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临阵倒戈

听到德古拉伯爵的话,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什么当年就带着新月女神从德古拉手下逃出生天?这么说,军团长跟新月女神是熟人?

这是怎么回事?

唐丁也知道德古拉伯爵说这话的目的是不怀好意,其中不乏挑拨离间的意思,“呵呵,你的确不应该瞧不起东方人,昨天你派来的三名血族子爵就是死在东方人的剑下。”

刚刚还满脸笑意的德古拉伯爵,突然听到唐丁的这话,马上脸上布满了寒霜。三名子爵的身亡,是德古拉家族的巨大损失,让德古拉伯爵下面的子爵一下子折损近半,这几乎是折损了德古拉家族的一半有生力量,对德古拉伯爵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这种打击的伤口平复,就算没人提起,都需要好长时间,此刻被唐丁提起,相当于在德古拉伯爵还没愈合的伤口上撒盐。

“你,东方人,你死定了!我要撕碎你。”德古拉伯爵的手一挥,他身后的两名子爵,加上二十多名男爵,如潮水般向唐丁涌去。

唐丁挥剑迎向了那名男性子爵。

唐丁的降龙法剑已经运用纯熟,威力非同小可,其中蕴含的阳刚之力,就算是德古拉伯爵都不敢直略其锋。

这名血族男子爵显然也能感受到唐丁这剑的厉害,在唐丁一剑刺来的时候,往旁边一闪,闪过了唐丁的这一剑。

子爵的速度惊人,他能躲过唐丁的一剑,并不奇怪。

而唐丁的速度也不慢,尤其是他脚下还有道门玄功,步罡踏斗,更是变幻莫测。

血族子爵退,唐丁的降龙法剑如影随形的跟进。这名血族子爵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这东方人,这东方人的剑只朝自己身上招呼。

这名血族男子爵招架的手忙脚乱。

他不明白,为什么唐丁的剑老是追着自己刺。这名血族子爵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唐丁速度也不慢,在男子爵经过了好几个血族男爵,这东方人的剑仍旧是不离不弃的招呼着自己,就算随手能斩杀的血族,这东方人也不去理会。

这其中,甚至他也经过了另一名跟他齐名的女子爵苏菲,但是东方人的剑还是追着自己刺。而且苏菲子爵似乎也没有救援自己的意思。

男子爵看的明白,其实以苏菲的身手,完全能够帮助自己,挡下东方人的进攻,并且跟自己合二为一,一起合击东方人,不过她却并没有这么做。

唐丁的剑追着男子爵刺,是要将他斩于剑下,至于经过的那些小男爵,杀个三两个也无关战局,而且还会耽误时间,让这男子爵有逃脱之机。

至于女子爵苏菲,唐丁并没有动手,那是因为唐丁跟苏菲是老相识。在巴黎卢浮宫寻找圣器的时候,两人见过,还并肩杀过敌。后来在英伦,唐丁救行慕柳出古堡的时候,也遇到过苏菲,苏菲还帮了自己的忙。

对于这样的人,唐丁当然不可能主动舍弃追杀的男子爵,而去进攻苏菲,那岂不是给自己平白树敌?

而苏菲似乎也跟唐丁很有默契,两人交错而过的时候,互相并不出手。

苏菲虽然在场中游走,时而跟宗笑颜过几招,时而攻击圣骑士们组成的防御大阵,但是看上去她似乎大部分是在应付差事一般。

唐丁如影随形的攻击,终于取得了成效,这男子爵惶惶而逃,被唐丁一剑斩断了一条臂膀,正当唐丁要再进一步斩杀他的时候,德古拉伯爵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来,一拳击向唐丁的后心。

唐丁这一剑固然可以斩杀这名子爵,但是德古拉伯爵的这一拳威胁更大。如果这一拳击实了,唐丁不死也要瘫痪。

如果是还处于暗劲的唐丁,他在面对德古拉伯爵这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无可挑剔的一拳,他定然是只能选择以命换命的招式。

不过这种以命换命是被动的,无法选择的,因为唐丁根本就躲不开德古拉伯爵的这一拳。

但是现在已经晋升化劲的唐丁,却有了更多选择,他可以选择反击,也可以选择躲避,但是无论选择哪一样,那已经被斩断手臂的男子爵他肯定是无法击杀了。

唐丁虽然之前对这男子爵紧追不舍,但是他的心思却有一部分在暗暗关注着德古拉伯爵。

对唐丁来说,德古拉伯爵才是他要全神贯注面对的劲敌。

唐丁往侧面一避,同时手中的降龙法剑斩向德古拉伯爵打来的这拳。

不过德古拉伯爵的这一拳太快,快的让唐丁的降龙法剑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所以唐丁只能是边退边挥动降龙法剑。

