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7章 四不策略

东城杨家,唐丁来过好几次,不是被杨凤仪邀请来的,就是被杨子萱带来的,总之,这里唐丁轻车熟路。

可是,今天在东城杨家的外面,却布满了重兵。

唐丁逛了一圈,也没找到一处防守松懈的地方进入,这东城杨家被围的如同铁桶一般。

这说明什么?两点,一是里面的人应该是暂时没事,如果人都死了,根本没必要围的这么严实。二恐怕这里的人,应该还没被定罪,如果定了罪,恐怕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困而不攻了。

不过唐丁还是要想办法跟里面的人见一面,至少也能确认杨凤仪母女是否真的安全。

在这蓬城,唐丁已经不是单打独斗的时候了,现在唐丁已经是蓬城地界上的大哥级人物,帮众达十万人以上,可谓是呼风唤雨,一呼百应。

但是,这里是城卫军围困的要犯,唐丁这么一个社会级的大人物,根本就进不去。

正当唐丁为这事在想是不是回去一趟,准备拉些三清派的人过来制造一场混乱,趁乱溜进去的时候,唐丁远远看到了三辆车拉着蔬菜水果往这边走。

这三辆车应该是为东城杨家送菜的车。

在蓬城,东城杨家是真正的豪门大户,一家包括各种雇工和杂役,总人数达到数千口,当然了,这些人主要是被分布在各地的各种员工,真正在东城杨家居住的人,也有五六百口之多,这么多人每天消耗的米面粮油,可不是个小数量。

米面油这些府内可以长期储存,但是蔬菜这东西可不行,每天都要往府里送过去。

虽然今天是初一,但是正因为是初一,府内消耗更大,所以菜店老板,为了维护这个大客户,还是早早的就送了过来。

唐丁在半路远远的就把运菜车给拦了下来。

唐丁还没打算好究竟是采用恐吓还是好言相劝的手段,让自己加入送菜车的队伍,这随车的老板,已经认出了唐丁,“您是三清派的唐大龙头吧?我见过您。”

大龙头,是民间大众对于像三清派总舵主的尊称,在这些屁民眼中,三清派就如同庞然大物的巨龙一般,而作为帮主的唐丁,就是这条龙的龙头。

“你在哪见过我?”唐丁惊讶问道。

“在皇冠大酒店,我也为酒店送菜,见过您跟西城杨家的杨副家主交手的过程,当然了,杨副家主我是认识的,只是当时并不认识您,后来才听人说,您就是三清派的大龙头。”菜店老板说起话来,让人如沐春风。

这些生意人,无不是消息灵通的人士,她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三教九流无所不适的人士。

“既然认识,那好,现在我想加入你们的队伍,你给我带进东城杨家,能做到吗?”唐丁已经没空跟她废话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没问题。”这老板是个聪明人,虽然心中疑惑顿生,但是还是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唐大龙头的要求,对于自己一个小小的生意人来说,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既然都要答应,何不痛痛快快的答应?

三清派根本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就这样,唐丁换上了一个送菜小厮的衣裤,把脱下衣裤的小厮打法回去,一行车队就来到了东城杨家的大门。

菜店老板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根本没想到在东城杨家的这门前会有这么多士兵,但是她却已经从唐丁刚刚的要求中,察觉出了此行必定不同寻常。

“什么人?给我站住。”为首的军官给送菜车队拦了下来。

“报告军爷,这是给杨家送的菜。”

“滚滚,今天不让送,回去吧。”军官一摆手,让菜老板的滚蛋,

“军爷,您行行好,小的这小本生意也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的,还有大过年都等着发工资的这些员工,您一天不让我送货,杨家就不会再用我家的菜,这是断了我们生路,求求您,军爷。”菜老板很会来事,把一沓钱就悄悄塞进为首的军官手中。

军官捏了捏厚度,“行了,下不为例,快进快出,别跟我耍花样,赶紧的。”

