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8章 绑票之人

虽然连续吃了两次闭门羹,不过张东哲并没有放弃。

这不光事关闵敏的安危,最主要是师父交给的任务没法完成,这二百多万,不仅仅是师父给他的任务,更是对他的信任,甚至张东哲把这也可以理解成师父对他的考验。

张东哲是个要强的人,也是个不打不目的不罢休的人,他有股子韧劲。就因为这股韧劲,张东哲就凭一个向唐丁推销车的机会,被唐丁选中,成为了唐丁的徒弟。

老实说,最开始成为唐丁徒弟的时候,张东哲心里是憋着劲的,他要报答师父对他的看重,希望能够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的既好又快。但是等张东哲进了隐仙派才发现,原来自己以为自己还不错的资质,在隐仙派根本不算什么,比自己聪明的人不少,像孟义孟冬父子,尤其是孟冬,他比自己还小,但是人家对内家拳的悟性,自己根本没法比。还有比自己小的宋提娜,对于精神力的理解,也完全跟张东哲不是一个档次的。

就算不说入门早晚的事,单说悟性,张东哲跟人家还有不小的差距。

如果要说实力,那么张东哲根本就跟任何人都没法比,好像在隐仙派的众弟子,自己是实力最差的。

这个发现,让张东哲只能埋头努力,尤其是在唐丁不在的时候,张东哲更是努力,以他的资质,后来居上他是不敢想了,但是至少可以不落后太多。

这次,师父出来办事,特意叫了张东哲出来,而且制定让他负责,所以,张东哲必须要把事办好。

可是人家服务员不告诉自己闵敏所住的房间,那么张东哲总不能一间间的自己去找吧,再说人家也不允许。

张东哲想了一下,随即转身出了宾馆,来到停车场的闵敏的那辆蓝色宝马车前。

现在虽然是晚上九点钟,但是农机大厦的这块地方,算是临市的市中心地块,而且农机宾馆的这边正面对一条主干路,在旁边有不少的饭店营业,再加上农机宾馆的一楼也有一块地方租了出去,开了家饭店,还有农机宾馆本身也有两层是酒店,停车场的灯光很亮。

张东哲从旁边捡起一块砖头,直接把宝马车的侧窗给砸碎,引起了宝马车的警报震天响。

张东哲就站在警报响起的宝马旁边,也没走,就等着保安过来抓自己。

张东哲本以为自己砸车的举动,会很快引来保安和警察,可是张东哲有些失望了,这个社会的冷漠程度远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很多。虽然有好几个路人和饭店靠窗位置的人,看到了张东哲砸车的举动,但是饭店的食客可能是看到并非是自家车,也只是观看,并没有人出来。路人也有的停下来驻足观看,但是却并没有一个人上前询问。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人过来质问张东哲为什么砸车。

张东哲只好自己去找保安,向他“坦白”自己砸车的举动。

不过张东哲的举动,让保安也愣了:这人是不是傻叉?哪有自己砸车过来举报自己的?

