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 出其不意

钩蛇越行越近,它已经看到了那两个斩断自己三根触手的人了。

这是最好的报仇机会。

钩蛇几千年来,一直在昆仑山的这个水池中栖身。这几千年来,钩蛇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尽管它的触手有上百条,但是俗话说的好“十指连心”,它这纵然不是十指,但是被斩断后却也根根连接神经,触手断裂,也是疼痛难忍,更何况它这是千年来第一次受伤。之前,钩蛇也受过伤,那是跟异兽白泽的搏斗中,神兽白泽的角刺入钩蛇体内,害的钩蛇差点一命呜呼,在那之后,钩蛇最少有百年时间,从未敢露出水面,皆是因为这白泽所赐。

当然这些上古往事,是没人知道的,就算有知道的,也都死的死,成仙的成仙,谁也不会提起了。当然除了钩蛇自己。钩蛇一直以当年被白泽一击差点致命而惊惧,这就导致它在百年间,从不敢离开这湖泊,就算在百年之后,湖中的鱼类生物都被它吃光了,岸边周围的动物,也都被钩蛇身上的死神镰刀钩来吃了,可是这几百年来,钩蛇就算饿着肚子,它也很少会离开这湖泊,就算是觅食,它也只敢在湖泊周围,因为它担心白泽的突然而至。

不过这些丢人的往事,钩蛇是不会对人提起的,这些事情只是深深埋在它心中,在某些特殊的时刻才会想起。

比如它刚刚被斩断了三根触手,这就让钩蛇想起往事,钩蛇因为这往事而懊悔,自己实力不如白泽受伤也就罢了,毕竟白泽是十大神兽之一,自己跟它有不小的实力差距,但是几个小小的人类,也敢攻击自己,还让自己受了伤,这让钩蛇怎么能够咽下这口气?

所以,钩蛇这才在半夜时分又偷偷潜了过来,就是为了报那一箭之仇。

钩蛇偷偷潜至距离唐丁和行慕柳还有二十米的地方,它知道此时不能再靠近了,这两个人类是高手,再靠近的话,有被发现的危险,所以,钩蛇突然暴起,朝唐丁和行慕柳猛扑过去,它那上百条触手同时展开,如一条条的死神镰刀一般,漫天刀影携带着一股腥风,如一道刀山,向唐丁和行慕柳压了过来。

行慕柳大惊失色,她没想到这次钩蛇的进攻会如此的势不可挡,相比较这次钩蛇的进攻,以前的进攻就像是过家家一样。

唐丁卓然而立,毫不惊慌,但是他的心神却牢牢的锁在钩蛇身后的降龙法剑上,他心念一转,降龙法剑如电光火石一般飞向钩蛇,射向它的触手。

降龙法剑在唐丁精神力的操控下,选的方位非常精准,它准确的射向钩蛇的触手关节处。

“唰”的一下,降龙法剑轻松的切断了钩蛇的一只触手。比起之前唐丁降龙法剑硬切的时候容易多了,就像庖丁找到了解牛的方法一样,刀在“牛”的关节缝中扫过,关节应声而断。

唐丁的降龙法剑,剑出如风,速度犹如电闪一般,切断钩蛇的触手犹如砍菜切瓜。

在钩蛇扑在半空的时候,降龙法剑已经切断了七根“死神镰刀”了。

这七根死神镰刀还没落地,疼痛已经反应到了钩蛇的神经中,它发出“嗷嗷”的痛苦呼声,显然这些触手被斩断,触动了它的神经。

不过降龙法剑的攻击并没有完毕,降龙法剑速度极快,而且一剑闪过,直接就是对着钩蛇的一串触手而出。

不过钩蛇活了几千年,早已经成精,它也不傻,知道降龙法剑就是对准它的触手而来,所以它尽量弯起触手,把关节跟外界的接触范围缩小到最小。

不过即便钩蛇关节弯曲隐藏的再好,也挡不住这无缝不入的精准的降龙法剑。

触手的被斩断,终于影响了钩蛇的进攻决心,三根触手被砍断,它会来报仇。但是七根触手被砍断,它会疼痛难忍。十六根触手被砍断,钩蛇已经生出发自内心的惧意,并且这么多触手一起断裂的疼痛,让它几乎无法忍受这种痛苦。

并且,钩蛇触手的断裂,完全没有结束的意思,那把飞在天上的剑,还在继续收割它的触手。

所以,钩蛇知道自己的这次偷袭已经彻底失败了,并且它心中生出了无比的惧意,它当机立断,立刻落地,并迅速向后面的湖里退去。

唐丁操控的降龙法剑,精准无比,在钩蛇再次隐入湖中的时候,已经切断了它的三十一根触手。

再加上之前唐丁和行慕柳切断的三根,如今的钩蛇的触手也就只剩下一半多一点。

在钩蛇进攻到它退入湖中的这一地,散落了一地的“死神镰刀”。

行慕柳惊讶的看着这一地的死神镰刀,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先前唐丁告诉自己不要紧张,行慕柳虽然表面上镇定,但是心里还是免不了些许的紧张,她手中紧握着那把军用匕首。

