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铜门之内

唐丁的脚步朝大铜门刚一迈,周围的蛟龙们立刻识破了他的行为,随即朝唐丁和宗笑颜猛扑而去。

其实这群蛟龙也知道唐丁两人不好惹,不过他们的使命就是守护铜门,纵然不好惹,它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进入它们守护之地。

蛟龙冲破唐丁用法旗隔开的水壁,朝两人猛扑而去。

唐丁用精神力支撑着法旗,维持着水壁的稳定,另一只手中的降龙法剑,直直的向一条蛟龙的龙头挑去。

这一剑,唐丁没用精神力配合,完全是凭感觉,一剑挑到了一条蛟龙的脖颈。

本来这一剑是冲着龙头挑的,但是这蛟龙在瞬间闪避,躲开了头部要害,唐丁只挑到了脖颈。

但是即使是挑到了脖颈,这蛟龙仍旧是躲过了致命要害,唐丁的一剑,只是在这蛟龙的脖子上割开了一道口子,性命却是无碍。

这条被唐丁一剑挑中脖颈的蛟龙,从另一面水壁中穿入,尾巴一摆,又转了个圈,显然并未丧失攻击力。

唐丁明显感觉到降龙法剑在自己全部精神力灌注到了玄元控水旗之后,法剑威力减弱,要不然单凭降龙法剑的锋利,这一剑就能让这条中剑的蛟龙半死不活。

唐丁出了一剑后,却不防备另一条蛟龙向他的后背甩了一尾巴,眼看这一记龙尾就要甩到唐丁背后,宗笑颜在后面闪电而至,一掌朝蛟龙尾巴打去。

宗笑颜是化劲高手,她的一掌看似轻飘飘,但是却是深入内里,直摧肺腑。

这条蛟龙被宗笑颜的一掌,给斜斜打飞了出去。

不过这条蛟龙再被宗笑颜打飞的同时,它的尾巴还是甩到了唐丁后背。

唐丁被这一下打的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不过唐丁是个耐力极强之人,在自己被蛟龙尾巴打到的同时,他的精神力并没有半分放松,依旧牢牢的锁定在玄元控水旗上,控制着水壁稳定不塌。

这是两条打前锋的蛟龙,它们之后,才是大部队。

接着蛟龙开始接二连三的跳出来,唐丁被龙尾扫的一个趔趄,宗笑颜也随即跟了上去,与唐丁背靠背。

蛟龙们穿过水壁的攻击,虽然不如在水中凌厉,但是这些蛟龙们身手矫健,力气极大,纵然出水的时候借助的惯性,但是依旧凶猛无比。

唐丁和宗笑颜虽然都是高手,但是面对这天池中的霸主,蛟龙群,他们还是处处受制。

两人各自被蛟龙甩了好几下,口鼻都溢出了血。其中唐丁受伤更为严重,因为他要集中全部精神力控制法旗,保持水壁不塌。

不过,此时,唐丁正感觉自己的精神力随着伤势的严重,而逐渐流失。

唐丁和宗笑颜虽然并没有受外伤,但是这蛟龙的腰身一甩之力,如内家高手的鞭击一般,甩到身上,就是内伤。

没有附着精神力的降龙法剑,锋利度大不如前,本来唐丁可以一剑斩断的蛟龙,此刻一剑只能让它受皮外之伤。

而宗笑颜则是赤手空拳,仅凭内劲,想要击毙这些如内家高手般的蛟龙,显然十分困难。

迄今为止,两人都没有能够杀死一只蛟龙,只是让三四条蛟龙无力再战而已,但是这对于这蛟龙群来说,可以说是杯水车薪。

可是反观唐丁和宗笑颜,两人都受了不轻的内伤,唐丁伤的更重一些。

不过即使宗笑颜受伤稍轻,可是两人已经都处于体力衰竭的边缘,不过是多坚持一刻而已。

再坚持了半个小时,唐丁和宗笑颜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唐丁的手脚颤抖,已经有拿不住降龙法剑的趋势。

但是唐丁的精神力却依旧牢牢锁定在法旗之上,维持水壁不塌。

但是唐丁维持的这水壁早已经不是之前的宽阔大道,此时的水壁已经是支离破碎,仅仅在两人身前一两米而已。

相信过不了半个时辰,这水壁就要完全坍塌,唐丁和宗笑颜就要被这二百米深的水压压死。

唐丁此刻的脑袋已经陷入停顿,他根本没时间去想怎么办?天池深水中的寒冷,几乎冻结了唐丁的血液。

其实这血液不是冻结,而是因为体力的流失所造成。

此时围攻两人的蛟龙群,有生战力至少还有十头,这十头蛟龙,足以把两人撕碎。

上次从天池底侥幸逃得性命,这次在力战之下,恐怕没有侥幸了。

唐丁用眼神告诉宗笑颜:生命中或许有太多的不舍,最大的不舍就是还没好好享受生活,就要无法享受生活了。

宗笑颜回应唐丁:今生能与你相爱就足够,这辈子,够了!

