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性命攸关

德古拉伯爵的速度太快了,他的移动,众人的眼睛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

与此对应,唐丁的速度也很快,众人也看不到他跟德古拉对打一招一式的详细情况。

但是,众人能看到德古拉伯爵被唐丁打的节节败退的场景。

当然,这节节败退的场景也只是如昙花一现,能看到的都是高手。诸如郝文博这样不会武的普通人,可看不到这些,但是他们却能看到从唐丁手中发出道道耀眼的雷法。

这雷法让大家极为震撼,也大开眼界。德古拉伯爵被唐丁的五雷正法打的满院子逃窜的情景,大家可都看在眼里。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唐丁是不是在变魔术。但是这是生死搏斗,魔术毕竟是魔术,可登不上搏击现场。况且这是生死擂的最后一场压轴搏斗,双方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从两人的速度和力量上,完全能看的出来。

直到最后,德古拉伯爵亲口认输,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胜了,终于胜了。

生死擂第三场,洪门胜。

洪门以三战两胜,取得了胜利,也顺利的营救回了洪门总会主和总执事。

德古拉伯爵也并没有在这方面耍什么心机,他当场就放了总会主两人,然后带着众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德古拉伯爵不得不走,他的秘术激发后的身体,经过了上升期,巅峰期,如今已经到了衰退期。

虽然衰退期时候,秘术的影响仍旧非常大,身体也依旧强横,但是衰退期一过,就是身体的虚弱期。

德古拉知道,恐怕那时候就算自己想走都走不了了。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马上就走。

到了街道,上了车,一直到车驶出了两条街道,德古拉伯爵才真的松了一口气。

本来好好的一场并吞洪门的小行动,却让那个可恶的东方人唐丁,给搞的险象环生,差点让自己一行人,永远的留在这里。

其实,德古拉伯爵不了解的是,自己这一行人,他虽然是实力最强的,但是却并不是唐丁最忌惮的人。这一行人中,最让唐丁忌惮的人是那两个幽冥使者,他们的幽冥之气,让唐丁至今都心有余悸。

当然,这并不是说唐丁打不过这两个幽冥使者,但是唐丁却不敢保证自己不被幽冥使者的幽冥之气击中。总之跟他们打起来,唐丁必定是畏首畏尾。

而有这两人在,洪门中人,就算想要留下他们,恐怕也有不少人会因为这幽冥使者的幽冥之气而死在当场。

“总会主,我来介绍一下,唐师父和方九妹,是这次营救您出来的功臣。”郝文博向洪门总会主洪天恩,准备介绍唐丁和方妙音,“咦,唐师父呢?方师父呢?他们去哪了,你们有谁看到唐师父和方师父人呢?”

郝文博转了好几圈,愣是没看到唐丁和方妙音在哪。

洪天恩刚刚从血族德古拉伯爵手中逃脱,也想对比武胜了的唐丁和方妙音表示感谢,但是却没找到唐丁的人。

虽然比武时间并不长,但是因为比武开始的晚,再加上刚刚众洪门门人对会主洪天恩嘘寒问暖的时间有点长,所以大家都有些兴奋。

但是当郝文博想起来要介绍唐丁和方妙音给洪天恩认识的时候,却找不到两人去哪了。不过因为天色太晚,而众人又经过这一场生死擂后,绷紧的神经一旦松懈,都有些困顿,所以没寒暄几句,大家就都去休息了。

唐丁去哪了?当然是跟着德古拉走了。

方妙音去哪了?她是在场唯一一个看到唐丁走的人,她就跟过去看看唐丁要干什么,虽然在刚刚比武过程中,方妙音受了些伤,不过这些都是外伤,她的脏腑并没有受到损害,所以,方妙音自然能够跟着唐丁。

当然,两人并不是用双腿跟踪,而是唐丁在路边“借”了一辆车。唐丁刚“借”到车,在低头摆弄打火的时候,方妙音坐上了副驾驶。

德古拉伯爵的车沿着旧金山的金门大桥一直往前开,唐丁开的车,也紧紧跟在后面。

在后面开着车的唐丁,也能感受到德古拉伯爵体内那由盛转衰的气息,唐丁还感到奇怪。这德古拉伯爵太怪异了。先前在比武时候,德古拉伯爵身上那突然膨胀的血气,让唐丁都感到惊骇。

那个时候,唐丁还真是做对了,他并没有跟德古拉伯爵近身缠斗,而是以五雷正法进行远程攻击。

唐丁的攻击法,恰好扬长避短,在德古拉伯爵力量大增,但是敏捷度略有下降的当口,如果当时唐丁跟德古拉近身缠斗,恐怕唐丁会死的很惨,或许会被德古拉伯爵那强大的力量撕成两半也说不定。

