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3章 睡尸潜伏

十方阎罗殿大门一开启,姬公带着天王走到了城门处,回头看了唐丁一眼。

唐丁向姬公挥手一笑,“姬公,咱们有缘再一起喝酒。”

姬公人老成精,他当然能猜出唐丁的打算,他知道唐丁准备在自己走后硬闯。不过自己留在这里,虽然可以成为唐丁的帮手,但是天王势必要被捉,所以只能由自己把天王先行带走。

岂料唐丁的算计不知道是不是被发现了,在姬公刚一出十方阎罗殿的城门,城门就再度关闭了。

姬公望着关闭的城门,别无他法,现在只能先行把天王带出去,然后再想别的营救办法。

“好了,你现在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等我们把你抓起来?”宋帝王看着唐丁玩味的笑了笑。

“我没有束手就擒的习惯。”唐丁笑着说道。

唐丁刚刚在城门开的时候,的确有机会跑掉,对,只是有机会,因为今天在场有五位阎罗,这几乎是地府的最强实力了,阴曹地府一共才十位阎罗。

但是唐丁并没有跑,因为就算他跑得了,天王肯定跑不了,以朋友的囚禁换自己的自由,这不是唐丁的做人准则。

唐丁并不怪姬公,虽然姬公说了跟地府的秦广王要好,但是这种情况下,可不是秦广王能说了算的,还有其他四位阎罗在场,姬公并没有跟秦广王开口求情,也就没有让好友难做,这正是对好友的情义,姬公也正是这么一位有情有义的人,其实,唐丁还有些感激姬公,因为姬公愿意为救自己拿出自己珍藏的五色宝石。

看得出来,地府的这几位对五色宝石有极强的觊觎之心,能让阎罗都眼红的宝贝,可见是至宝。

尽管最后心怀鬼胎的几位阎罗,并没有同意姬旦的办法,但是唐丁相信姬公的话,一定会在他们心里泛起涟漪,如果想得到这件宝贝的人,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

宋帝王听到唐丁如此说,他就没有任何顾忌了,向身后的阴兵阴将们一挥手,“把他给我抓起来!”

阴兵阴将们纷纷拔出刀枪,向唐丁围了上去。

唐丁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的降龙法剑虽然要杀死宋帝王这样的阎罗很困难,但是要对付这些阴兵阴将们,还是得心应手的。

降龙法剑所到之处,阴兵阴将们纷纷人仰马翻。

唐丁的精神力再度增加,操控降龙法剑的能力也增强不少。

那些阴兵阴将们,根本不能与唐丁相抗衡,死了一圈又一圈。

虽然阴曹地府的阴兵阴将很多,兵员也是取之不尽,但是在场的阎罗们却不能让士兵继续死了,他们喝止了士兵的进攻。

“你敢在我地府杀伤这么多人,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地府了。”宋帝王必须要把唐丁的罪过给定死,然后他才能跟姬旦讨价还价。

“那也等你先抓住我再说吧。”唐丁一脸嘲笑的看着宋帝王说道。

唐丁就是要把这件事闹大,这里越乱,他才有机会找到出去的方法。

宋帝王大怒,指着唐丁跟来到的四位阎罗说道,“这人简直是狂的没边了,大家跟我一起把这狂徒擒住!”

响应宋帝王的是楚江王和卞城王,三位阎罗几乎是同时出手,唐丁看三人向自己攻来,降龙法剑被他意念一带,如电射般飞了出去,直奔卞城王,而与此同时,唐丁对付楚江王和宋帝王则是随手一指,楚江王和宋帝王被唐丁的随手一指,吓的赶紧躲闪。

唐丁虽然是随手一指,但是做出的却是五雷阵法的手势,而刚刚楚江王和宋帝王刚刚被两记五雷正法分别打中身体,五雷正法的强大威力,让两人皮开肉绽,雷法之威的恐惧犹在心头,挥之不去。

降龙法剑射过来,卞城王也不敢硬接,刚刚唐丁以降龙法剑斩杀阴兵阴将如砍菜切瓜的形象,还印在卞城王心头,他见降龙法剑一来,也身体往侧一闪,避了过去。

唐丁一招退三王,震惊了众人。

三王且退,而且那些阴兵阴将们又隔得远,所以唐丁借这个机会,脚下步罡踏斗一转,就潜入了人群之中。

“他跑了,快追。”