德古拉伯爵也能感觉到唐丁这把剑上弥漫出来的杀气,他虽然实力要胜过唐丁,但是唐丁还有雷电术引而未发,德古拉伯爵不敢轻易逼迫唐丁太甚,总之,德古拉伯爵也是心有顾忌。

唐丁将将躲过德古拉伯爵的一拳,德古拉伯爵第二拳,第三拳犹如暴风骤雨般,不断打来,唐丁只能是边退边防。

不过唐丁绝对不会这么认输,之前唐丁对阵德古拉伯爵,除了他的五雷正法让德古拉伯爵忌惮外,唐丁的速度和力量根本跟德古拉不是一个层次上。

现在,唐丁即使不用五雷正法,德古拉伯爵想杀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过唐丁的五雷正法一直没用,不代表他在德古拉伯爵出手后,还一直不用。

德古拉伯爵终于出手,那唐丁也就不需要留手了。先天一炁既成的唐丁,运用五雷正法的速度比之前要快多了。

几乎是一个闪念间,唐丁的五雷正法就随手击出,“轰,轰。”

两记五雷正法,犹如你追我赶的双龙一般,狠狠的咬向德古拉的前胸部位。

德古拉伯爵一直在防范着唐丁的雷电术,甚至是德古拉伯爵在进攻时候,他也随时想着怎么躲避唐丁的雷电术。

因为唐丁的雷电术,对德古拉伯爵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血族是阴性的血脉,被极其阳刚的五雷正法击中后,极度不易痊愈。

当然,以德古拉伯爵的血族血脉之力量,唐丁的一记雷电术,想杀死他也是不可能的。

德古拉伯爵将将躲过了唐丁的这两记雷电术,他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向后退去,他退去的方向竟然是凡尔登的方向。

“凡尔登大主教,赶紧让你的异能者们上场,跟这来自东方的异能者们较量较量,让我看看你们网罗了无数奇人异士的天主教会,到底有多少底蕴?”

凡尔登来自天主教会,是欧洲教区的红衣大主教,也是位高权重,他竟然会听来自黑暗血族的德古拉伯爵的话。

在德古拉伯爵说完后,凡尔登大主教几乎没有犹豫,就一挥手,让手下的异能者们上场,他们纷纷使出了看家本领,来对付唐丁。

这些异能者们的异能各种各样,他们有搏击高手,也有控物,有催眠,还有火系魔法,水系魔法等等。

他们中的搏击高手,虽然在人类的格斗比赛中是佼佼者,但是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根本就是垫脚石般的存在,连鸡肋都算不上。

这些异能者们的魔法,倒是对唐丁有些威胁。他们中有三个火系魔法师,可以形成了一个火球,朝唐丁攻击,但是这火球的速度极慢,在唐丁眼中根本就是龟速,但是龟速的火球多了,也会烧伤人。

在唐丁眼中如龟速的火系魔法,对这些圣骑士们倒是颇有威胁。

这些火系魔法师并不像唐丁的五雷正法一样,发出的五雷正法可以自己控制方向和速度,这些火系魔法师放出去了火球,这火球就不该他们事了,任由火球乱飞。

还有两个水系魔法师,可以形成水球,不过这种水球的攻击性很弱,但是对于唐丁却是一个阻碍,至少在唐丁攻击的时候,这些水球会极大阻碍唐丁的视线,而且如果水球散开,人的视线会更差。

当然视线差的不仅仅是唐丁,还有血族和异能者们都会受到影响。

这些水系魔法师不像是来攻击的,倒像是来搅局的。

对于这些之前还在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虽然唐丁并不明白这些“战友”为什么会临阵倒戈,但是唐丁终究是没下杀手,当然最主要是这些人的威胁不大,而且也不会对唐丁产生生命威胁,唐丁也没必要杀他们。

德古拉伯爵大概是看到了这些所谓的异能者们对唐丁完全达不到伤害的效果,于是他又转向来自圣殿的迪斯马斯克的方向。

“巨蟹神,迪斯马斯克,赶紧让你那不怕死的狼人半兽人,给我撕碎这个东方人,快点。这个东方人身上有寻找亚特兰蒂斯的秘密。”

德古拉伯爵的一句话,本来不应该听他话的迪斯马斯克也意外的听了他的话。

“上,给我上!”迪斯马斯克一挥手,他手底下的狼人,也开始朝唐丁和宗笑颜等圣骑士们疯狂的进攻。

圣殿的迪斯马斯克也临阵倒戈,反了水!

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本来说好的同盟,竟然先后临阵倒戈,都开始朝圣骑士们疯狂攻击。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