最后这保安还是在张东哲的提示下报了警。

警察来的倒是很快,不过当警察询问了张东哲他为什么砸车后,张东哲解释自己砸车的原因是经济纠纷,这宝马车的主人欠了自己二百万,找不到人的情况下,只好砸车。

并且张东哲提出了找人的线索:这宝马车的主人叫闵敏,就住在这农机宾馆。

其实这种经济纠纷,警察本不想管,但是看在农机宾馆就在眼前,而自己值夜班闲着也是闲着,而且据说宝马车主是个美女这个主要原因,警察还是决定过问一下。

一警察两协警,带着张东哲进了农机宾馆。

有了警察的在场,宾馆的服务员可不敢再拒绝,乖乖的说了闵敏的房间号码,并拨打了闵敏的房间电话号码。

可是电话并没有人接。

听到张东哲坚持要宾馆服务员带着自己一起上去找人,这警察心中疑惑的看了张东哲一眼。

这三个警察见找不到人,兴趣已经不大了,他们虽然知道宾馆的里面可能是个美女,但是不能碰的美女有什么用?还不如回所里睡一会。

张东哲见三个警察不愿意上去,他也懒得再劝说他们,而是直接撞开了两个警察,冲上了电梯。

警察一见张东哲跑了,他们也追了上去。

电梯门的关闭有延缓,张东哲还没来得及关闭电梯,三个警察就冲了上来,张东哲把三人踢了出去,然后电梯门关闭。

张东哲这一连串的动作,快捷无比,时间刚好够他重新关闭电梯。

这事如果放在张东哲还在做汽车销售的时候,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做的,因为这么做相当于袭警,会有大麻烦的。

但是此刻的张东哲,全然不顾这些,他现在一心只想着赶紧找到闵敏。

张东哲来到闵敏房间所在的楼层,找到她的房间门,“咚咚咚”的砸门,但是却并没有人开门。

张东哲撇眼看到电梯已经开始上行,最多再有十几秒钟,那几个警察就会上来擒拿自己,或者呼叫同伴增援。

张东哲并没有时间多想,直接抬脚踢开了房门。

房间的灯是开着的。不过房间内空无一人,但是房间的床上却有些凌乱,张东哲一摸床上的温度,应该是许久没人住了。

张东哲眼尖,他看到床下露出了一个手包的提手,他趴下一看,果然出现一个女士包,正是前天闵敏拿的那只。

有问题!

这几乎是张东哲的第一反应。

张东哲本以为闵敏是睡在这里,临时起身有事,所以床才会这么凌乱,但是床下的手提包却显示闵敏很可能不是自己离开的,要不然她不能不拿包。

闵敏很可能是被人带走的,并且离开的很仓促。

这么说闵敏遭遇了意外?

可是张东哲并没有时间思考,外面就想起了喧哗声,刚刚被他踢出电梯的三个警察冲上来了。

虽然刚刚听说找人警察不愿意上来,那是因为张东哲没有踹他们,但是一旦张东哲袭击他们了,他们必须要找回这个场子。很多时候,警徽的尊严,要重于人民的利益。

张东哲来不及去思考,一把掏出床下的女士手包,冲出了门外,再次把三个迎面而来的警察给撞飞了出去。

习武之后的张东哲,不光身体素质强大了许多,最重要的是他的胆量大了很多。

在任何人见识了诸如唐丁和天王这一级别的高手之后,对于人世间的法律,也不会看的太重,更何况像唐丁和天王这类人,就连法律的制定者也要绕着他们走。

“贼你妈,瓜皮。”被撞倒后的三人,纷纷骂起了张东哲。

张东哲并没有上电梯,而是跑进了楼梯间。

张东哲边跑,脑中边飞速思考:宾馆应该都是每天收拾房间的,但是客人有特殊要求的除外,但是闵敏的这个房间很明显并没人来收拾,或者说是在收拾完房间之后,闵敏才被人绑走?

张东哲用的是“绑走”两个字,是他综合各种情况分析出来的。

如果闵敏还有人身自由,那么很多事就完全解释不通了。包括她的电话打不通,包括她已经把发货的任务分配给了公司的业务经理,还有她的包,和凌乱的房间。

闵敏被带去了哪里?张东哲联想到农机公司的那个主任对闵敏前倨后恭的态度,这也能说明农机公司的上层对于闵敏的态度,这么说闵敏就应该算是农机公司的座上宾,是他们的财神爷,就差把人给供起来的样子。

而闵敏谈话中露出的意思,她应该是第一次到临市来,在这里应该不会结下仇人,难道是省城的仇人跟着她过来?可是仇人跟过来,最合适动手的地方应该在半路或者人迹罕至的地方,等闵敏住进了宾馆再动手,难道他们嫌命长?

不对,宾馆?