“他钻进人群了,别让她跑了。”

唐丁这一跑,卞城王和楚江王,宋帝王老脸一红,随即赶紧追赶,泰山王和秦广王也不能让唐丁就这么跑掉,毕竟唐丁现在已经成了地府公敌。

五大阎罗再次向唐丁追了过来,此时唐丁已经冲出了阴兵阴将的包围圈,正跳上了了一座大殿的房顶,他准备登高望远,看看周围的地势,然后寻找逃跑的机会。

唐丁在小范围的辗转腾挪,或许比这些阎罗们要迅捷,但是如果单论速度,这并不是唐丁所长,当然,是比起这些阎罗们,唐丁的速度不是人家对手。

在唐丁跃上大殿房顶之后,五大阎罗也相继跳了上去,追在最前面的是卞城王,后面紧随其后的还是楚江王和宋帝王。

眼见三人越追越近,唐丁再次回身,随手发出三记五雷正法,这三人下意识的想躲闪,但是因为距离太近,根本无从闪躲,于是就几乎同时被五雷正法击中。

“啊!”三人同时发出痛呼。

宋帝王和楚江王连续被五雷正法击中两次,对这痛苦体验尤甚,卞城王本想擒住唐丁一雪刚刚被唐丁一剑逼退的尴尬,但是此刻却造成了更大的尴尬。

泰山王和秦广王也停住了脚步,他们也被唐丁发出的五雷正法的巨大威力给震惊了,这五雷正法在阴曹地府可是不常见的。

趁着这五位阎罗惊的惊,怕的怕,唐丁趁此机会逃之夭夭。

不过这十方阎罗殿已经被封住城门,唐丁就算躲,也只能躲在殿内,不过好在这十方阎罗殿占地非常之广,除了十座高大的阎罗殿之外,还有四大判官的府衙,另外还有若干低矮的建筑群,有阴兵阴将驻扎的兵营,还有接受要在这里过堂的阴魂的驻扎点。

唐丁刚刚从大殿的房顶跃下,然后从一条两面都是高墙的胡同,快速穿过,此刻钻进了另一个大殿,唐丁也不知道自己所进的大殿的主人是谁,不过看起来比刚刚进过的崔玉崔判官的府衙可大多了,这里更像是宫殿,而不像是审案的府衙。

比崔玉崔判官的府衙更高档的一定是十大阎罗的宫殿。

只是唐丁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位阎罗的宫殿而已。

唐丁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藏好,收敛了外散的气息。

在唐丁刚刚隐藏好的时候,外面对唐丁的大规模搜捕,已经开始。

唐丁的精神力丝毫不敢外泄,因为他知道外面的阎罗们无一例外都是对气息感应极其灵敏的高手。

此时的唐丁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过了不知道多久,外面大规模的搜捕才逐渐停止,但是唐丁并没有立刻出来,他又等了十天十夜,才从入定中醒来。

这一次老僧入定般的隐藏形迹,是唐丁自悟的睡尸功,不过唐丁的睡尸功之前只不过是用在本体之上,但是这次唐丁是在自己的阴魂上施展睡尸功,没想到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在阴魂上的睡尸功,效果更好,唐丁似乎找到了睡尸功的诀窍。

睡尸功,并不是要让身体沉睡如尸体一般,而是要让自己的魂魄如尸体一般深度休眠。

这十天十夜的睡尸功下来,唐丁感觉自己精神格外的饱满。唐丁睁开眼,感觉自己之前因为发出五雷正法和跟阎罗们比斗而耗费的精神力全都补充了回来。

唐丁从大殿的房梁上下来,然后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别的动静,再到外面一看,果然搜捕自己的阴兵阴将都撤了,大概是放弃了搜捕。

不过唐丁来到城门处发现,城门大门依旧封闭,难道这十天来,十方阎罗殿的城门一直封闭的?难道他们知道自己还没逃出去?