菜老板把唐丁夹带了进去,菜老板卸货,唐丁自去。

虽然东城杨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但是并没有官军闯入,所以院内的大家虽然紧张,但是生活还是基本如常。

唐丁轻车熟路的找到之前杨凤仪招待自己的水榭楼台,他看到杨凤仪此时就在楼台上,凭栏而望,显得很有心事,竟然没发现唐丁的到来。

“凤仪先生,你好。”唐丁不得不打断杨凤仪。

先生,并不仅仅局限于男人的称谓,在这里,有能力的人,受尊敬的人,都可以称之为先生。

“唐先生,你怎么进来了?”

“我跟着送菜的车一起进来的,对了,外面这是什么情况?”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正一头雾水。”杨凤仪并没有对唐丁交浅言深,况且这是谋反的大事,杨凤仪不敢乱说。

“或许我知道一点,我昨晚见到过令堂。”唐丁打算开门见山。

“哦?对,唐先生,您快告诉我怎么回事?昨晚上我母亲真的,真的那个什么了吗?”杨凤仪这才想起唐丁昨天也被邀请到了年夜宴。

唐丁点点头,“是真的,不过她不想把你们母女牵扯其中,可能并没有告诉你们。”

唐丁这是描述情况,同时也是跟杨凤仪“对口供”,一旦城主问起来,杨凤仪可以按照唐丁的说法回答。

“为什么,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凤仪先生,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事的时候。”唐丁提醒她道。

“哦,对,对,唐先生,现在您说应该怎么办?”

“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得看城主会不会改变心意,如果城主要对付你们,现在必须走为上策。不过要是城主的心意不变,那么现在的被围完全可以不当一回事。”

“等等,唐先生,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明白?”杨凤仪对唐丁的话,感到十分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城主为什么改变心意,改变心意是什么意思?”

杨凤仪不明白造反的事,难道还有两种处理方式?不都是灭九族吗?

“是这样,因为有人求情,所以城主才准备赦免杨家的造反大罪,当然,这只是城主昨晚的决定,现在城主改没改变心意,我也不知道。”

唐丁的话,杨凤仪更奇怪了,“我还是不明白,因为什么原因,城主为什么要赦免杨家之罪?”

唐丁本不想跟杨凤仪表功,但是面对杨凤仪的究根问底,唐丁已经是不得不说,“昨晚恰巧有人救了驾,所以城主答应他不论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于是这人就提请了城主赦免杨家之罪。”

杨凤仪想了想,“这么回事啊,不过我还想知道这位为杨家申请免罪的人是哪位?我不记得杨家还有这么好的朋友?”

杨凤仪确实想不出来谁会为杨家求情,因为这些年,城主一直在制衡东西两杨家,杨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友,而且还能在城主面前说上话的好友。

“这事不是重点,咱们还是先讨论下城主会否改变主意吧?”

“不,我需要知道原因,才好判断城主会否改变主意?”杨凤仪坚持道。

唐丁也是让杨凤仪给缠的确实没办法,只好说明是自己误打误撞之下救了城主,最后杨老家主却委托自己能够替杨家求情,所以最后才没杀杨凤楠的经过。

听到唐丁的话,再结合唐丁在重兵围困之下,赶来报信的态度,杨凤仪早就信了。

“大恩不言谢,唐大龙头,受凤仪一拜。”杨凤仪倒头就要跪倒。

唐丁赶紧拦住,“咱们还是先说说怎么办吧?”

从世人对唐丁的称谓的变化,从某种侧面显示了唐丁地位的变化。以前唐丁被叫做唐帮主,只是程式化的称呼,因为唐丁确实是帮主,但是现在唐丁这个帮主,不光是受普通人尊敬的帮主,而且现在这贵族们谁也不敢小看唐丁,所以,唐丁现在被杨凤仪称为“唐大龙头”。

相信从杨凤仪的这一声唐大龙头开始,这说明在蓬城的官场和贵族圈,唐丁已经被广泛的认可了。

“凤仪先生,依你对城主的了解,你说依照城主的性格,她会改变主意吗?”

