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9章 剑斩猛禽

F22猛禽战斗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五代机,不论是其作战能力还是隐身能力,都是最先进战机的代表。

这架猛禽战机肯定不是来护航的,而且应该也不是来战备执勤的,因为战备执勤的战斗机一定不会擦着民航客机通过,这样做的危险性太高,而且容易引起投诉和外交纠纷。

那这猛禽就只剩下一个任务,战斗。

跟谁战斗?当然是破坏合众国国防安全的人战斗。唐丁和傅暄暄把洛马公司总部,差点闹了个底朝天,或许洛马公司当时没有上报,但是事后他们肯定会知会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面对这么严重的危害国家安全的事件,FBI和CIA必然会被惊动,他们肯定会多方面的调查唐丁的下落,连带着跟唐丁在一起的人都会被调查,傅暄暄也应该在被调查的人当中。

不过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能这么快找到唐丁乘坐的飞机,确实出乎唐丁预料。

要知道唐丁和傅暄暄是在逃出洛马公司总部后,直接去的机场,中途并没有耽误一点时间,而且在机场候机的时间也很短,因为傅暄暄给两人安排的登机时间很紧凑,况且两人用的还是假名乘机。

满打满算,从唐丁离开洛马公司总部到现在,也就过去了两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哪一环有一点疏漏,都不可能这么快查到自己所乘坐的这架民航客机身上。

但是这么难办的事,也败给了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的高效率,在美国,甚至是全世界,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都是名声在外,是高效率的代名词。

在查出了唐丁所乘坐航班,又没有别的更好办法阻拦的前提下,只能双管齐下,一边由地面塔台联络飞机返航,一边为了保险派出战机拦截也在情理之中。

虽然唐丁猜出了这架猛禽是为了自己和傅暄暄而来的,但是机舱内的乘客们却并不理解,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自己都是合法公民,在入境的时候就受到移民局的苛刻检查,如今离境了,还要要求飞机飞回去返航,那自己这一个小时的“板凳”是白坐了。美国政府一向霸道,在面对警察诘问的时候,大家不敢表露出来,但是此刻身在飞机上,而是还是中国国际航空的飞机,大家当然要表达不满,要求机组人员给主持公道。

乘务长听了大家的声音,她也很无奈,这件事她可没法给大家主持公道,但是她可以向大家解释一下,“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对于我们机组来说,我们也不愿意回去,但是地面航站已经发来了数道要求我们回去的指令,一次我们可以置之不理,但是次数多了,我们也没法置之不理,毕竟这里还是美国领空,对了,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空军的拦截,刚刚飞过去的那一架飞机,就是来护送我们返航的。”

“护送?应该是胁持才对吧!”

“对,对,就是胁持,哪有这样的!”

唐丁听到乘务长的话,确定了这件事,同时也坚定了自己心中的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剑斩猛禽。

对,唐丁要用自己的降龙法剑,把这只追赶自己的猛禽斩杀于长空。

唐丁放出了自己的降龙法剑,降龙法剑钻到了机舱底部,并且在机舱底部货舱舱门处射了出去。

唐丁的降龙法剑速度很快,但是这猛禽的速度是跟随着客机的速度不紧不慢的飞行,降龙法剑得以迅速的接近猛禽,一剑向猛禽的机舱内钻了进去。

F22猛禽的极速可以达到接近两倍音速,此时国航的这架波音777不过是以每小时一千公里的速度飞行,猛禽这是压了速度飞行,所以降龙法剑很容易就追上了猛禽,但是如果猛禽以极速飞行,恐怕降龙法剑就算能追上猛禽,也不会追的太容易。

不过唐丁的这一剑并没有斩杀掉这猛禽,虽然这一剑穿过猛禽机身,但是猛禽猛的拉升了高度,加快了速度,很显然猛禽的驾驶员也发现了飞机受到了攻击。

猛禽上装有最先进的相控阵雷达,其雷达探测非常敏感,但是这降龙法剑也太小了,不但速度快,而是也没有任何驱动装置,没有任何可供雷达探测的热反应,所以猛禽并不知道是什么攻击了自己,但是驾驶员的良好战术素养,以及战机的仪表盘的紊乱,还是让他迅速的拉升、加速,以躲开了那看不见的威胁。

