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0章 中兴之主

“师叔,你是说师父在我之前,还有一个徒弟?”唐丁准确的抓住了吴本源话中不经意透露出来的情况。

“对,算是你师哥吧。”吴本源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对唐丁袒露真言,他知道这是师哥的一个心结,毕竟他重新树了山门,算是背弃了隐仙派。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现在唐丁已经是隐仙派宗主,宗主垂询,吴本源也不能不答。“这事其实是你师父的一个心结,当年师哥可是非常看好你这个师兄的,把他一生所学都传授给了你这个师兄,期待他能将隐仙派发扬光大。”

“后来呢?”

“后来你这个师兄也的确聪颖异常,把师哥的道法学了个九成九。”

“为什么是九成九?”

“你师兄跟你一样天才横溢,几乎学会了师哥的所有本事,师兄看人的本事常人所不及,不过两人却在是否重树隐仙派大旗的事情上产生了分歧。”吴本源是知道事情全部经过的,虽然这件事过去了几十年,但是对于吴本源来说仿佛就在昨天发生的一样。

“什么分歧?”

“你师父要你师兄重树隐仙派大旗,但是你师兄却执意不肯,你师父他相术通神,他预测到隐仙派即将重树辉煌,但是你师兄也非等闲,他全面继承了你师父的风水相术,并且青出于蓝,不过你师兄的观点跟你师父的明显不同,他推演的结果也是隐仙派即将重树辉煌,但是却不是现在,至少这隐仙派中兴之人并不是他,如果强行要他重树隐仙派大旗,那就相当于行逆天之事,一旦他做出逆天之事,后果将会万劫不复。两人推演出的结果虽然有相同之处,但是在细节上却完全不同,但是两人都是极有主见之人,并且所用的都是同一种推演之法,更加不会轻易被对方所折服,分歧就这样产生了,一气之下,你师兄跟你师父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

说到最后,吴本源叹了口气,显然是为这两个惊才绝艳之人不能一起中兴隐仙派而叹息。

唐丁也心有戚戚然,心中充满了惋惜,他甚至能感觉到师父当时时候的失望。

“正是因为这事,所以导致你师父最后的择徒标准就越发严格,他既希望找个不亚于你师兄的徒弟,又希望这个徒弟能够有一个坚强臂膀,能扛得起隐仙派这杆大旗。不过这样的徒弟哪有那么好找,他这一找就找了四十年。”

“其实关于这事,师父没有给我透露过一点。”

吴本源叹了口气,“他虽然对你信心十足,但是却害怕你过早的涉及到门派中兴,害怕这天下第一门派给你造成难以承受的心里负担。所以,你师父他不光没跟你提起你师兄的任何事,也没有把他赖以成名的绝世相术传授给你,想当年,你师兄就是全盘继承了你师父的绝世相术,才有了跟你师父截然不同的推演结果。”

“对,师父他不止一次跟我强调过,风水相术只是末流小道,只有道术才是大道,他不希望我舍本逐末。”

“对,这也是你师父他为什么只教给你道术,从不涉及风水相术的原因,他希望你自由发展,希望你将来继承隐仙派衣钵,也希望你成为中兴隐仙派的栋梁之人。我知道,从那之后,你师父虽然从不提中兴隐仙派,但是这是他毕生宏愿,现在种种的迹象表明,你就是你师父和你师兄共同推演出的那个隐仙派的中兴之主。”

师叔吴本源的话,让唐丁想到了许多。

唐丁的种种离奇经历,不管是得到降龙法剑,还是遭遇各种灵兽,或者是各种遇险,都仿佛是让他历经多一些磨难,尤其是他的身世,还有跟身世同样神秘的命格,似乎都预示着唐丁的这一生不会平凡度过。

当然,最离奇的事情要数唐丁偶然进入天池底部的大铜门之内的所见所闻,那包括自己在内的隐仙派俊杰之雕像,还有得到《道德经》传承,这一切都说明唐丁的这一生跟隐仙派有不解之缘。

“尤其是你进入的隐仙派宗门之内,更说明你就是被上天选中的人。隐仙派的宗门之内,等闲人是进不去的,只有宗门的传承者,才有机缘进入其中。”

“师父,师爷,现在吃饭吗,还是稍等一会儿?”在两人说话告一段落的时候,唐丁的弟子徐小杰走了过来,告诉他们可以开饭了。

“这就吃吧。”

尽管现在的季节冬天还没过去,但是隐仙派新宗门所在地大圣山这里,却是一派温暖如春的气候,这除了有今年冬天不冷的因素相关之外,最重要的是阵法的影响,龙脉的风水宝地,再加上唐丁风水阵法的加持,使这里尽管是隆冬时节,但是这里却是温暖如春。

吃完饭,唐丁跟吴本源看了众弟子走了遍步罡踏斗,又看他们练了一会拳,等众徒弟自由活动后,唐丁这才有机会跟师叔单独围着茶水炉,问他有关自己师兄的事。

“师叔,我的这个师兄,他真的跟宗门决裂了吗?一次也没回来过?”

