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2章 八道大门

虽然监控数据消失了,但是监控系统好歹是修好了,不过也只是时断时续的好用,仍处在不断的被破坏与修复中。

一定有黑客攻击,而且不止一拨,很有可能是有黑客高手在以洛马公司为战场,做争强好胜的比拼。

这是洛马公司负责安全防卫的网络工程师得出的结论。

傅暄暄一共订购了三台电脑,她此时正在同时操控这三台电脑对洛马公司的网络进行监控和攻击。

傅暄暄虽然攻不进洛马公司最核心的臭鼬实验室的服务器,但是她完全有能力让洛马公司的监控系统瘫痪,不过傅暄暄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她的目的并不是让洛马公司的网络瘫痪,而是最终目的在于攻进装有核心机密的臭鼬实验室的最内层服务器。

当然了,傅暄暄不让洛马公司的网络瘫痪,还有个目的,那就是通过这监控系统,她在外面也可以实时看到唐丁的消息。不过洛马公司的网络工程师会随时对网络系统进行维修,所以傅暄暄的信号也会被切断,但是信号被切断后,傅暄暄会马上重新连接,切换通讯线路。

所以,在外面的傅暄暄看到唐丁的几率比洛马公司的视频监控员还大,因为网络正常时,傅暄暄可以借用洛马公司的网络看到唐丁,在傅暄暄攻击洛马公司的网络时候,傅暄暄可以通过屏蔽洛马公司的网络视频信号,也有机会看到唐丁。

时不时对洛马公司的网络进行攻击,也有吸引敌人注意力,为唐丁提供方便的意思。

尽管傅暄暄做的很显眼,洛马公司的网络安全工程师也在不断的跟踪并搜寻傅暄暄的踪迹,但是傅暄暄并不是通过我们的固定网络地址的网络进行的攻击,而是通过动态技术用不固定地址的深网网络,攻击的洛马公司。她把深网作为攻击的桥头堡,并且在这桥头堡上,傅暄暄仍旧用深网做了好几个跳板。

就这样的攻击,洛马公司的网络工程师尽管高手如云,但是却根本无法摸到傅暄暄的影子。

尽管傅暄暄手段高超,但是整个洛马公司的网络,就像一个洋葱服务器,最外面的部分防护性很强,但对于傅暄暄来说难度不大,但是这洋葱的最内层,也就是包裹了臭鼬实验室的核心网络,却是铜盔铁甲般的存在,其防卫水平已经达到了超5A的级别。

网络安全防卫其实并没有5A这样的级别,只有ABCD为区分的四个等级,当然这些等级里还有更详细的划分,A级已经是最顶尖的防护级别,而这个5A,更是代表了A级中的最高级,而超5A更是高级中的高级。

如果非要拿这个标准来量化洛马公司的网络安全,那洛马公司的网络基本够上了A级,而洛马公司的核心臭鼬实验室的防护等级就是超5A,这就是区别。

就在傅暄暄在洛马公司的网络上搅风搅雨的时候,唐丁也并没有闲着。

这一天一夜,唐丁虽然待在电梯的夹缝中,但是他在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之后,就把自己的阴魂放了出来。

唐丁的阴魂出了电梯,穿过长走廊,前面是一道摄像头的门,唐丁目前没法开门,即便他目前的形态是阴魂,但是这道门,却并不像电梯门一样,中间有缝隙,这是一道密封良好的门,即便唐丁是阴魂,可阴魂也是一种物质,并不能凭空穿过钢板。

不过唐丁目前最大的优势是隐身,别人看不见他,所以唐丁可以等有人过来开启这道闸门的时候,随着这个人一起通过。

用这种方法,唐丁一直穿过了六道门,才到了一个广阔的大厅,这里人很多,但是他们都各司其职,紧张忙碌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这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臭鼬实验室了吧!