不过唐丁当然不允许猛禽躲开这威胁,但是唐丁也不知道这猛禽的要害部位到底在哪,他低声问傅暄暄,让她帮忙查找下猛禽的要害部位。

傅暄暄这里握有臭鼬实验室的百分之九十的机密,这其中就有猛禽战机的详细资料以及各项数据。

想要知道发动机在哪太容易了,傅暄暄马上就调出了猛禽的详细构造。

虽然猛禽的喷气口,前面就连着发动机,但是唐丁可不忍心让降龙法剑从猛禽的喷气口射出去,那里的温度太高,唐丁不忍心让降龙法剑忍受如此高温,不忍心是其一,其二是降龙法剑属木,而那喷气口则属火,火克木,唐丁担心降龙法剑被火所克,那即便斩了这只猛禽,唐丁也得不偿失。

所以,唐丁要寻找的猛禽发动机,其实是发动机的前半部分,也就是航空煤油和空气混合的地方,燃烧之前的混合舱室,唐丁要用降龙法剑在这里捣鼓一番,把猛禽斩杀。

有了傅暄暄提供的结构图,唐丁更能有的放矢。这期间,随着猛禽的拉升和加速,唐丁的降龙法剑也并没有闲着,一直紧紧的咬着猛禽,跟着它一起飞行。

确定了位置之后,唐丁指挥降龙法剑一剑斩断了猛禽的发动机。

但是让唐丁吃惊的是,这猛禽速度略有降低,但是却并未有多大影响。

猛禽的双发战斗机,也就是有两个发动机,既可以一起工作,又能各自独立工作,唐丁只是斩杀了其中的一个发动机,还有一个。

降龙法剑继续发威,把猛禽的另一只“翅膀”,也斩断了。

失去了“翅膀”的猛禽,不能爬升,不能转弯,只能依靠原有的速度滑翔,最后坠落是它的必然结局,当然,这坠落要在十几分钟之后了。

收回了降龙法剑后,这架国航的波音客机也在准备掉头返航。

飞机的掉头角度必须大,才能让坐在机舱的乘客没有明显的不适感。

刚刚唐丁斩杀猛禽的过程虽然繁复,但是其实整个事件的时间很短,充其量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此时飞机刚开始转弯。

唐丁在傅暄暄耳边讲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找到乘务长,“我强烈建议咱们继续按照原定航线飞行。”

“先生,不好意思,请您理解,地面航站”

“地面航站应该很快就会发来消息,至于之前的消息很有可能是恶作剧。”

“恶作剧?”乘务长对唐丁的说法明显不能认同,或许别的地方会不乏恶作剧,但是在航站绝对不会发恶作剧的指令,更何况前面还有F22猛禽拦路,谁的恶作剧会下这么大的血本?“先生,这个,好吧,就算是航站是恶作剧,那架战斗机也是恶作剧吗?”

“我想是的,恶作剧完事后,应该很快就飞走了,或者现在已经飞走了,你可以去问问机长。”

正在这时,机长也在呼叫乘务长,乘务长看了唐丁一眼,快步走到了驾驶舱。

“乘务长,我刚刚收到了地面航站发来的最新消息,航站说刚刚让我们返回的消息是个恶作剧,是美利坚人民不舍得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离去,所以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乘务长在空中飞了差不多十年了,飞美国航线也有四五年了,她还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她有些愕然,尤其是对刚刚商务舱的那个乘客所说的事情愕然,他竟然猜对了,这果然是地面航站发来的恶作剧,可是这怎么可能?谁会开这样的玩笑?“不对,就算这是玩笑,那胁持我们返航的战斗机呢?也是玩笑吗?”

机长点点头,指着雷达想指给乘务长看,但是雷达上空空如也,猛禽是第五代战机,其隐身性能远超当年的F117,像波音的这种民用航空雷达,根本发现不了猛禽。

空姐也看看前方的一望无际,哪还有猛禽的身影?

