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6章 十字路口

陈尔开着车,还不时的回头注意车后的唐丁。

陈尔一直以为唐丁只是个普通人,甚至在他开始调查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之所以陈尔会调查唐丁,好奇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还是为了泡妞。

泡妞,并不是简单的喝杯酒,上个床就完事,这种泡法对于陈尔这样的身份显赫的官二代来说,根本已经索然无趣。陈尔喜欢的是被拒绝,然后再征服的快感。

陈尔调查唐丁,其实也就是征服陈芊芊的过程,打倒陈芊芊的心中偶像,自然就抬高了那个打倒偶像的自己。

但是陈尔没想到,这个唐丁还真不是个普通人。

至少论起神出鬼没的程度,陈尔心还通通直跳。

电视剧中警察出现这样的场景: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坐在了车的后座。但是这不是电视剧,自己十分钟前还在看着那人在百米开外,自己又第一时间开车逃窜,结果没想到唐丁却坐在了自己车后座。

唐丁就这么安静坐着,却给了陈尔很大的心理压力,或许是因为担心他对唐丁做过的调查,被唐丁抓了个正着。

他让自己别停在人多的地方,要找个人少的地,难道他要杀人灭口?

在这种心理压力下,陈尔一脚刹车,再一次停在了路中间,再一次引发了后车的连续急刹,继而是鸣笛不满。

“怎么又停路中间了?”

“不开了,有事就在这说吧。”陈尔从一开始的好奇,到现在的害怕。

陈尔家世显赫,衣食无忧,还会经常泡个夜店泡个妞什么的,小日子过的很舒坦,他还没活够呢?但是一想到唐丁有可能到偏僻的地方对自己下手,陈尔就只能把车停在这里。在这车流如梭的大街,陈尔胆气自然壮了不少,他不相信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唐丁会对自己下手。

唐丁向陈尔一笑,仿佛洞悉了他的心思。“你怕了?调查我的时候怎么不怕?”

“谁怕了?我只是不想跟你啰嗦了。你想示范就示范,不想示范我就走了。”

唐丁笑了,“是吗?那好,我就不示范了,那你跟我说说你耳力远超常人的秘密?说完我就走。哦,对了,你先靠个边,停在路中间算是怎么回事。”

靠边陈尔倒是不怕。

陈尔把车移到路边,“告诉你也没事,反正你也学不来。”

“我的耳朵从小先天性失聪,我的父母走遍了京都各大医院,看过各种各样的专家,都治不好,后来一个道士到了我家,教给了我父母一套按摩手法,让每天按摩,三个月后,我的耳朵真的可以听到了。后来我时常用这种方法按摩,我的听力就越来越灵敏。”

唐丁听到陈尔的话,问道,“把你的按摩手法示范给我看。”

陈尔本不想示范,但是他不认为唐丁可以学会,甚至有很大可能,唐丁会把这当做笑话。但是不示范可不行,惹怒了他,恐怕会报复自己。

陈尔把老道教的按摩手法,示范给了唐丁看。

唐丁看完,心中微微吃惊,因为陈尔的按摩手法,并不普通,就像是排兵布阵,又像是在唤醒一个沉睡的人一样。

按摩就是按摩,怎么会这么复杂,又是排兵布阵,又是唤醒沉睡的人?唐丁说的并不夸张,因为这套按摩手法,一开始看似在按摩耳朵周围,看似在松弛耳朵周围的肌肉,但是按摩却并不只在肌肉上,而是如同在肌肉上和耳朵周围的骨骼上,布了一个阵法。

阵法有层层深入的作用,从肌肉到软骨,每一个部分都能分享到这个“阵法”的按摩。

这样,耳朵周围的肌肉和软骨就逐渐恢复了功能,而且变的对声音非常敏感,这就是陈尔耳力超乎常人的原因。

不过这种敏感如果平时都敏感,那么这个人会不胜其烦,因为听到的声音太多了,有可能把人逼疯,这就如同常人到了一个嘈杂的环境中,耳朵充斥着各种各种的噪音,比如迪厅,人在迪厅待几个小时或许会感觉好玩,但是成天待在一个不歇业的迪厅是什么感觉?估计就是重度耳鸣患者的感觉。