唐丁向宗笑颜坚定的点点头,随即收了精神力,不再用精神力维持法旗,他缓缓的把精神力灌注降龙法剑之上,斩杀一两头蛟龙来当陪葬,好让自己和宗笑颜两人黄泉之下不寂寞。

唐丁收了精神力,不再灌注法旗后,冰冷的天池水,向两人席卷而来,伴随着这冰冷的天池水而来的,还有七八头缓过来气的蛟龙。

蛟龙们向唐丁和宗笑颜猛扑而来。

唐丁和宗笑颜也瞬间被水淹没,冰冷的水一激,两人恢复清明,同时感觉到这全身袭来的超强水压。

唐丁顿时感觉透不过来气,但是脑袋的清明,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支撑,让他在死前必须杀一两头蛟龙来给自己两人陪葬。

就在七八头蛟龙猛扑而来,唐丁的降龙法剑灌满了精神力,重新变的锋利之后,一道光亮灌满了精神力的降龙法剑,直射大铜门。

这道光亮射向大铜门之后,铜门应光而开。

铜门一开,一股强大的吸力,把单手紧扣的唐丁和宗笑颜吸进了铜门之内。

这些猛扑而来的蛟龙们,在马上就要扑上唐丁两人的时候,突然失去了两人的踪迹,扑了个空。

。。。。。。。。。。。。。。。。。

唐丁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黑咕隆咚,自己则躺在一块干燥的地上。

唐丁摇摇脑袋,摸摸自己身上胳膊腿都在,想起之前被蛟龙群围攻,马上要被撕碎的情景。

自己这是死了吗?这里难道就是阴曹地府?

唐丁并不记得自己被吸引了铜门之内,但是他却记得被蛟龙群围攻,并且降龙法剑发出的一道光。

之后的事情,唐丁就再也不记得了。

唐丁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死了,因为他现在躺的这个地方,非常干燥,不见一点水迹。

而之前,唐丁还记得自己在位于天池水底的铜门前,跟十几条蛟龙在水中搏斗的情景。

如果自己不是被蛟龙们撕碎,那就是被水底的水压挤碎。反正不可能像现在这里,毫发无损。

自己这是应该进了阴曹地府吧!

只有进了阴曹地府,才有可能自己身上的零件齐全,才有可能躺在这么干燥的地方。

听说阴曹地府有条河,名叫忘川河,盛开的花是曼珠沙华,可是这里只有空空如也,连花的影子都没有。看来那些杜撰阴曹地府中情景的人,也是没见过阴曹地府的人。

“笑颜呢?她去哪了?”唐丁突然想起一直跟单手紧握的宗笑颜,竟然不在自己身边,她去哪了?

唐丁爬起来,摸着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宗笑颜,只是发现这里非常大,唐丁摸的地方都是冰冷的石板。

唐丁没有摸到任何东西,他摸了好一会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看来这阴曹地府里空气也不大够用,爬了一会就累了。

唐丁坐下后,定定神。

虽然唐丁在记忆里,最后时刻是跟宗笑颜手牵手,但是谁知道这群该死的蛟龙是否把自己两人撕成碎片?如果是,那两人或许不会在一起,但是在阴曹地府的尽头一定能找到她。

虽然进了阴曹地府,但是唐丁心里并没有半分害怕,他甚至心里还有些暗暗的喜悦,因为他的父亲都来过阴曹地府,而且他父亲还把母亲从阴曹地府中救了出去,那自己也可以看看他们来过的地方。

甚至唐丁心底还有个隐隐的期待,那就是自己的父母或许已经不在人世,或许自己在阴曹地府能够跟他们重逢。如果是这样,死也不是那么可怕。

唐丁习惯性的摸了摸身边放降龙法剑的地方,那里依旧空空如也。

看来自己能进阴间,但是这降龙法剑却是阳间的东西。

四周一片的漆黑,唐丁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大概阴曹地府中的人,在这漫无天日的地方,都是这么彷徨吧!

突然之间,唐丁看到远方出现了一团亮光。

黑暗之中的亮光,让长期处于黑暗之中的阴魂,有了方向。

亮光虽小,看似莹莹之光,但是却是指路的明灯。

唐丁站起身来,向这亮光走去。

这亮光看似很近,实则很遥远。

唐丁想快点走,但是腿脚酸软,完全提不上一点劲。大概在这阴间,无论你在阳间有多么显赫的地位,无论有多么高的武艺,在这阴间,都是被限制能力的。

其实,这样也对。

阴间自有阴间的秩序,总不能让你在阳间大闹,死了之后,还要来阴间撒野吧!

唐丁走了不知多少时候,他就看到这团亮光,其实是挂在一座大殿之上的灯笼。

难道这就是阴曹地府?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