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0章 死里逃生

唐丁再次祭出自己最强的精神力,操控玄元控水旗,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盾牌,抵挡这汹涌而来,铺天盖地的第六次大潮汐。

在唐丁抵挡第四次大潮汐的时候,虽说也不轻松,但是也没有这次那么吃力,因为上一次操控玄元控水旗,唐丁已经把精神力损耗一空。尽管唐丁已经在努力补充损耗的精神力,那第五次大潮汐也给了唐丁一点时间,但是这时间远远不够。

这一次,唐丁是以百分之四十的精神力,去抵挡比上一次更猛烈的大潮汐。

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唐丁仍旧没有放弃,他用玄元控水旗在自己所处的通道外,布下了一道二十米长的屏障,把这猛烈的大潮汐挡在了屏障之外。

不过,这屏障之上,还有近百米高的巨大潮汐,整个重量都压在唐丁用精神力撑起的这道水盾牌上。

这次,唐丁完全没有保留,把所有的精神力都撑在这水盾牌上。

不过即便唐丁用尽了所有精神力,他这水盾牌形成的空间,仍在以可见的速度被压缩。

“不好了,防护罩在不断缩小。”

“大家往这里靠拢。”颜雪临时充当了指挥,因为唐丁此刻全神贯注,根本没空说话,他要撑起这不断被压缩的水盾牌。

水盾牌的空间被压缩,众人也都看到了,而且水盾牌被压缩的速度太快了,之前唐丁撑起的这个空间,大约有二十多米长,大概有三四米高,但是被这水压压缩到了现在仅有六七米长,两米高,众人不断的再向唐丁所在的位置靠拢,因为一旦被挤出水盾牌之外,就会有生命的危险。

这百米深的大潮汐形成的水压太大,虽然不足以把一个高手压死,但是那潮汐的吸力,却可以把一个在水中的人轻易的吸走。

众人几乎是人挤人,不挤也没办法,因为小白象自己就占据了近三分之一的空间。

唐丁满头大汗。

对于唐丁这样的内家高手来说,平时几乎不会出汗,但是此刻唐丁早已经透支了他的体力和精神力。

“唐施主,需要我们怎么帮忙?”众佛王早就把唐丁的所作所为都看在心里,唐丁这是一门心思的帮大家脱困,如果没有唐丁,众人在第四次大潮汐中,恐怕就会殒命大海。

唐丁摇摇头,示意自己的所为没人能够帮自己。

这第六次大潮汐持续的时间特别长,所以,唐丁几乎耗尽了全部精神力,但是这大潮汐却并没有过去的迹象,水盾牌后的空间继续被压缩。

唐丁见这第六次大潮汐完全没有停歇的迹象,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对于别人来讲,被潮汐卷走,或许还有求生的机会,但是,对于唐丁来讲,坚持不下去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因为唐丁已经耗尽了全部精神力。

唐丁突然冒起了一个念头,那法螺应该还给帝释天。那法螺是不久前帝释天刚刚给唐丁的,他要唐丁继承这法螺,也就是释迦佛涅槃后的肉髻舍利。

但是现在唐丁刚拿到舍利还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要把这舍利再次送出。这也没办法,因为耗尽了精神力的唐丁,在这大潮汐中,几乎是九死无生。

如果不把那法螺从指环中拿出来,那随着自己葬身海底,自己的指环空间,可能就再也没人能够打开。

即便是将来这指环被人得到,当然这种可能性极低,那是唐丁葬身海底之后,然后被鱼分食,还要有条极大的鱼,能一口咬掉自己的手掌,才有可能把这指环吞入鱼腹,但是这还不行,还要正巧这吞入指环的鱼,被渔民打捞,然后出售,再被一个细心的人发现肚中的指环,但是这仅仅是指环出水而已,这样来看,这指环出水充满了太多的偶然,稍有不慎,就是永远葬身海底的命运,那可就真的是大海捞针了。

即便是出了水的指环,被打开这指环空间的可能性也近乎于零。因为指环上的阵法,非一般人所能破解,除非是有唐丁和所罗门王这样的阵法奇才,而这种阵法奇才,就算纵观整个历史,也极其罕见。