但是看陈尔的样子,并不像被嘈杂声音逼疯的样子,相反,看样子他很享受这个特异功能。所以,这个敏感还需要一个随时可以开启和关闭这种灵敏的“开关”。

“你要掌控这种声音,还需要别的什么方法吧?”唐丁问道。

对于唐丁的提问,陈尔大吃一惊,因为唐丁正问到了点子上。

这也是陈尔之所以把按摩手法跟唐丁和盘托出的原因,因为配合这按摩手法,还有一套心法,心法是用来操控“顺风耳”开闭的。

相比较那套按摩手法,这心法才是陈尔心中认为的“不传之秘”。

按摩,的确让陈尔做到了失聪的恢复,基本上恢复跟常人差不多。但是陈尔现在拥有的顺风耳,绝不是之用按摩就可以做到的,必须这套心法与之配合才可以。

面对唐丁的询问,陈尔有心隐瞒,“没有,没别的了。”

“真的没有吗?你再想想?”唐丁抓起陈尔放在扶手箱旁的手机,随手一握,把一个全金属的某果手机,给捏成了一团。

陈尔知道唐丁绝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从他刚刚的举动就可以看出来,“我想起来了,有,有,要想听的远,必须把注意力分成两份,一份放到这个人身上,另一份放在耳朵上,这样就可以听到这人的声音了。”

陈尔嘴上说的简单,但是当时他训练把精神力一分为二的时候,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摸到了一点点的门路。

想把精神力一分为二,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非常难。如果把精神力放在耳朵上,自然就无法放到要听的那个人身上,把精神力放在人身上,就不能在耳朵上停留。

总之,在一般人看来,这绝对是个矛盾的存在。

陈尔相信即便自己把诀窍告诉了唐丁,唐丁也不大可能学会。

唐丁对于陈尔的配合表示满意,点点头,“好吧,再见,哦,对了,以后记得换个国产手机,算是支持国货吧。”

唐丁推开门,走下车。

就在唐丁下车的前方,是个十字路口,正对唐丁的十字路口的东西向的直行绿灯开始闪烁,一辆拉着满满原木材的大货车,正由西向东行驶,大货车大概是想抢在红灯亮起之前,通过这个路口,既能节省点油钱,同时又能快速通过,避免被交警在路口查扣。

这里是京都的五环内,大货车白天是禁行的,但是有些司机总是希望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个。

按照这大货车的车速,完全可以在红灯亮起前,穿过停止线,但是就在这时,从南往北,有辆电动车大概是看到这路口没有车,想闯红灯穿过,但是却没注意到这辆准备抢行穿过路口的满载原木材的大货车。

大货车司机看到路口闯红灯的电动车,他急打方向避让,但是他只想避让,却忘记了车辆的惯性,更忘记了他后面满满一车原木材的惯性。

大货车急打方向的后果是,车辆侧翻,这一车的原木材根本就没有捆扎,只有四根立柱阻拦。在大货车侧翻的时候,立柱就立马失去了拦阻作用,这一车的圆滚滚的原木材,就立马变成了滚木礌石,向东面路口正等待着左转向的一辆电动车和一辆汽车而去。

汽车在后,电动车在前,正等待着左转弯的绿灯亮起,好通过路口。

但是就在此时,拉原木的大货车发生了侧翻,一车原木如同一座木山倒了下来。

在这电动车上,是一个妇女还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眼看这妇女和两个孩子就要被这倒塌的木山吞没。

陈尔和陈芊芊也在这个路口不远处,眼睁睁的看着大货车侧翻,一车原木就要吞没这电动车和后面的那辆轿车。

就在这座原木的大山,马上要吞没这个电动车上的母子三人时,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这个电动车前,一手抓起了这母子三人。