但是这短短的七八秒钟,却让行慕柳的心彻底放松了下来,她这才真正理解了唐丁为什么要让自己不用紧张。

实际上,行慕柳高估唐丁了。这一战,能取得如此的成功,就连唐丁也没想到。

这是降龙法剑以飞剑的形势,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搏斗。之前那次,唐丁虽然指挥着降龙法剑斩断了钩蛇的两根触手,但是远没有这次的酣畅淋漓。上次,唐丁是被动出战,毫无准备,而这次唐丁是计划已久,出剑也有明确的目标,降龙法剑在找到了钩蛇触手破绽的情况下,一路高歌猛进,让钩蛇吃尽了苦头。

“怎么回事?钩蛇怎么又跑了?”在距离唐丁和行慕柳看着这一地死神镰刀的时候,宗笑颜也听到了钩蛇的疼痛嘶吼起来了,但是她只看到了这一地的死神镰刀和一片狼藉。

“估计是它后悔发动这次偷袭了。”行慕柳笑着说道。

宗笑颜忙问怎么回事,行慕柳这才把刚刚的情况详细的说给了宗笑颜听,虽然真正的搏杀,到最后钩蛇的逃走只有七八秒钟,但是宗笑颜仍旧听的冷汗直冒。

“今晚这钩蛇应该是不敢来了吧!”宗笑颜平静了之后,说道。

“不光是今晚,我感觉这辈子这钩蛇都不敢来了。”行慕柳更正了宗笑颜的话。

“那敢情好,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你们俩休息吧,我来警戒!”宗笑颜主动揽上警戒的任务。

“不用警戒了吧,我估计钩蛇不会再来了。”行慕柳说道。

“钩蛇不会再来,可是这地方是昆仑山腹地,很有可能还有别的未知恐怖生物,警戒还是必要的。”

“还是我跟你一起警戒,唐丁,你最辛苦,你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行慕柳看了看唐丁,说道。

“我不累,我也不需要休息,不过是需要你们俩来警戒,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还要去拜访一下这钩蛇。”唐丁咬牙切齿说道。

“啊?”行慕柳和宗笑颜都没想到唐丁在刚刚大败了钩蛇过后,竟然还要下水,再一次找它麻烦。

“你看连你们都想不到我会去找它?那钩蛇肯定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会去找它算账。钩蛇以为这湖水就是它的避风港,我就是要打它个意想不到、措手不及。况且它伤了苏菲,还惊吓了我们,这仇不能不报。”

行慕柳和宗笑颜知道劝说不住唐丁,于是就问道,“真的要去?那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这钩蛇已经被我杀破了胆,它不敢跟我搏斗的,况且就算它要搏斗,可是我的飞剑却可以远距离下攻击,在它还没靠近我的时候,我的飞剑就能够取胜,足以杀的它丢盔卸甲,到时候恐怕它连攻击武器都要全部被我砍断,它还拿什么威胁我?”

“是,不过你说过钩蛇生活了几千年,这几千年里,它不会只有这么一种攻击手段,你要注意它的困兽犹斗,要注意它的狗急跳墙。”行慕柳叮嘱唐丁道。

“放心吧,我如果见情况不妙,会及时退走的。”

唐丁跳下了湖。在岸边天上有星星,地上有火堆照明,但是在水中,漆黑一片,唐丁却凛然不惧,他依靠的是灵觉,并不是视觉,虽然视觉不管用,给人一种心理上的恐怖,但是唐丁经常行走在黑暗中,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这钩蛇看来是真怕了,在岸上,唐丁丝毫感觉不到钩蛇的气息,但是在水中,唐丁却能感觉到一丝丝紧张的气氛。

这是钩蛇受伤后的暴怒。

唐丁是循着血腥气来的,越往深处游,血腥气越重,唐丁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钩蛇的触手被斩断,也是要流血的,流血当然有血腥气。

近了,唐丁能感觉到钩蛇就在自己不远处,唐丁祭起法剑,法剑在水中跟在空气中不一样,在水中的法剑速度减弱了不少,这点是唐丁先前没有想到的。

不过法剑还有个最大的好处,是不需要借助眼睛去攻击,因为法剑听从的是唐丁的精神命令,唐丁指挥法剑去斩钩蛇的触手关节,他并不一定需要明确的看到钩蛇的触手在哪,它只需要知道钩蛇大概的方位,而在脑中想象出钩蛇触手关节的样子,这法剑就会准确的飞向钩蛇触手的关节。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