张东哲脑中突然灵机一动,浮现出农机宾馆四个字。

农机宾馆?就开在农机大厦之上,应该是农机公司的下属企业,而现在的很多下属企业,都是承包出去的,既然承包出去的,就要定期向农机公司缴纳租金,而这缴纳的租金数额,不用说肯定不能高了,而这农机宾馆的老板,也一定是农机公司某位领导的亲戚。

那么如果农机大厦这块地转让出去后,那么被动了奶酪的就一定是农机宾馆,那么农机宾馆的承包人,肯定会对闵敏此行的目的恨之入骨。

张东哲快要跑到二楼,想到这些,马上停住,折返楼上,他要找农机宾馆的老板问个清楚。

按照规律,老板一定会把办公室放在顶层,以为楼下的地方好方便出租,而且顶层的视线也好,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张东哲并没有进电梯,而是直接从楼梯而上,一步跨四个台阶,嗖嗖的就到了顶楼。

到了顶楼一看,果然经理室就在这里,张东哲并没有敲门,而是一扭把手,打开了房门。

经理室里竟然有人,这人惊讶的看着不请自来的张东哲,愣了半天没说话。

“你是谁?”大腹便便的经理,问扫视着自己办公室的张东哲。

张东哲没有回答,而是关上了门,“你把闵敏绑到哪去了?”

“我,我没绑她啊,谁告诉你我绑架她了?简直胡说八道。”经理下意识的回答后,马上斥责张东哲,“你又是谁?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喊人了。”

听到经理的话,张东哲冷冷一笑,心中顿时有了底,他绕过老板台,走向这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突然闪电般的出手,一把抓住中年人的衣领,把他肥胖的身体给提了起来,“赶紧让人把她送回来,赶紧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根本不认识闵总。”

“啪”的一声,张东哲一巴掌扇在中年人的脸上,顿时把他的嘴角打出了血。

“不认识?不认识的话,我刚刚的话,你会疑惑闵敏是谁,而不是直接说我没绑她。还有如果你不认识闵敏,又怎么知道别人叫她闵总?哼哼,快点把人给我喊回来,不然你会后悔。”

“我真的”

“啪啪啪啪啪啪”这经理本来还想说自己根本不认识闵敏,但是话还没说完,张东哲的大巴掌就又抽了上去,一连六个,把他抽的晕头转向,刚一张嘴,嘴里都是血沫子,还掉出来两颗牙齿。

张东哲的手劲太大了,这两三年的时间,张东哲练的十分刻苦,他给自己制定的标准也很严格,此刻,两年地狱般刻苦修炼的成果就凸显了出来。

“别打别打,我叫,我叫还不行吗?”好汉不吃眼前亏,经理是真的而被张东哲给打怕了,等把人叫回来,我看你怎么收场?在临市,他不管是黑白两道,都有关系。

经理拿起电话,正在找号码,张东哲低了一张纸巾过去,“先把嘴里的血吐干净了,别说话不利不索的。”

经理怨恨的看了张东哲一眼,还是接过了纸巾,然后给一个号码拨去了电话,“把闵总带回来吧,这边有人找。”

电话那头那人似乎有疑问,还要跟他多说,就被他顶了回去,“我说让你把人带回来就带回来,别废话。”

对于经理搞的小动作,张东哲佯装不知。什么叫这边有人找?分明是提示他的同伙多带人来。

张东哲既然来了,他就必须把事情做好,哪怕对方来人再多,他也不惧。

张东哲是经历过隐仙派宗门大典的人,在那次大典上,张东哲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最最顶尖的高手,筑基级强者的英姿,都印在张东哲的脑海中,张东哲立志也要成为这样的强者,蔑视天下一切的强者,而自己眼前所经历的这点事,只是自己修行路上的一个小障碍。

这段时间的修炼,让张东哲实力大增,与实力一同增长的,还有他的胆识。刚刚做的一切,又无形中增强了他的信心。

如果连这种小障碍都跨不过去,那么自己就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像师父唐丁那样的强者。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