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2章 兵法奇人

杨凤宓等不及把三清派的所有人都抓来后,再去跟城主邀功了,因为这群混江湖的帮派人士,比泥鳅还滑,一见朝廷的大搜捕,跑的比兔子还快。

再加上杨凤宓初掌城卫军,地位不稳,很多人阴奉阳违,杨凤宓也很无奈。

所以,杨凤宓决定将目前为止抓到的三清派的骨干,一并交于城主,先为自己请功,同时也能稳固自己总统领的位置。

这些朝廷要犯,杨凤宓要将他们全部送交朝廷。

既然是全部送朝廷,就得集中起来一起押送,虽然集中押运,并不是一块,但是总有一块的时候,这就是唐丁等待的良机。

杨凤宓将这些要犯,在押上囚车前,全部集中到了一块。

就在这时,突然想起了唐丁的一声“列队,组阵”的口号。

这些带着手铐和脚铐的要犯,听到唐丁的命令,纷纷撞翻自己身前的守卫,迅速找准自己的位置,随着唐丁阵法的启动,一股莫名的灵气,笼罩住这群通缉犯。

“目标,左前,进。”

随着唐丁的指挥,龙虎阵开始碾压这群押送的城卫军官兵。尽管大家都戴着脚铐和手铐,动作幅度都不大,但是这样正好,脚铐可以让大家的步法基本保持在一个范围内,无法大脚步快递移动,但是却正好很好的保持了阵型,让阵型不乱。而且手上的手铐也并不耽误施展攻击效果,因为这种攻击更多的是体现一种集体的合作力量,而非单兵作战。

再加上,这群组成阵法的人员,素质也较高,都是三清派的副舵主级人物,属于管理层,而且大家又处在被问罪的当口,所以,在心理上,也都用心一致,一心想冲破牢笼。

所以,军士用命,势如破竹。尽管有脚铐的束缚,但是却并不耽误大家完成阵法。

这一路打的十分畅快,那些原本对唐丁还持怀疑态度的舵主们,此刻也对唐丁钦佩之至。谁能想到一群带着手铐脚镣的罪犯,竟然打的全副武装的城卫军,节节败退。

最后,唐丁带着大家边打边转移,终于到了三清大厦的外面。

三清大厦里面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陆战天率领自己操练的阵法,还有之前的监狱阵团,龙虎营,三大阵法,在唐丁打开了禁制的刹那,纷纷出来迎战,把唐丁众人都给接了回来。

尽管唐丁见大家进来后,启动了封闭阵法,还是有些城卫军进入了阵法之内,于是一场歼灭战开始了,这场歼灭战,就是关门打狗,没有任何悬念。

不过,唐丁的威望,却因为这一次出去达到了顶峰。

唐丁这一趟出去,把被城卫军抓走的三清派各大分舵的高层,都营救了回来。

不管是三清大厦里面的还是外面的人,都佩服唐丁的义举,尽管唐丁此举也是阴差阳错,但是谁会在乎这些呢?大家只看结果。

虽然救回来的大家,未来仍旧生死未卜,但是最起码逃脱了牢笼,对于这群江湖人士来说,干的本来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生死大家也容易想开。而且现在有酒有肉,得过且过算了。

对于陆战天来说,他也很高兴,毕竟刚刚的一役,自己刚刚训练的队伍,得到了锻炼的机会,而且成果非常不错。

对于唐丁来说,他倒是不像参加狂欢的众人那般狂喜,唐丁想的是未来。

唐丁已经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就像舵手了,三清派的这艘大船,究竟该驶往何方?途中会不会遇到暗礁和洋流?能不能顺利抵达?

之前,唐丁或许只是想借三清派这艘“大船”,完成自己晋升高层的愿望,但是现在,唐丁感觉到了掌舵人的责任,他的责任是负责带领大家安全抵达。

可是,对于大家来说,安全只是暂时的,三清大厦虽然储存有补给,可以用上一年,但是一年后呢?大家要怎么办?

难道大家只能待在这狭小的地方,等待食物吃完了,束手就擒?还是在食物吃完之前,饱餐一顿,然后跟官军决一死战?