既然是玩笑,那自然没必要返航了,飞机很快又回归到预定航线上,继续向着东方飞行。

乘务长又向大家宣读了地面航站发来的那条刚刚开了个玩笑,其实是想挽留大家的消息后,却招来大家一致的骂声。

“妈的,开玩笑有这么开的吗?”

“这玩笑开的也太逼真了,竟然连猛禽都调出来了。”

那乘务长经过唐丁的时候,还特意看了正在跟傅暄暄低语的唐丁一眼,似乎想问他怎么就提前预知了那是个玩笑?

不过乘务长并没有向唐丁发问。

除了乘务长向唐丁投送疑惑的目光外,被唐丁和傅暄暄抢了座位的老者覃工,也一直对唐丁观看,为什么?因为这覃工可是听到了先前唐丁对乘务长说的那番话,那个时候,乘务长明显不知道那是个玩笑,而这个年轻人却已经知道了。

不过覃工跟别人可不一样,他看问题的角度,除了言语还有专业的技术角度。

覃工听到了那架F22猛禽战斗机的引擎声音不正常。

引擎声音,坐在飞机里的人能听出来吗?普通人当然听不出来,但是覃工却能听出来。覃工的职业是我航空航天动力系统总公司的副总工程师。这次来美国是参加母校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庆,并交流访问,同时也是来会晤自己在麻省理工的老同学,他明着是跟老同学一聚,暗里则是为国家招揽人才来了。

我们的航空航天事业虽然发展很快,但是那只是表面现象,因为我们国家的航空发展规律一般是:装备一代,研制一代,预研一代。

虽然我们的歼二十一出,世界震惊,但是正因为太过惊艳,所以耗费太多的创新的思维,我们的研制和预研,基本现在处于停滞状态,而覃工的这次到来,就是希望能否为国家招揽些人才回去。

但是这人才哪是那么好招揽的?这种人才,放在哪里,都是国家重视的宝贝,别人休想染指。

所以,覃工这次的目的是落空的。

不过覃工的专业素养极高,他当然能听得出发动机声音的异常。

闻名世界的猛禽战机,虽然并未参加实际战役,但是其各项数据早已经不是秘密,早已成为各国研制战机的参考。

正因为这样,所以覃工对猛禽可谓知之甚深,他一下就听出了猛禽的发动机出了故障,紧接着第二台发动机也出了故障。

美国军工素以稳定出名,一台航空发动机出现故障倒是有可能,但是两台航发同时出故障,这就不正常了,甚至可以说绝不可能。

所以,覃工判断出这应该是人为因素造成。

而这人为因素很可能跟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关,就因为他提前预知了飞机故障,尽管他并没有说出来飞机因故障返航,但是他的语气十分肯定,覃工心中就认定了这个年轻人肯定知道些什么。

唐丁跟傅暄暄凑在一起,就是在看傅暄暄刚刚的是怎么黑掉的地面航站的网络。

现在的飞机也可以使用网络,傅暄暄就是利用的这种网络,然后对地面的航站进行攻击,控制了控制台,然后向这家国航的波音客机发出了“玩笑指令”。

此时,傅暄暄已经把控制台的操控退了出来,但是却仍旧把握着飞在天空的飞机指令的操控权,因为如果不这样,地面的操控台肯定还会继续向这架飞机发出返航的指令。

直到飞机飞出了美国领空,傅暄暄才把这发送指令的操控权,还了回去。

然后傅暄暄又抹掉了自己黑进人家的地面航站的痕迹,当然了,事急从权,傅暄暄因为事情紧急,所以她并没有绕太多的手段,至于人家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能够从这些隐藏的并不深的网络中找到多少蛛丝马迹,那傅暄暄就不能保证了。

尽管傅暄暄水平很高,但是人家CIA和FBI也不是吃干饭的,人家掌握着世界最高超水平的黑客团队,找到傅暄暄留下的蛛丝马迹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些都是后话,以后的麻烦以后再说,但是这次麻烦却并未结束。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