刚抓上母子三人的时候,汹涌的木山就到来了,原木滚就砸倒了这辆电动车,紧接着是第二个原木滚,第三个,第四个。

就在这原木滚滚而来的时候,陈尔和陈芊芊就看到,那个抓起母子三人的人,跳上了原木滚,并不断的向原木的来源方向跳起,一步步,跳着躲开了这座原木洪流。

这个救了母子三人的人,自然是唐丁。

唐丁看到这大货车侧翻,原木滚落的时候,他迅速启动,赶到了电动车前,刚刚抓起母子三人,原木洪流就到来了,唐丁已经来不及折身而跑了,只能迎着原木滚来的方向,往木材上一级一级往上跳。

如果唐丁只有一个人,哪怕比这再危险十倍,唐丁也能应付。但是现在唐丁带了三个人,带着这三个人,唐丁的实力大打折扣,可以轻松施展的陆地飞行术,此刻也无法施展,只能依靠他超人的身体素质,加弹跳力,跳过一个比一个高的原木山。

最后,唐丁站在了倾覆的大货车车厢上,把手中还没回过神的妇女和她两个孩子放下,翻倒的大货车的车轮,兀自转个不停。

轿车前机盖被砸扁,车厢也被砸下去一半,索性驾驶员只是被卡住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唐丁把这母子三人放在车厢上后,他就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唐丁并没有把母子三人放到地上,因为大货车倾覆的位置,是在路口中间,车来车往,把这母子三人放到地面上,反而会更危险,还不如让她们站在已经倾倒的的车厢栏板上。

直到唐丁离去,母子三人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望着一地圆滚滚的原木,有的原木还在地上滚,去势未消,才感到一阵阵的后怕,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才因为惊吓而放声大哭。

虽然有红绿灯,但是这个路口的交通暂时处于瘫痪状态。原木铺满了整个路口,损坏了不少等待着过路口的汽车。

损坏的汽车在等着保险公司来理赔,这一地的原木还等着交警来处理。

“喂喂,刚刚你看到了吗?那个救人的人,是不是他?”陈尔问身旁的陈芊芊。

刚刚大货车侧翻,原木滚滚的时候,陈尔和陈芊芊都吓傻了,根本没想到还要移车,只是呆呆看着马上要被原木滚淹没的电动车三人。

就算是唐丁出现救起了这母子三人,陈尔和陈芊芊还是呆呆的看着唐丁如飘飞的蝴蝶,跳过了这原木洪流。

其实,唐丁的出现只是一道虚影,陈尔和陈芊芊根本看不清,包括唐丁跳上了原木洪流的时候,他俩仍旧看不清这人就是唐丁,只是最后唐丁把母子三人放下的时候,他们才看到了那个人好像就是唐丁。

“我看着像他。”

其实,注视着这个现场的又何止是陈尔和陈芊芊,等候在南北向路口的车辆,也都看到了这个让人一辈子也不可能忘却的场面。

陈芊芊看到了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对了,你不是有行车记录仪吗,快看看,录上了没有?”

陈尔开始手忙脚乱的扒拉行车记录仪,果然这行车记录仪里录下了大货车侧翻、原木滚落的整个触目惊心的过程,尽管这角度有点偏,但是过程是完整的。

最后,陈尔把视频暂停在唐丁停在大货车栏板上的画面,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人就是唐丁。

还有唐丁刚刚轻盈的跳上了原木洪流的飘逸身影,陈尔和陈芊芊一遍遍的回放。

“不可思议,这真的是他!”

“我现在终于确认了他在飞机上,舱门已经关闭的时候,他的确是跳了过来,并在外面敲门。”陈芊芊也肯定说道。

“我也知道了,他为什么前一刻还在被询问,后一刻咱们发现他的时候,却出现在后排座上。”陈尔也似乎了解了唐丁的能力。

“之前咱们的猜测应该都是真的。”

在陈尔和陈芊芊正在讨论唐丁能力的时候,刚刚大货车在五环内十字路口侧翻的惊险一幕,也很快的被人传到了朋友圈。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