吴本源摇头道,“没有,他远走海外,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哦,这样啊。”唐丁听到这消息也很无奈。

“虽然你师兄并没有回来过,我们也没有跟他再联系,但是你师兄却不是籍籍无名之人。”

听到师叔吴本源的话,唐丁才意识到自己想错了。自己这个未曾蒙面的师兄,几乎学了师父的全部本领,甚至有不少方面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籍籍无名呢?

“那他现在在哪?还活着吗?”唐丁急忙问道。

“他应该还活着,他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大,比我小不到十岁,我们当时玩的不错,不过那时候我是被师父从小就带进道观的,但是你这个师兄却是师哥的慧眼识人。”

“师叔,你知道他在哪吗?”唐丁追问道。

吴本源摇摇头,“他在哪我真的不知道,虽然我们在道观玩的不错,但是门规就是门规,师兄既然已经把他开除出宗门,那他就是宗门的叛徒,我是不可能私自跟他来往的。”

听到师叔吴本源的话,唐丁“哦”了一声,没继续说。

“不过你可以不用顾忌这些,毕竟你的身份不一样了,师哥已经把隐仙派宗主之位传给你了。”

唐丁奇道,“师叔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重新把他接纳回宗门,成为咱们隐仙派的左膀右臂,当初把他赶出师门是师哥的意思,现在师哥把宗主传给了你,如果可以你完全可以重新接纳他重回宗门。”

“可是,如果我真这么做了,师父不会怪罪我吗?”唐丁被师叔说中心事,他马上又想起师父的态度,这其中师父的态度最重要。

“放心吧,以我对师哥的了解,目前宗门的复兴是他最大的心愿,如果你能把你师哥找回来,那将对复兴宗门有极大的臂助,他只会高兴。况且当初你师父驱赶你这个师兄出宗门的时候,也是盛怒之下的决定,想必师哥现在已经后悔了,尽管师哥从来没这么跟我说过,但是我明白他的心意。”

“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

“他曾经在隐仙派时候的名字叫慕守仁,这是师兄给他起的名字,不过在师兄把他赶出师门的时候,说过要收回他的名字或者收回他的道法,让他任选其一,最后他选择把名字归还宗门。现在,他肯定不叫这个名字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名字。其实从这点来看,师兄对他也是存了一丝念想的。他这么多年没回来,师兄也想必有些失望。”

听到这里,唐丁又是一阵失望。

不过师叔吴本源接下来的话,又给了唐丁一丝希望,“我虽然从来没跟他联系过,但是却偶然一次听说了他的消息,当然,我也不确定这人就是他,但是我的直觉感觉就是他。”

“哦?他在哪?”

“他加入了洪门,也就在那段时间,洪门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大增,成为世界上实力最强的超级帮派。”

“洪门以前不是实力最强吗?”唐丁只知道如今的洪门是世界上第一大帮派,但是对于洪门以前的历史,却并不知晓,尽管唐丁还顶了个洪门客卿的职务,但是他并不了解洪门的历史。

“怎么说呢,洪门就是以前清朝时期反清复明的天地会,后来才改名为洪门,不过在解放初期,因为政治的打击,洪门在国内没有了生存的土壤,就转而向海外求发展,也就在这时候,洪门也四分五裂,包括三合会,竹联帮,十四k,青帮,红帮,这些都是洪门分裂出去的产物,那时候洪门刚分裂,实力下降的厉害,几乎是分崩离析。洪门的实力之大,这些分崩离析后的小帮派都个个威震一方,但是洪门却式微,衰败下去。但是在三十多年前,有一个人整合了洪门资源,洪门也迎来了大发展,洪门又一跃而成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帮派,现在不管是三合会还是十四k,都承认自己是洪门分支,这就是整合的成果。”

“师叔,你是说我这个师兄就是整合洪门的关键人物?”唐丁问道。

“当然,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有谁有这么大的能力,能把一盘散沙,聚沙成塔,而且还是让全世界都仰慕的高塔。”吴本源傲然说道。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