所以,唐丁不能让帝释天刚刚给自己的这释迦佛的肉髻舍利,跟着自己葬身海底,他要把这舍利还给帝释天,或许帝释天还能有更好的因缘,再给这肉髻舍利寻找一个好的去处。

唐丁心中闪过一次念头,看来是帝释天并没有识人之明,刚给自己不到半小时的肉髻舍利,就要被还回来。

打开指环空间,也需要精神力。

不过唐丁此刻不能分心,他全部精神力都用在了撑起水盾牌上,一分心,恐怕这水盾牌就要土崩瓦解,不过此时唐丁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就算不分心,恐怕这水盾牌也许会在下一秒四分五裂。

唐丁斟酌之下,还是决定把肉髻舍利,还给帝释天。

唐丁刚刚分出一丝精神力要去打开指环空间,那水盾牌的空间就立刻被压的支离破碎,海水从四面往中间喷射。

在水盾牌空间被压的支离破碎的时候,唐丁的精神也被压的支离破碎,他的喉头一甜,口鼻都渗出了鲜血。

唐丁说不出一句话,他还是坚持从指环空间中把肉髻舍利还是给拿了出来,递给帝释天,用眼神告诉帝释天,自己愧对了他的希望,没法继续保管好这肉髻舍利了,希望他把舍利拿回去,再找一个继承人。

唐丁虽然没说一句话,但是帝释天却完全明白唐丁的意思,不过他却并没有收下舍利,而是把舍利又给唐丁推了回去,那意思是我不要,送出去的东西,我从不往回收。

帝释天把舍利给推回去的时候,唐丁的口鼻渗出的鲜血,恰好滴在了肉髻舍利上,当然,这些事情唐丁一无所觉。

唐丁还想再把肉髻舍利抛给帝释天,但是这肉髻舍利仿佛被黏在了自己手上一样,唐丁就感觉手中的肉髻舍利开始发热,然后一股庞大至极的念力,从肉髻舍利中,传到了唐丁的手上,接着从手中开始沿着臂膀往上传递,最后在唐丁身体上游走一圈,唐丁的精神力几乎在一瞬之间就饱满起来。

与此同时,唐丁就感觉自己用精神力操控玄元控水旗撑起的水盾牌,突然变的强硬,之前的四分五裂,到处漏水的水盾牌已经被修复到完美无缺,那是因为唐丁的精神力又重回巅峰的缘故。

又不知坚持了多久,这第六次大潮汐终于退去。

唐丁再一次战胜了排山倒海的大潮汐。

唐丁知道,是这肉髻舍利补充了自己的精神力,才让自己撑起这水盾牌。

看来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不过这些事情唐丁根本来不及去感叹,也没空去细想,因为这大潮汐还没过去,接下来,还有更大更猛烈的大潮汐。

“走,快走。”唐丁一声喊,招呼大家赶紧攀登,只有到达须弥山顶的善见城,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众人也来不及细想,唐丁究竟是怎么突然爆发,抵挡住了大潮汐,他们虽然看到了唐丁手拿法螺的一幕,但是谁也不会把这法螺给佛祖肉髻舍利联系在一起,之前帝释天给唐丁法螺的时候,就没有任何人知道,现在这事,众佛王们也不会想到。

但是众位佛王知道,是唐丁救了他们,而且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救了他们,在这些人的心中,把唐丁比作佛祖重生,都不为过。

第六次大潮汐过去,还有第七次,第八次,或许还有第九次。

不过唐丁重新充满了信心,这其中有佛祖肉髻舍利带给他的,也有命运带给他的自信。

唐丁从没有任何时候,比这一次更相信命运。

刚才的那次大潮汐,唐丁几乎是必死的结局,但是冥冥之中,他竟然拿出了肉髻舍利,然后又不小心滴落在肉髻舍利上的血,解开了肉髻舍利的秘密,舍利中澎湃的灵力和念力,这才涌入了唐丁身体之中。

这些都是巧合,谁会想到肉髻舍利,会爆发出强大威力,助力唐丁抵御大潮汐?