如果以唐丁目前的手段,他就算到了臭鼬实验室,找到了这里存储绝顶机密的地方,他也没有办法把这机密带出去,尽管唐丁带着硬盘下的臭鼬工厂。

硬盘是傅暄暄为他准备的,是傅暄暄买电脑的时候,一起购买的,唐丁这次闯洛马公司的臭鼬实验室,傅暄暄就把硬盘塞给了唐丁。

不过对于像硬盘这种“重物”,唐丁的阴魂根本无法携带,如果阴魂要携带,只能通过储物戒这种法宝,但是唐丁的储物戒如今还在管叔鲜的手中,管叔鲜只把降龙法剑还给了唐丁。

尽管唐丁跟降龙法剑早已经形影不离,但是降龙法剑对于唐丁的阴魂来说,仍旧是不能承受之重。

唐丁这次阴魂离体,降龙法剑和移动硬盘都没法携带,这次唐丁是专为探路而来。

唐丁在臭鼬实验室闲逛,观看着这里人的一举一动,当然了,这些人的设计,唐丁也看不懂,唐丁穿过这广阔空间的实验室,来到前面的另一道门处。

凭感觉,唐丁就知道这道门后面应该就是存储的最核心的洛马公司臭鼬实验室的超级机密。

不过这道门应该有权限进入的人很少,唐丁等了老半天,这道门没有一个人进出。

所以,唐丁就只能被拦在门外。

终于,八个小时之后,唐丁正等的百无聊赖,这道最关键的门终于被从里向外打开了,打开门的人是一位中年女士,不用问,这个女人在洛马公司肯定地位不低,最少也是总工程师或者副总工程师的样子,要不然她不能从最核心的地方出来。

唐丁在这女士开门的时候,他也趁机闪进了门内。

门内的空间,也并不像唐丁原先想象的那样,就是一部装了核心资料的服务器,在这里,同样有一些忙忙碌碌的白大褂,他们也在这里忙碌着什么,不过这里人很少,才不到十人,但是这里的人,唐丁明显能看出其水平比外面的人高的多。

唐丁怎么看出来的?当然是望气术。望气术还能看到人的知识水平?当然可以。这些人的大脑部分显露出来的气,比外面的那些人要更大一点,更浓郁一点。

唐丁知道,这些人应该就是洛马公司最核心的研制人员了,比外面那大厅的人要高级的多。

不过唐丁并没有过多注意这些人,唐丁并没有策反这些人的打算,尽管这些人还有一位东方人。

唐丁的目光注意在实验室的最里面的一处用玻璃罩罩起来的如如一面矮墙般的巨型服务器,这应该就是唐丁要找的东西了。

在这如墙般的服务器外面,是一面相当厚的玻璃,哦,不对,这不是玻璃,而是类似于水晶的东西,因为它能隔绝屏蔽气息。

或者说这是一种经过了特殊处理的玻璃,分子的排列跟水晶类似,而且还具有防弹的功能。

不用问,这玻璃防弹功能是必须具备的,至于能隔绝气息,不过是玻璃生产的副产物而已。

只要打开这道门,就能接触到这服务器中的绝密资料了。

但是这道门可不好打开,唐丁又在这里呆了八个小时,这里的人,并没有任何试图开启服务器的意图,而且这里面的人,都是工作狂,从唐丁在外面等了八个小时,再加上进入后等了八个小时,整整十六个小时,这里的人都没有休息,仍旧在忙头苦干,甚至一点也没有困的意思,而且看起来都精神饱满。

这种工作状态,让唐丁吃惊。

要知道从事脑力工作的人,是非常辛苦的,一点不比体力劳动轻松。

但是唐丁在的这十六个小时,这些人都不知疲倦的工作,哦,唐丁只看到了八个小时他们在不停工作,之前的八个小时,或许他们都趴在办公桌上睡大觉。

这种疑问,唐丁并没有深究,因为就算这些人吃了兴奋剂,也不关他的事,他在乎的是如何才能破开最后这道玻璃门,得到服务器里的数据。

唐丁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办法闯入,唐丁只能先退出去再说,他可以回去先通过那部卫星电话,看看先跟傅暄暄沟通一下再说。

傅暄暄等了一天一夜,终于等到了唐丁的来电。

幸好,唐丁躲的位置是在电梯中,也幸好这部特殊的电话的信号特别强,才能在深入地下几十米处,有微弱的信号。

电话能有信号很庆幸,因为唐丁所在的位置跟外面是一条竖直向上的通道,而这微弱的信号就是通过这竖直的通道传下来的。

唐丁终于跟傅暄暄通了电话。电话中,傅暄暄先问了唐丁的情况,问自己怎么没有在电梯中看到他?

