊万诺夫并不理会杜拉克,而是继续看着唐丁,等着他的回答。

“我在展望我加入黑拳界会收获多少美金?如果足够多,别说我白天会笑,也许晚上睡觉我都能笑醒。”唐丁当然不会跟伊万诺夫说实话。

伊万诺夫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特别神色,“呵呵,好理想,好志气,我们男人就是要有钱,有了钱,才有地位,才有荣誉,才有女人,才有一切。”

伊万诺夫虽然对唐丁的言语极其不屑,但是为了笼络唐丁,他还是言不由衷。

“对,我严重赞同伊万诺夫先生所言。”唐丁跟伊万诺夫寒暄了几句,然后就直切主题,“我这次来找伊万诺夫先生,正是因为我缺钱,我希望伊万诺夫先生能帮我安排两场拳赛,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拳赛的事情好说,你是否需要加练一下,好适应下比赛的规则?哦,其实黑市拳也没什么规则,不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击倒对手,就是胜利。”伊万诺夫本来是想好好训练下唐丁,让他熟悉下比赛规则,不过他又一转念,也同时转变了语气。

“这个就不用熟悉了,因为我们中国功夫讲究的就是一击必杀。正好跟咱们黑市拳赛的规则相适应。”

“好,那就好,不过杜拉克你回去后,还是可以向唐先生讲述下黑拳比赛的情况,还有需要注意的问题,比赛的事情由我来安排。”伊万诺夫大包大揽的说道。

安排比赛,杜拉克这个经纪人当然也可以,不过他安排的拳赛级别都太低,不符合唐丁的要求。智友祥伊万诺夫这样的大黑拳经纪人,才能安排唐丁跟高手对决,这是规则。

“那行,我们就回去等伊万诺夫先生的好消息了。”唐丁站起来告辞,宗笑颜也同时站了起来。

伊万诺夫把唐丁和杜拉克等人送到门口,再次让杜拉克受宠若惊。

回去的路上,诺万问起杜拉克跟俄罗斯黑拳教父伊万诺夫的会谈经过。

诺万虽然跟着一起来的,但是他并没有资格见伊万诺夫,所以只能再车上等。

杜拉克把见伊万诺夫的经过跟诺万简单说了几句,然后问唐丁是否做好了准备?

唐丁点头后,杜拉克又把黑拳比赛的规则跟唐丁说了说,当然,黑拳比赛其实是最没有规则的比赛,因为只要击倒对手就是规则。

回去后,就是等候伊万诺夫的比赛安排了。

伊万诺夫的比赛安排来的非常快,当天晚上就给杜拉克打来电话,说是明天晚上给唐丁安排了一场比赛。

杜拉克放下电话,面色有些沉重,跟唐丁说道,“伊万诺夫先生给你安排了一场拳赛,对手很不简单。”

“哦?有多不简单?跟阿纳托利耶维奇,安德烈胡相比如何?”唐丁不见丝毫的紧张,轻松问道。

“呃。”杜拉克让唐丁的一句话给噎住了,唐丁说的这两个人,是今天去伊万诺夫家里听他说的,唐丁就记在了心里。

这两人非常不简单,杜拉克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两人都是黑拳界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们都是当今十大黑拳高手之一,在黑拳界拥有巨大的名声,和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怎么了?我这个对手是跟阿纳托利耶维奇,安德烈胡一个层次的吗?”

听到唐丁的话,杜拉克心里真是不知道说唐丁什么好了,这两人阿纳托利耶维奇被称为地狱魔王,是因为跟他对战的对手大部分下了地狱。

而安德烈胡被称为血煞修罗,是因为安德烈胡的每一场比赛笔见血,这两人的杀伤力都非常之大,击毙率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八十五。

跟这两人对战,那是名副其实的九死一生。

“不,伊万诺夫先生安排的这个对手,叫阿扎尔纳耶夫斯基,绰号叫利斧,跟阿纳托利耶维奇,安德烈胡差一些,不过他很有名气,在黑拳界大概能排上前百名,你可千万不要小瞧他,他的一双利腿如斧头一样锋利,被他踢到的人无不骨断筋折。”

“好吧,这么一说我有点期待了。”

本来杜拉克对唐丁有十足的信心,但是看到唐丁这两天的行为,杜拉克本来十足的信心,已经严重不足了。

因为一直等到比赛出发前,杜拉克没见唐丁有丝毫的恢复性训练。唐丁这个参赛人完全没有参赛人的意思,跟别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该聊天的时候就聊天。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