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2章 王的坟墓

唐丁看到门口的白冰冰,就知道自己可能中了陷阱了。

唐丁迅速启动,闪电般的冲向白冰冰,想要把白冰冰从她把守的门口打出去,自己占据进可攻退可守的地形。

可是白冰冰早就料到唐丁的举动,一抬手,就封住了唐丁逃跑的所有方位,然后一掌将唐丁给打了回去。

“哗啦”一声,门关上了。

这是一道加厚的钢门,而且里面根本没有开启机关。

唐丁冲到门前,敲了敲,看出这门是精钢所铸,坚固无比。

唐丁看出这门是新铸的,为什么新铸造一扇门?肯定是为了困住自己。其实唐丁一看到白冰冰,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层,现在又看到这门的样式,马上就确定了这一点。

这道门被关上之后,唐丁马上查看这里有没有其他的通道。

张珺婕被困的地方,并不是一间牢房,而是一个监区,这个监区内有二十多间牢房,唐丁四下看过之后,发现这个监区并没有其他出口。

而且唐丁也发现,这个监区关押的人也不多,除了张珺婕外,只有寥寥数人。很显然,应该是为了圈住自己,特意清空的这个监室。

不过好在唐丁这次找到了张珺婕,唐丁救下了张珺婕。

“其实你不用来救我的。”张珺婕此刻也知道了两人所面临的境地。

唐丁摇摇头,“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困。”

张珺婕拉住唐丁的手,表示自己理解唐丁的心意。

“咱们再找找有没有别的出路。”

平日里都是唐丁困别人,这次轮到他被别人困,不知道这是不是风水轮流转?

不过唐丁困别人久了,就不相信别人能困住自己,任何阵法都有其破解之道,重点在于你能否找到这个破解方法。

正因为唐丁有这个信念,所以他有很多次被困,几乎必死的环境,都活了下来,并找到了脱困的方法。亚特兰蒂斯的所罗门神殿,困住了那么多的神魔,都没人能出去,只有唐丁最后找到了出去的方法。

“这里大门被换成了精钢,我们需要再找别的出路。”唐丁平静说道。

“嗯。”张珺婕点点头。

“试试这面墙。”唐丁脚下一顿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撞向监室走廊尽头的墙壁。

“砰”的一声,唐丁以后背为武器,狠狠撞在墙壁上,墙壁上的水泥哗啦啦的往下落,足见唐丁这一撞的威力。

唐丁这一撞,名为“靠山背”,寓意是一撞可以将山给靠倒。

唐丁已经是金丹巅峰的高手,这一撞的威力自然不小,等闲墙壁这一撞,唐丁足以撞塌,可是现在这扇墙壁却只掉落了些水泥。

这监狱的墙壁可真结实。

如果这墙壁是砖混结构,那么唐丁可以撞破,不过如果是混凝土浇筑,恐怕唐丁根本难以撞破。

唐丁再撞,墙壁再次震动,落下的水泥更多,看来这并不是混凝土。

唐丁一连撞击了十几下,才把砖砌的墙壁震塌了一块。

不过唐丁一摸震塌后的外面,心凉了半截。

外面并没有到头,甚至外面也不是钢筋混凝土,而是一层精钢。

正是因为这层精钢包裹,所以唐丁刚刚的撞击才如此费尽,如果只是一层砖混的墙壁,那么唐丁最多五六下就能撞塌。

看来白冰冰早有准备,她早就在这个监室外面焊上了厚厚的一层精钢。

不过,这倒是符合白冰冰的行事作风。唐丁虽然跟白冰冰的交流并不多,可是唐丁可以看出白冰冰这人的行事作风,白冰冰绝对是那种谋定后动的人,凡事都会做充分的准备,万无一失,才会动手。

尽管唐丁已经确认了这监室外面都包上了精钢,但是唐丁并没有放弃。

“怎么办?出不去吗?”张珺婕问道。

“看来人家早有准备,提前把这里都给包上了精钢。”

“那怎么办?”