不过唐丁并没有时间告诉傅暄暄详细情况,因为手机的信号断断续续,唐丁赶紧把臭鼬实验室的情况,告诉了傅暄暄,一共几道门?每道门里的情况如何,最后唐丁把那个大型服务器的情况,告诉了傅暄暄,当然也不能落下服务器外那不知疲倦工作的十几个专家。

因为信号不好,傅暄暄详细的询问了唐丁服务器的情况,还有服务器外的那十几个人的工作环境。

傅暄暄半天没有说话,直到唐丁询问自己可以尝试下用降龙法剑切割开服务器外的门,然后自己该怎么盗取数据的方法时候,傅暄暄才告诉他服务器硬盘的样子,让他可以把硬盘拆下来带走,能多带尽量多带,因为很可能不止一个硬盘。

不过傅暄暄最后又说道,“如果你不能切开这最后一道防弹玻璃,那你可以尝试下把整个臭鼬实验室弄的鸡飞狗跳,越乱越好。”

“哦,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我屡次都不能闯入臭鼬实验室的防火墙,我怀疑这臭鼬实验室的防火墙跟他所在的八道防护门对应,你刚刚不是说你最先进的是六道门吗,再加上后来的两道,正好是八道,而臭鼬实验室也正好八道防火墙,我的猜测是这八道门必须全部打开,我才能最后进入核心机密所在,当然了,如果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火墙,在整个臭鼬实验室大乱的机会下,我就可以浑水摸鱼,试图绕过这最后一道墙,接触到最核心的数据。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想,你一定要尽量保证自己安全,我这边也会努力配合你,咱们双管齐下。”

“好。”

唐丁出动了。

唐丁从电梯口出来的时候,电梯口外就是一条长走廊,走廊上遍布摄像头。

在摄像头下的时候,唐丁的速度就会陡然加快,一闪而过,唐丁的极速,虽然并没有达到摄像机频闪的速度,但是也只是在摄像头中留下一丝淡淡的影子,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甚至就算是仔细看,恐怕也会怀疑自己看错。

尽管唐丁在电梯中的夹层呆了将近一天一夜,不过唐丁并没有丝毫的因长期保持一个姿势而引起的手脚僵硬,相反他行动非常灵活,犹如潜行的黑豹。

电梯门唐丁可以推开,但是这最后的臭鼬实验室的门,唐丁试了下,自己的降龙法剑还真不好轻松的切开,因为这道门的材质特殊,唐丁的降龙法剑尽管锋利的,但是也有它奈何不了的东西,比如太厚的金属,而且还是特种金属,这种级别的防护门厚度比降龙法剑还厚,唐丁的降龙法剑总长也就五十多厘米,除去把手,前面的剑锋还不到四十厘米,而这防护门的厚度超过了五十厘米,所以唐丁的降龙法剑就算能刺进去,但是却也无法打开这道门。

按照唐丁的估计,这种级别的防护门,就算是C4炸弹都不一定炸的开。

唐丁在上面插了一剑后,搞清楚了门的情况,唐丁就想把这门分成几部分切割,比如先切一圈厚度二十公分的圆槽,然后再从这圆槽中,再继续切割,就算这门有五十公分厚,唐丁只需要两次到三次,就可以切开。

这种方法虽然慢了点,但是总好过别困在这里,而且唐丁也知道现在还有傅暄暄在配合自己的行动。

傅暄暄已经基本控制了监控视频,就算她切断洛马公司的监控视频,那她仍旧可以看到唐丁的举动,而洛马公司则会紧急恢复被黑客切断的摄像头监控。

正因为唐丁知道有傅暄暄的配合,所以他才会采用这种比较笨的方法,当然,唐丁也没有别的好方法。

就在唐丁准备实施自己的笨办法的时候,一部电梯下来了,唐丁心说反正也要搅乱臭鼬实验室,不如暴露就从现在开始吧。

唐丁的本意是让等自己进了臭鼬实验室的大厅再暴露,这样的危险性会少一些,毕竟这里还有不少荷枪实弹的守卫,从唐丁之前躲在电梯间夹层的情况可以看的出来,这里守卫的警觉性非常高,而且不计后果。

过早暴露,会引来这些荷枪实弹的守卫,这么早暴露会让危险增加不少。

这部电梯下来的正好,可以让唐丁挟持一个人,用他的视网膜打开这六道大门。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