这两种,结局其实都一样。

都是死。

唐丁不想这么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么做,他也没法参加蟠桃会,更没法寻找自己的父母,而且回去之路,也是遥遥无期。

不,唐丁必须要抗争,带领这群帮众,打出一片天,即便自己回不去,也要把这群人带离一年后等死的旋涡,最起码要让大家不用去被动选择生死。

唐丁自己虽然没法给自己算命,但是唐丁信命。

唐丁是脚踏七星的杀破狼之名,有不止一人说过唐丁的这种命格,将来会是九五之尊,但是他的这种九五之尊,不是和平天下,继承而来的九五之尊,而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九五之尊。

唐丁好像一辈子都冲锋在一线,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在外面,唐丁不停的在生死之间行走,险死还生的境地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没想到到了这里,唐丁仍旧徘徊在生死之间,这里高手更多,每一步都走的更危险,稍有不慎,就有灭顶之灾。

现在,唐丁真的希望自己有九五之尊之命格,因为这至少说明他目前走的路是对的,唐丁希望自己的路是对的,那么他应该就能带领三清派的这群人,走到最后。

唐丁担心“造反”这条路是死路,他更担心自己手下的这群人,跟着自己走向死路。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现在没有动作,那么将来的路,一定是死路。

唐丁有些惆怅,在大家都在开环畅饮,庆贺劫后余生的时候,唐丁又独自一人坐在了天台边缘。

又是陆战天提着酒瓶,找到了唐丁,“来一瓶。”

“还在想将来?”

“嗯,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无头苍蝇,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唐丁喝了口酒,说道。

“我们现在的确没有章法。”

“那你觉得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

“我也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做,不过我觉得我们缺个军师。”

陆战天一语点醒梦中人。

唐丁突然脑袋一阵清明,自己之所以会像无头苍蝇,就是缺了个军师。

当年刘备手下有战功赫赫的猛将,但是却慌慌如丧家之犬,不断的在各大势力之间疲于奔命,就是缺了个诸葛亮这样的军师。

唐丁熟读历史,却没有想到这一点,这也并不是唐丁的错。唐丁先前一直把自己“借壳”的三清派,当做了历史上的摩尼教,摩尼教是正史的说法,也就是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在元末,民不聊生,摩尼教非常得人心,最后朱元璋却依靠摩尼教的势力,夺得了天下。这段历史虽然史学家有争议,因为没有正史明确说明朱元璋是明教徒,但是根据唐丁的考证,朱元璋确实跟明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至于说这件事没有正史记载,那很可能跟朱元璋继位之后,杀了十万摩尼教教徒有关,十万人,足以掩盖一件事情的真相了。再加上朱元璋是一国之君,史书根本就是胜利者所编写,极大程度的反应了胜利者的意志。

这是以一个教派夺得天下的明证,唐丁心中更愿意希望这段历史在瑶池仙境能够重演。而瑶池仙境中的明教,唐丁一厢情愿的认为,应该就是三清派。

不过,经过了陆战天的提示,唐丁发现自己偏颇了,他一厢情愿的只想把三清派往明教身上靠,却忘记了朱元璋也是在认识了刘伯温之后,才真正统一了政权。

而刘伯温正是朱元璋的“军师”。

想明白这个关节,唐丁又在脑中把三清派的各骨干,从心中过了一遍,他发现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有刘伯温和诸葛亮的才能。

都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但是三清派的这些粗人,三十个也没法和诸葛亮相比。

“我到哪去找我的诸葛孔明呢?”唐丁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诸葛孔明?诸葛孔明是谁?”陆战天不解问道,“他是干什么的?”

听到了陆战天的问话,唐丁才恍然,诸葛亮是外面三国的人物,这瑶池仙境跟三国完全是两个世界。怎么可能知道?

“诸葛孔明是个非常具有传奇性的人物,不过并不生活在我们这个国家。”

“诸葛孔明这个名字很特别,他是军师吗?我们的这三大岛屿的历史,我都知道,尤其是跟军事有关的,不过我确实没听说过这个诸葛孔明。”

唐丁随便几句话给陆战天敷衍了过去,然后才问起陆战天有没有合适的“军师”人选?