德古拉伯爵所乘坐车,在半路跟后面的车那辆车分开。

唐丁之前就看的分明,德古拉伯爵一共开来两辆车,其中一辆是德古拉跟旗下爱德华子爵等人乘坐,另一辆则是两个幽冥使者乘坐。

走的时候,车辆也是这么分配的。

过了金门大桥,两辆车分开了,不用问,唐丁肯定要跟踪德古拉伯爵的这辆车。

这种情况其实也很正常,因为两名幽冥使者跟德古拉伯爵并不是一路人马,两者之间应该是合作的关系,如今合作完了,而且这合作还是以失败而告终,当然结果是会分道扬镳。

德古拉伯爵的那辆车一直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一个郊区别墅。

停车后,唐丁看到德古拉伯爵在那名没有受伤的血族子爵的搀扶下,走进了别墅,而爱德华子爵也受伤不轻,他在另两名血族男爵的搀扶下,一起进了别墅。

唐丁转头看向方妙音,“我要进去看看,你在这等我。”

“谁要在这等我,我也要进去看看。”方妙音嘴角一撇,不服气的说道。

今天,方妙音跟血族子爵爱德华交了手,所以,她对血族的力量和速度,感到了好奇,当然这只是方妙音跟过来的一个理由。至于其余的理由,那就要问她自己了。

“行,咱们这就进去。如果情况不妙,是陷阱的话,你能走就早点走,不用管我。”唐丁把最坏情况跟方妙音说了。

谁知方妙音一撇嘴,“谁稀罕管你!”

唐丁听方妙音说话,也不会自找没趣,反正自己把注意事项告诉她了,听不听就不关自己事了。

唐丁在前,方妙音在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摸向这栋郊区别墅。

这栋房子前,唐丁仔细的感受了下这房子里的气息,确定这房子里没有陷阱,这才跟方妙音一起跳进了院子。

进了房子后的唐丁马上就遭遇了一名院子里的血族男爵,对于这群差点害死自己的吸血鬼,唐丁自然不会留情,他一剑下去,直接隔断了这血族男爵的喉咙,这血族男爵本来想发声示警,但是唐丁的降龙法剑速度太快了,他甚至连发声的机会都没有。

唐丁干脆利落的斩杀一名血族男爵,看的方妙音都有些吃惊,方妙音知道血族的能力,她虽然不会望气之术,但是今天却跟血族交过手,差点吃了大亏,所以,方妙音对血族有种本能的警惕,她当然也从心中认为血族难以对付。

再往里走,唐丁就看到了躺在客厅正中央躺着的德古拉伯爵和爱德华子爵,爱德华子爵受了来自东方内家拳打出的内伤,他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调理,但是德古拉伯爵不一样,他被唐丁的五雷正法击中,全部都是外伤。

当然,德古拉伯爵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些雷法击出的表皮伤,而是因为激发秘术之后的身体无力和虚弱。

唐丁还没说话,德古拉伯爵的第六感非常灵,他马上就看向唐丁推开的房门,“唐丁,是你?怎么又是你?你怎么跟来的,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我,”唐丁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就遭遇了那名没有受伤的血族子爵的攻击,跟他一起攻击的还有剩下的那名男爵,不过因为功力的察觉,两人一前一后。

子爵和男爵,一起围攻唐丁。

唐丁以一人对两人,看似占尽劣势,但是实际上唐丁却全是优势。功力上,唐丁功力强横,即便这子爵和男爵合力,仍旧不是唐丁对手,唐丁最多十招就可以解决掉这两个血族。而且唐丁最大的优势并不是他的身手,而是他的智计。

“给我杀了他,谁杀了他,我可以帮助你们再升一个爵位。”德古拉伯爵叫嚣道。

“不用了,我帮你省下这两个爵位。”唐丁远远向德古拉招呼了声,然后就直接降龙法剑,剑指向那个男爵。

看起来,唐丁是要先杀这个男爵,然后专心致志的对付仅剩的那个子爵。

不过众人都想岔了,唐丁这次用的又是声东击西,他明着指向那男爵,但是实际上却是准备先干掉这个子爵。

唐丁掩饰的很好,遇强则强,先强后弱,正是唐丁行事的风格。

“小心!”德古拉伯爵洞悉了唐丁的阴谋,向他手下的子爵发出了警告,但是晚了,唐丁的一剑已经斩下了这子爵的头颅,咕噜咕噜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杀了子爵后,那名男爵唐丁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干掉了,“德古拉伯爵,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对了,我提醒你一下,你要说的话很关键,很有可能会关系到你自己的性命。”

德古拉伯爵明白唐丁的言外之意,自己已经处于性命攸关的地步,可以买命,但是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