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7章 自救救人

唐丁对于降龙法剑的操控,比五雷正法更加得心应手。

唐丁得到降龙法剑的时间,远比悟出五雷正法的时间要早的多。打个比方,五雷正法可以算是唐丁最得心应手的工具,而降龙法剑就是唐丁的手,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而此刻,唐丁终于可以将自己手臂运用自如了。

降龙法剑直刺燕飞的胸口。

燕飞虽然功力强悍,但是她可没有所罗门王的坚韧外皮,尤其在她明显感觉到降龙法剑的巨大杀伤力的时候,她怎么敢硬生生的受这一剑?

燕飞急忙躲开了这一剑,但是躲开这一剑后,下一剑又来了。

燕飞躲的手忙脚乱,慌乱之中,燕飞的身体、手臂被降龙法剑割开了好几道口子,不过这也从侧面印证了降龙法剑并不是摆设。

其实,燕飞也怀疑过降龙法剑的威力,因为降龙法剑她很熟悉,在手中把玩过许久,降龙法剑根本就没有锋刃,不能伤人,但是刚刚决斗时候的剑气凛然,让燕飞都为之胆颤。

虽然唐丁功力较燕飞弱不少,速度和力量也远不是燕飞对手,但是操控了降龙法剑的唐丁,此刻却实力倍增,因为唐丁操控法剑用的是意念,而意念的速度要比人的本身速度快不少,所以唐丁操控了法剑后,跟燕飞的速度已经是不相上下了。

唐丁的降龙法剑速度太快了,燕飞不敢不躲。

唐丁发现,自己的降龙法剑只要不是对上所罗门王,别人应该都不难对付。

但是唐丁也并没有赶尽杀绝,没把燕飞逼到绝路,也就是唐丁并没有真正刺伤燕飞,因为唐丁担心绝顶高手的绝地反击,自己受不起。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唐丁把降龙法剑一收,悬停身前,向燕飞抱抱拳,“前辈,后会有期。”

唐丁说完,身影一晃,脚下施展陆地飞行术,逃出了窗外,远遁而去。

燕飞内心里非常想把唐丁留下,但是她知道这种想法却并不现实,至少在自己现在来看,自己根本没有留下唐丁的方法。

拿回了降龙法剑的唐丁,又凭借法剑,逼迫的跟白胜女同一级数的高手,无还手之力,唐丁现在的心情是相当的愉悦。

即便是之前唐诗诗故意骗了自己,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自己,但是唐丁也没有去找回场子的想法。

唐丁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赶紧把自己和所罗门王营救出来。如果说之前唐丁手中没有神兵利器,还真不好办,可是现在降龙法剑在手,唐丁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心。

唐丁返回秀丽大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不过就在唐丁刚刚飞临秀丽大厦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白胜女的气息在接近。

白胜女来了!自己是以最快速度下到地下室,砍断囚牢?还是收敛一切气息,无声无息的下去?

最快速度下去,速度快是一定的,但是最大的弊端是容易被白胜女察觉。一旦被白胜女察觉后,自己下去能不能砍断囚牢逃出去还是个问题。

无声无息的下去,速度慢,但是却有可能能瞒过白胜女。

当然了,唐丁现在有降龙法剑在手,他不怕直接跟白胜女搏斗,毕竟他刚刚跟白胜女同一级数的燕飞交过手。不过,刚刚的两番交手,还有这一番赶路,唐丁的精神力损耗不小,如果真跟白胜女打起来,恐怕自己就不会有之前的优势。另外唐丁也怕过早暴露自己实力,对营救所罗门王会有影响。

唐丁脑中迅速权衡了利弊。

他绝对还是采用稳妥的方式,悄无声息的下去。

唐丁这边一悄无声息,那边白胜女也不会急急赶来。或许,唐丁还可以浑水摸鱼。

唐丁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落在大厦的天台,然后从大厦楼梯,快步而下。

在一楼,唐丁神魂穿过了楼梯,然后进入了地下二层的磁场外。

唐丁能感觉到此刻白胜女刚刚踏入一楼,正在跟看守地下室的守卫问话。

自己是进入磁场还是不进?毕竟之前那次的磁场脱困经历,让唐丁至今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自己曾经帮助过的那对姐弟,恐怕唐丁神魂根本无法逃出这里,更别说取得降龙法剑了。

如果自己再次进入磁场,如果没有被人帮助,自己能出来吗?