“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大概是唐丁刚刚撞击墙壁的举动,让外面的人听到,并且警觉的有了对策。

外面的人的对策是焊接、加固,因为外面响起了嗤嗤的电焊声。

只恨唐丁手中没有削铁如泥的降龙法剑,所以这种切割的活,根本就做不了。如果此刻降龙法剑在手,唐丁只需要随意的找个地方切割出一个出口,就能脱困而出。

“唐丁,唐大龙头,咱们许久未见,别来无恙?”正当唐丁和张珺婕苦思对策之际,外面响起了白冰冰的声音,“来来,来,你先别忙着撞墙,咱们一起叙叙旧。”

尽管隔着一道厚厚的精钢门,白冰冰的声音,仍旧清晰的传了进来。

“白将军,咱们可不是许久未见,刚刚咱们还见过。再说了,叙旧不是要面对面吗?”唐丁也放下撞墙的举动,来先探探白冰冰的口风。

“哦,对,你看我这脑子,咱们真是才见过不久,不过咱们还是在这聊吧,面对面还是算了,我是个谨慎的人,说实话,我真是有点怕你。”

“怕我?白将军你这是何出此言?”唐丁也不知道白冰冰的此言何意。

不过白冰冰似乎了然唐丁的不理解,“唐大龙头,我是真的怕你层出不穷的手段,或许别人不了解你,可是我却一直关注着你,你闪电般的崛起,做了三清派大龙头,然后如彗星般的成为整个蓬城权力中心最炙手可热的人,说实话,我有多羡慕你,你知道吗?你这两个月的时间,几乎完成了所有蓬城官员需要几十年努力才能达到的高度,我有时候真恨不得代替你享用你所得到的资源。”

“你几乎把整个蓬城给搅的一团糟。我从来没见过城主这么生气,因为一个男人这么生气,你是第一个。你还竟然擒住了城主的得力爱将,燕飞雪和白甘露,这两位可都是蓬城的超级高手,我真是想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所以说我怕你,是真的怕你,怕你在不知不觉间把我也给擒住。”

唐丁没想到白冰冰给自己的评价这么高,要说白冰冰是刻意抬高自己,那唐丁真的感觉她没有必要,因为此刻白冰冰是胜利者,而唐丁却是阶下囚。

“那白将军打算怎么处置我呢?”唐丁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还得等城主的回信。说实话,城主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我是诚惶诚恐的,城主问我有几成把握擒住你,我想了想,我说最多只有五成把握,我从来没对一个比自己境界低的人,有这种棘手的感觉,唯独你。”

“谢谢白将军的夸奖。”

唐丁刚说完,就听到外面有不少重卡汽车的声音。没过一会,白冰冰身旁有人喊了声报告,“报告将军,混凝土准备就绪。”

“开始灌吧。”

“是。”

随着这一声应答,重卡汽车的声音逐渐开近,然后就是机械启动的声音,随即,唐丁就感觉到有东西落在头顶,“哗啦啦”的洒落。

唐丁心中一凉,这种声音他很熟悉,这是混凝土浇筑车,灌注混凝土的声音。

难道白冰冰要将自己“活埋”?

唐丁的这种感觉没等多久,白冰冰就说话了,“大龙头,对不起了,我刚刚骗了你。其实我并不在等城主对你的处置决定,我是在等混凝土。城主早已有过口谕,对你的死活勿论,因为你的智计百出,把个活的你呈送城主,我可不敢保证,所以,还是死了安心,反正城主不在乎你的死活,我为了完成任务,只能委屈你了。”

“好了,既然都说开了,我也得让你做个明白鬼。这个监室,是我提前改造好的,当然,那时候可没想到对付你,只想留一个铜墙铁壁、无法逃脱的实验室,用来关你,只是适逢其会,说实话,你的手段,让我惴惴不安,我思前想去,还是死了的你,我会比较安心。”

“你从一开始就打算闷死我?”