这第六次大潮汐的时间很长,所以接下来的第七次大潮汐,间隔时间也不短。

唐丁依靠佛祖肉髻舍利给他补充的浩瀚灵力和念力,平安的挡住了第七次大潮汐。

此时,唐丁带着众位佛王们,已经快要登上须弥山的一半。

这个高度,两次大潮汐之间间隔的小潮汐,一般都不会碰到,所以大家有了更多的时间往上攀爬。

第八次大潮汐迟迟未到,正好给了众人逃命的时间。

这里的路途就比较好走,再加上众人这一路,除了体能上的亏缺外,都是唐丁用水盾牌挡住了大潮汐,所以唐丁在众人的心中已经等同于救苦救难的佛祖。

“快点,再快点。”

虽然众人的速度都已经提到了极限,但是唐丁仍旧催促大家快快快,因为唐丁心头突然涌上了一股不安。

这股不安是迟迟未到的第八次大潮汐带给他的,唐丁对于大潮汐不说有多了解,但是也已经谈不上陌生了,因为唐丁已经跟它搏斗过七次了。

但是具体这股不安是什么,唐丁也说不上来。

在十分钟之后,第八次大潮汐姗姗来迟。

一说到姗姗来迟,就好像主角有多么温柔似的,但是这第八次的大潮汐却绝不温柔,因为这第八次的大潮汐竟然达到了海拔两千米以上。

当然,唐丁等人看到的大潮汐没有那么高,因为此时整个海水的水平面升高了近千米,但是即便是这样,这看起来有一千米高的大潮汐,也足够让人闻之色变。

这第八次大潮汐来到了,而唐丁带着众人不过才行进到刚过一半。

也就是说这第八次大潮汐,波峰到来时,会把唐丁众人淹在三四百米深的水底。

三四百米深的水底,这是唐丁从未体验过的深度,即便有佛祖肉髻舍利的帮忙,唐丁心里也没底,因为这个深度,水下的压力会呈现几何倍数的增加,唐丁不知道这增加的压力,自己能否挡得住。

这第八次大潮汐可不会在意人是否能够挡得住,它还是该来则来。

第八次大潮汐跟唐丁预计的时间内到来,唐丁早就做好了准备,玄元控水旗撑起的水盾牌,挡住了这第八次大潮汐,尽管唐丁挡的非常吃力,但是经过了肉髻舍利的补充,唐丁这次挡的很有信心,甚至唐丁还能开口说话,“走,快点,大家都快点。”

越往上攀登,唐丁撑起的水盾牌也会往上走,这样,水盾牌受的压力就会逐渐减少。尽管这种减少对于这压力来说仍旧是杯水车薪,但是既然能减为什么不减?而且越往上,众人所遭遇的危险,也会逐渐降低。

“快点,再快点。”颜雪知道唐丁必须全神贯注,所以更多的时候,她就充当了这个发令员的角色。

众人马不停蹄的向上攀登,唐丁感觉到所受的海水的压力,也在逐渐降低,尽管这种降低很有限。

众佛王在唐丁给他们撑起的“防护罩”下,继续攀登,唐丁也带着这“防护罩”紧随其后。

“看,那是什么?”在众佛王埋头攀登之余,突然有一人抬起头,看到防护罩上,有个巨大无比的黑影。

这个黑影不甚明显,那是因为大潮汐的烈度太大,水中的能见度很差,但是那巨大无比的黑影,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黑影像鱼,但是这条鱼的体积太大了。

“像是鲸鱼。”有人也看到了这巨大无比的黑影,说道。

“不可能是鲸鱼。”

“为什么不可能?”有人问道。

“因为鲸鱼是海中非常有灵性的生物,它最会趋吉避凶,这种大海啸的环境下,它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过来蹚这浑水?”

“那既然它不是鲸鱼,还能有什么鱼,有这么硕大的体型?”

众人讨论的同时,就只见这条巨鱼,很明显是发现了唐丁这些人,然后它一摆尾巴,狠狠的撞向唐丁所撑起的“防护罩”。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