杨凤仪想了想,“如果按照您所说,城主确实会改变主意。”

根据杨凤仪的分析:城主就算是原本想下诏,公开赦免东城杨家的造反之罪,同时并注明是因为唐丁的求情而赦免。但是回去一想,这事不对劲,连造反这等大罪都能被赦免,那么以后是不是有人就该不停的揭竿而起的造反了?反正造反也会被赦免。

所以,基于这个原因,城主并没有下诏赦免杨家之罪。

这是最大的可能,至于说城主改变主意对东城杨家是诛九族还是赦免,这个杨凤仪也猜不到。

唐丁也感觉杨凤仪说的有道理,“你的意思是,城主或许会采用冷处理,不赦免,不怪罪,不处理,不过问的四不策略?”

“有可能,毕竟公然毁诺,会造成城主的威信降低,城主应该一诺千金,不过城主虽然最大的可能采用这四不策略,但是城主心里肯定是想杀杨家,灭九族,只是怕世人议论而已。”

“那外面的这些城卫军,应该就是在附和城主心意,等待城主改变主意,突然下令,好迎合城主的心理?”

“对,应该是这样。”

杨凤仪跟唐丁的分析,让唐丁心理有了底。毕竟唐丁只见过杨凤楠一面,而最了解杨凤楠的人,应该是跟她同宗的姐妹,杨凤仪。

“好,那我就明白了。”

看到唐丁要走,杨凤仪欲言又止。

“凤仪先生,有话请直说?”

“是这样,之前小女子萱跟西城杨家对大龙头有些过节,大龙头还能不计前嫌,义救我唐家满门,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杨凤仪一脸惭愧,虽然杨子萱跟杨宗娜的合谋,杨凤仪并未参与,但是她也并未阻止。

“这件事我早就忘了,再说了我也没少从这件事中得到好处。”唐丁自然指的是盐矿事件,唐丁确实得到了好处,而且还是得到利益最大的那个人。

唐丁现在已经取代了西城杨家和七杀的宁夫人,成为了瑶池仙境最大的成品盐大代理,赚的是盆满钵满。

听到唐丁释怀,杨凤仪也如释重负。

“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帮到底的。”

杨凤仪急问道,“大龙头,您打算怎么办?”

“我想先会会这个很会揣度圣意的杨四红。”

“大龙头,你可别轻举妄动,我这个同宗的杨四红虽然武功不强,但是她既然能做到城卫军的总统领,这说明她还是有不小本事的。”

“嗯,我先会会杨四红再说。”

唐丁跟随着送菜的车,又出了东城杨家。

出来后,唐丁对于城主的心意,心里也有底了,对于杨四红,唐丁还没有解决办法。

杨凤仪和刘黑妹说的都对,这个杨四红肯定不好对付,就从她能在城主还没做决定前,就下令缉拿东城杨家一家人来看,这杨四红是个非常会审时度势的那种人,这种人往往既有小聪明,又有大局观,很是不容易相与。

话又说回来,既然杨四红能做到城卫军总统领,在蓬城地界抖抖脚都震三震的人物,肯定不会很简单。

唐丁碰完了受制衡的东西两杨家之后,又要碰一碰杨四红这个有军权的实权人物了。

怎么碰,这是个问题。

直接杀人,那肯定不行,杨四红不是一般人,尽管她只是个金丹境,唐丁或许有可能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杀了她,但是按照刘黑妹的说法,杨四红出入有高手护卫,不易下手。

明杀不行,就得暗杀,暗杀要找机会,找个可以单独下手,又能一击必杀的机会。最好再找个既能杀人,又能为自己免罪的借口,或者直接假手她人,比如七杀。

可是七杀敢公然得罪杨四红这样的实权人物吗?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