一定是这样。

唐丁相信这阴曹地府城门即便关闭,也一定有通向外界的通道,这通道肯定不会对地府所有人开放,很有可能是这通道只是一个传送法阵,面向的群体是身份高阶的阎罗或者是判官一类,应该就像封闭了城门后的紫禁城,虽然封闭,但是有事,还是可以进出的。

不过这个进出之地,必然是重重把守,这个出去的路,必定不会那么好走。

唐丁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通向外界的“小门”,只对高阶的人士开放,一般人走不了,那来地府接受审判的普通阴魂肯定是不允许走的。

如果这十天城门一直封闭,那那些成群结队来地府接受四大判官审讯的阴魂怎么进来?难道这十天城门不开,他们都一直等在外面?

这些阴魂的聚集,或许十天可以等,但是二十天呢?一个月呢?老不开城门,那外面的阴魂会越聚越多,势必会影响阴曹地府的正常运转。

所以,再坚持几天,这阴曹地府的城门,一定会打开。

想到此处,唐丁对出去充满了信心。

在唐丁对出去充满信心的时候,外面的姬旦也等在阴曹地府城门之外,他把天王送回了兴安岭的皇陵,让他魂归本体后,姬旦也匆匆返了回来。

不过那时候十方阎罗殿内正如火如荼的搜捕唐丁,城门封闭,所以姬旦也没能进的城来。不过姬旦倒是联系上了好友钟馗和秦广王,从他们那里得知对唐丁的搜捕一无所获。

姬旦听后稍稍放下了心,不过他依旧等在城外,看到这城外越积越多的等待着进城的阴魂,姬旦知道城门这么封闭下去,肯定不是办法。

而城门大开的那天,或许就是唐丁脱困而出的时候。

姬旦对于阴曹地府的情况,了若指掌,他内心里希望唐丁也想到了这一层,他暗暗希望唐丁不要发现那个跟外界联系的传送法阵,因为他即便发现了这个法阵,也肯定出不去,因为把守法阵的是地府的第一高手神荼。

如果说神荼是地府第一高手有些不恰当,地府中的高手有两个,这两人不相上下,一个叫神荼,另一个叫郁垒。

神荼和郁垒是北阴酆都大帝的手下大将。神荼正是酆都大帝派来掌控十方阎罗殿的神将,不过神荼地位太高,而且很多事他都不拍板,只是任由十殿阎罗决断,但是但凡有大事,神荼才会到场。之前宋帝王说把唐丁打伤阎罗的事,禀告酆都大帝,其实他并不是直接禀告,而是要通过这个神荼。

当然了,唐丁并没有抓到,所以才不会有人告知神荼。大家都不傻,没抓到人还向上禀告,那不是更凸显了自己这些阎罗的无能?

姬旦当然了解这些,既然神荼并没有参与其中,那他当然不希望唐丁主动去招惹神荼。

。。。。。。。。。。。。。。。。。。。。。

唐丁又潜到了之前待的那个大殿的房梁之上,在殿内安心等候城门大开的日子。

果然,又等了十五天,十方阎罗殿外的阴魂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数量或许达到了上百万人,看起来铺天盖地,再不开城门,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尽管他们还没搜到唐丁的踪迹。

实际上,大规模的搜索只持续了十天,阴兵阴将们搜遍了十方阎罗城内的每一处房子,但是却并没有找到唐丁踪迹。在大规模的搜索无果之后,实际上宋帝王主张改变策略,外松内紧,看似撤消了大规模的搜索,其实各个城门处,还有通向外界的传送法阵处,都特别加了岗哨。

但是即便这样,仍旧没有发现唐丁的踪迹,唐丁就像是在十方阎罗殿内消失了一样。

但是宋帝王坚持唐丁并没有消失,他一定还在这里,因为宋帝王看到了城外一直等候在这里的姬旦。

姬旦等在这里,这说明唐丁还在里面。

宋帝王一直非常关注姬旦,因为他想得到姬旦的五色宝石,不过在没有抓到唐丁的情况下,宋帝王没有得到宝石的可能,他曾想过哄骗姬旦,但是姬旦早已人老成精,而且他还在地府之内有熟人,肯定知道自己这些人并没有抓到唐丁,既然没抓到唐丁,根本没有谈判的筹码。

宋帝王主张再坚持几天,一直等到唐丁坚持不下去露头了为止,但是城门外的阴魂数量太多了,再聚集下去势必造成更大的混乱。

“开城门!”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