陆战天想了想说道:“要说军师人选,我这里还真有一个,不过我在天牢里待了二十年了,她人还在不在,我就不知道了。”

唐丁一听这话,非常感兴趣,“哦,你为什么说这人适合当军师,说来听听。”

“这人是我在一次行军途中,认识的。当时我们正在和方丈的军队作战,哦,应该说是方丈入侵我们,而我们被动防御。我当时是军队里的工兵,也就是负责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那种,为大部分提供一切方便。后来,我们的工兵队伍进行中,遭遇了方丈军的埋伏,我死里逃生,慌不择路之下,跳到了一条河里,顺流而下,我也不知道自己飘到哪,甚至当时都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后来,我就被人给救了上来。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人家家里的床上。对了,这个人姓姜,美女姜,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别人都管她叫姜老太。我养伤期间,偶然看到姜老太在地上摆小人,我好奇之下,就会经常看她摆小人,我后来才发现,这种摆小人,其实是模拟两军对抗的形式,进行交战。说来不怕你笑话,其实我的兵法和阵法知识,都来自这摆小人。后来我伤愈归队,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将军发现了我有行军布阵的才能,其实哪里是什么行军布阵,我都是根据摆小人学来的。”

听了陆战天的话,唐丁才知道原来陆战天还有这么一段历史,他也算是从底层的工兵,到了后来的将军,也算是一步登天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能做到这个地步,的确不容易。

“她只是会摆小人,那你怎么知道这人适合做军师?”

“我在跟她一起摆小人的过程中,她也会经常跟我说一些行军布阵的故事,比如说摆小人的阵法之外,还可以分出奇兵,去偷袭敌人老巢。或者说去围住对方所必救的地方,引诱对方前去营救,而在中途设伏。如果对方势力太大,不能硬抗,可以先行撤走,在撤走之中,寻找战机。总之,我后来做了统兵的将领后的所有知识,都来自这个姜老太,在我心中,这就是一个奇人。”

对于陆战天所说,唐丁也很惊讶。

唐丁对于瑶池仙境这几个国家的认识,虽然这里也跟外面一样发达,但是唐丁却认为这里并没有经过真正意义上的战争,或者说这里没有真的大军团作战,也根本用不着阵法和兵法。但是听了陆战天对于姜老太的描述,唐丁知道了,这里也有阵法,而且这个姜老太就是一个兵法大师。

姜老太教给陆战天的东西,其实跟外界的兵法一般无二,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奇袭,有围魏救赵,还有三十六计的走为上,这些东西唐丁研究历史的,都非常清楚,但是如果要让唐丁自己发明这些阵法和兵法,那他根本就做不到。

阵法,或许唐丁还有可能。但是兵法,都是对于战争的总结和升华,其中还有脑中对于战争的各种模拟,总之,这些兵法,如果没有人教,唐丁绝对想不到。

而这个姜老太,听陆战天的意思,她就在自己用摆小人的方式,模拟这些阵法和兵法。

唐丁丝毫不怀疑这个姜老太能够做自己的军师,唐丁也不担心姜老太只会兵法,能够自己演练兵法和阵法的人,她绝对不仅仅是只会兵法和阵法。

兵法和阵法,虽然只用于行军打仗,但是却是生活的升华,一个会阵法的人,一定会是各方面都思虑周全的人。

诸葛亮会阵法吧?他最擅长的其实是治国理政,试想一个算无遗策的人,在治国理政上也会做的滴水不漏,面面俱到。

刘伯温会阵法吧?刘伯温也是个诸葛一样的全才,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还是一个预言家。

“对了,这个姜老太住在什么地方?你还记得吗?”唐丁问道。

陆战天摇摇头,“不记得了,我怎么到的那里,完全不记得,怎么出来的,我到现在还是糊里糊涂,不过我只记得那个地方鸟语花香,一共十几户人家,山清水秀,鸡犬相闻,除此之外,我想不出那地方的其他任何特征。其实我事后,也想过回去找找姜老太,当年感谢她的救命之恩,顺便把她请回去,教授兵法。可是我找了好几年,都没有找到,后来时间长了,我也就慢慢放弃了。”

“她的名字你不知道,年纪,模样总该记得吧?”

“哦,这个倒是记得,年纪应该有六十多岁,模样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总之,就是一个神仙般的人物。”

唐丁心道,你这话说了就跟没说一样,鹤发童颜,仙风道骨都是形容高人的相貌,你就算不说,我也能想到这种人,绝对不会是个邋里邋遢的老太婆。

“哦,对了,我记得,她有个孙女,叫容容。”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