唐丁脑中略一犹豫,他还是决定进入磁场。毕竟现在跟白胜女决斗,他没有把握,就算要决斗,也得自己恢复一下精神力再说。另外唐丁也想知道白胜女究竟想干什么?她囚禁了自己这么多天,却一次面不露,她究竟要干什么?

另外,唐丁还有个最大的倚仗,就是他的降龙法剑,降龙法剑锋利,却非金非铁,再大的磁场也不怕。

白胜女迈着骄傲的步伐,走进了磁场内。

这磁场最大的特点,是对金属的吸附。任何一点金属,都会在这个磁场中被无限放大,就好像爬通风管道进来的姐姐,口袋中的一个铁纽扣被吸引,而无法前进一样,在这里,只要是铁,根本无法带进来。

但是只是人进来就没事,就像之前进来的小女孩,还有现在进来的白胜女。

不过让唐丁有些意外的是自己的储物戒,并没有受到这强磁场的影响。

“一直没来看你,这个地方,住的还习惯吧?”白胜女笑呵呵的问唐丁。

“还行,谢谢了,这地方除了床硬点,地方小点,也不怎么温馨外,也没有别的大缺点了。”

听到唐丁的话,白胜女哈哈大笑,“你真幽默,我早就看出你不是普通人,不错,就你的这个心理素质,完胜绝大多数女人。”

唐丁心道:我们都是跟男人比,尽量避免跟女人比。

但是唐丁嘴上不能这么说,“哈哈,谢谢夸奖。”

唐丁并没有急着问白胜女的目的,他在等着白胜女自己说。

“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这次把你请过来,其实是来跟你交换个条件的。”白胜女在经过了这么多天的沉默后,终于也忍不住了。

唐丁心道:又一个跟自己交换条件的,不过刚刚跟自己交换条件的那位,已经被自己给打的没脾气了,现在这位也会被自己打服吗?

“哈哈,不用提了,我不同意。”唐丁已经隐隐感觉到白胜女所求是什么了。

其实不用问,白胜女对唐丁最大的印象就是五雷正法,因为她在五雷正法下遭遇了惨败,而作为只修功力,却不修术法的这些瑶池大陆人来说,唐丁能想象术法是多么让她们望眼欲穿?

“你都不知道我要交换的是什么,就这么痛快的拒绝吗?”

“难道我现在这种寄人篱下的情况下,跟你交换还能占到什么便宜吗?”唐丁说道。

“错了,你占了大便宜了,不论我要的是你的什么,但是你得到的只会更多。”

“哦?那我倒是要听听我能得到什么?”唐丁现在的策略不是严词拒绝白胜女,而是跟她保持一种欲拒还迎的关系,好方便自己施展缓兵之计。

“好,你跟我交换,不管你失去的是什么,却能换来你的一条命,这生意划算吗?”

“听起来很划算,可是我还是想知道我到底会失去什么?”

“很简单,你把你的雷电术修炼方法告诉我,我就可以不杀你。”白胜女终于露出了她的真实目的。

“你的意思是不杀我?还是不会放了我?”唐丁如今头脑清明,一下就把握到了问题关键。

听到唐丁的话,白胜女嘿嘿一笑,明显有种被人识破了内心所想的尴尬,“其实也不是不会放了你,只是暂时不能放了你,因为我总得确定一下,你告诉我的法门是真是假?如果等我修炼三五个月后,发现你随便告诉我的是个错的,那么我该找谁去?”

“这事,我得考虑下。”

“行,我可以让你考虑,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好,你说。”

“我想知道你这个雷电术,需要多久可以学成?”