“那倒没有,我刚刚听了你撞墙,就感觉这里可能困不住你,所以我连忙让人把钢板焊接加固,焊接加固我也不放心,最后我就准备将这里用混凝土给整个浇筑起来。我知道像你这样的高手,就算是不吃不喝,也能轻松的维持数月生命,我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相信城主也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我还等着城主对我嘉奖,让我统领城卫军呢。你实力再强,也得呼吸吧?如果周围连氧气都没有,那么你还能坚持几天?”

听到白冰冰的话,这个监区留下的几名囚犯,都纷纷敲着铁栅栏门,喊着“我不要死,我没犯死罪。”

不过这些人喊肯定是徒劳的,而且还让唐丁听着心烦,他回身一记五雷正法,沿着长甬道打过去,吓的这几个囚犯,纷纷躲闪,尽管这雷法并没有打到他们。

不过这一躲,几人倒也平静下来了。

不得不说,白冰冰的这招真狠,既稳妥,又狠辣。不光让唐丁无处逃脱,而且还要迅速置他于死地。

“这个监室范围不小,我就算浇筑上混凝土之后,这里的空气也能支持你们三五天的呼吸。大龙头是金丹境,相信大龙头可以挺过十天,那我就等二十天过来给大龙头收尸。哦,对了,当时为了让大龙头相信,把戏演的逼真,我并没有撤走这监室里的人,如果大龙头想活的更久一些,不妨把他们全部杀掉,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跟活人抢空气。那我就一个月后再来吧,希望大龙头珍惜自己有限的时光吧。”

唐丁知道白冰冰这不是跟自己开玩笑,她说的都是真的,因为刚刚两人谈话的时候,外面的混凝土浇筑一直在持续,还不断的有水泥搅拌车过来。

这白冰冰是真的打算将自己闷死在这。

这里面还有灯光,白冰冰并没有给这里切断电源,不知道是想让唐丁在光明中死去,还是想等最后掘开混凝土的时候,第一时间看清这里的一切。

“怎么办?”张珺婕问唐丁,“咱们想什么办法出去?”

大概是因为跟唐丁在一起,所以张珺婕并没有任何恐惧。或许张珺婕心底一直存着一个希望:她感觉唐丁一定能找到出去的办法。

说实话,唐丁还真的没有出去的办法,尽管唐丁对于阵法的运用早已经出神入化,可是这不是阵法,这是一个混凝土浇筑的“坟墓”。

唐丁自嘲:如果自己真有帝王之命,那么这个坟墓的大小,倒是也勉强够王的大小了,只是这规制却实在太简单,陪葬品没有一件宝器,只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大活人。

唐丁也不知道自己脑中怎么会突然冒出这种想法。

“上面和左右都被封住了,要想出去,只能挖地三尺。”唐丁的脑袋很清醒。

不过他也只是这么说,实际上唐丁并没有挖地三尺的能力,他又不是穿山甲,手中也没有降龙法剑。

“挖地三尺?从哪挖?”

“这个可没法挖,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那我们就出不去了?”

“别急,我再想想。”

不过,唐丁想了一阵,仍旧没有思路,破开精钢和混凝土,这明显是不可能的。挖地三尺,没有工具,难道用手挖?

唐丁站了起来,张珺婕看唐丁站起,“你想到办法了?”

“没有,咱们先看看咱们同病相怜的狱友,毕竟他们是因为我们而死。”

唐丁这话也对,虽然这些狱友不知道判了多少年,但是如果没有唐丁和张珺婕事件,或许他们应该都会活着。

这里一共有五名狱友,都是衣衫褴褛的坐在自己的监室,等死的那种。刚刚唐丁和白冰冰的对话,他们虽然听到,但是也无计可施。

他们先是被白冰冰的“活埋”吓到了,接着又被唐丁的五雷正法给惊到了,以致于唐丁和张珺婕过来的时候,他们都躲在自己监室的角落里,不敢靠前。

唐丁将这些监室的锁一一拧断,面对唐丁这么一个会法术的人,这些人还是不敢出来。

“大家都出来吧,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都活不久了。”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