“怎么说呢?快则一两天,慢则三两个月都有可能。如果三个月还学不会,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的好。”

“你多少天学会的?”

“我一天。”

听到唐丁的话,白胜女喜笑颜开,唐丁的回答她很满意。三两天就能学会?那可太好了。

白胜女自认自己资质很高,要不然也不可能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她自认资质不差,唐丁一天学会,就算自己比他差点,那么三两天也该学会了,况且自己应该比唐丁资质更佳。

白胜女从来就是这么自信。

“好,我就给你两天时间考虑。”

距离蟠桃会只有半个月的时间,白胜女的如意算盘是,在蟠桃会之前学会这门术法,好让自己有可能获得西王母赐给的永生神药。

白胜女走后,唐丁一笑:果然让自己猜中了。

不过接下来,唐丁就要实施自救和救人了。

唐丁从储物戒中取出了降龙法剑,然后切断了囚笼的铁柱,唐丁终于脱困而出。

剩下的就是营救所罗门王了。

唐丁大摇大摆的从秀丽大厦走了出去,然后在大厦外截了一辆车,并且依靠所罗门王那颗宝石的位置,唐丁再次找了过去。

在山下,唐丁并没有直接上山,他在山下静坐了一会,力求把自己的精神力恢复到最佳状态,正好还可以探测下有没有白胜女的消息。

直到下半夜,唐丁才悄悄的潜到了山庄。

所罗门王再次看到唐丁,心中的惊讶也是无与伦比,“你怎么又来了?你找到了降龙法剑了?”

所罗门王反应很敏捷,他一下就想到了唐丁去而复返的原因。

“猜对了。”唐丁掏出降龙法剑,砍断两根柱子,所罗门王已经可以破牢而出。

“咱们走。”唐丁带着所罗门王,从山庄一跃而出,来到山脚下,两人才同时发出“哈哈”的大笑声。

这是一种彼此熟悉的人才会有的默契,两人不用约好,却能够同时相视大笑。

还是那辆车,唐丁开车,所罗门王指挥,进入了方丈城室内,所罗门王的家。

所罗门王在方丈城是有住处的,毕竟他在方丈国为官,而且还是军机处的官员,所罗门王家就在军机处的旁边隔了一条马路的位置。

到了家,所罗门王先给唐丁拿了两瓶酒,各自倒满。

“谢谢你救了我好几次。”

“别客气,谁让咱们是老乡,理应互帮互助。”

“老乡?这个词用的好,我生在中东,你生在东方,咱们地域上何止差了万里,可是要说在这里,那么我们都是外来人,说老乡很准确。”

现在,所罗门王的心中,对唐丁的恨意和嫉妒越来越淡,两人并肩作战,彼此十分的默契,就像合作了多少年的老朋友一样。

其实,所罗门王也没想到他跟唐丁会成为现在这种关系,两人之前打的不死不休,现在又彼此合作,关系的改变,让所罗门王并无违和感。

当然,要说所罗门王对唐丁没有一点嫉妒是不可能的,所罗门王已经越来越明晰:在自己前生的那个时代,气运是站在自己身边的,那时候他开扩偌大的疆土,囚禁七十二魔神,总之事情无有不顺。但是复活后,所罗门王感觉自己诸事不顺,处处都被唐丁压了一头,他已经逐渐感觉到:如今的气运,是围绕着唐丁转的。

似乎唐丁做的所有事,都很顺,就像他屡次成功的从不可能中救出自己,然后像储物戒和降龙法剑,都一一被他重新得到,并且得到的过程让所罗门王一点脾气都没有。

而所罗门王也发现了,自己不跟唐丁一伙,自己总是处处走背字。但是一旦跟唐丁一伙,自己的路,走的格外顺畅。

如此情境之下,所罗门王就算有跟唐丁争锋的心思,也逐渐淡了。

既然知道了事物运行的趋势,那么就要顺势而为。

逆势而动,智者所不为。

所罗门王相信自己就是智者,所罗门王依附唐丁的心更重了。

喜欢天命相师请大家收藏:()天命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